英國自由行 體驗留學生活苦與樂

2009年9月舍弟到英國去了, 12月我和母親一起到了倫敦探望他. 我的好友以前常掛在口邊: “…那時我在英國留學住得很偏僻….” 舊同事說起她的研究院生活便說: ” 我一年出倫敦幾次咋…. 東西很貴…不好吃的東西偏多….”. 連我父母這些在70年代尾80年代頭留學英國的人都說: ” 去過全世界那麼多城市, 倫敦最貴…!!” 好了好了, 倫敦很貴我已經知道了. 那留學生的生活到底是怎樣呢.

首先是第一天, 12月25日, 原來車站真會關門的…!!

車站外平日人來人往的地方變了死城. 我拍了Video.



兩天後, 我們從倫敦Waterloo站坐上了往Reading方向的列車. 半小時左右到達了舍弟的宿舍. 在車站行去市中心要10mins, 從市中心行去他宿要…..20mins…沿途都是這樣的小屋. 下雨就真夠受的. That’s Why 出發前一天, 友人提我不要著高跟鞋, 不要著斗零跟, 英國的路不似香港日本!! 她還說中了一點, 下雨時你打雨傘都沒有用. 雨點又大又重還喜歡打橫來, 真是不開雨傘還好, 一開我也被順勢吹走!(我也有接近50kg的….)



英國的地鐵總有一股怪味, 九曲十三彎, 下雨的夏天更是好像公厠一樣地滑. 這是1989年我第一次到倫敦時的感覺. 很遺憾20年後重來, 為什麼對地鐵的觀感還是一樣? 特別是我搭Circle Line時, 車箱內的燈閃了又閃, 閃靈出現嗎!? 不算那件小事, 我們在Kensington時下車便迫在月台, 由月台迫上地面時發現閘外的人無奈站著. 原來突然關站了! 裡面的人不可走, 外面的人不可進. 作死呀! 一個車站也要GBP 4.00 (約HKD 55), 收這麼貴…我們被迫轉線打道回府.

舍弟的回答是: 英國的交通是這樣的….

買票….有點繁複….要用信用咭買-__-

地鐵以Zone(區)計, 同區會比較便宜. 10mins內車程一般是同區.

更氣人的是, 當我到了第個車站, 竟聽到廣播: 列車運作一切正常….如果是東京, 即使我在車上也可以立即聽到廣播: “琦京線有人身事故, 池袋往大宮一段服務暫停”…. 或者”山陽新幹線因大雪受阻….”

我覺得東京非常好!!!

於是我們有天坐的士. 倫敦的士出名大架, 笨重, 貴. 拍了跳標情況. 不過母親還說了句話…(請留心聽Video)



回到我們的旅程. 40分後我們到達Egham小鎮. 這裡是舍弟居住的地方.

他們剛剛經過踏切(即火車路和行人路交匯的中心)

這是沿途的小屋. 間間都一樣. 間間都百幾年歷史…

這是學生宿舍. 房間一百多尺, 有自己的厠所, 但廚房要公用. 在英國有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 他就認識了很多國名我以為只會在地理書上看到的同學.

房間裡貼了些有趣的海報. 英國買海報的人很多, 搞笑又好, 有意思又好, 很多選擇.

學校外觀, 這是建於18XX年的建築物. 我覺得很似古堡!!

至於最重要的事, 一字記之曰: 錢!

英國什麼都是錢, 在車站上個厠所都要30p (約HKD 5元), 最便宜的M記套餐, 要6英磅. 在一般餐廳吃個午餐, 沒有10英磅都沒什麼好吃的. 唯有自己開伙吧. 可是放學開伙或跑去鎮上買東西, 多費事!! 冬天日短夜長, 三點已開始天黑. 講到尾, 熟食很受一人獨居的留學生歡迎.

這是大型超市Tesco的肉派. 舍弟經常吃這個做正餐. 我也吃過了, 味道不錯的. 特價時多買幾個, 有著數.

英國的Kit Kat傳統味非常好!!香港的不能相比. 製造地也不同..

超市裡不買新鮮菜可以買這些. 老實說我在日本住了那麼久, 好像吃了90%的菜都是急凍菜.

那個益力多是我Request之下買的. GBP 2.5左右, 一小排30多HKD, 不是騙你的貴

和百佳優惠咭一樣, Tesco也有它的咭. 不過我發現了一件在其他國家(不排除我outdated)未見過的事: 自己”嘟”, 自己付錢!!

電腦會教你方法, 再放入優惠咭記分, 最後是入ATM咭, 按PW付錢. 最後結果是有一件算錯了….還是要排隊找職員退錢.



這是在倫敦市區南岸影的. 兒子20歲生日那天帶著年老的母親(53歲), 給她介紹對面河的風光.

我的偷拍不錯吧.  

一人在無人的草地上散步. 是為Hyde Park.

走路走累了的兩母子. (我沒有累, 其實是在遠方玩松鼠)

一家三口. 攝於白金漢宮.

有天, 突然口痕, 想買Sushi. 好貴呀….但我還是買了. 不行不行不行….>___<“””!!!!好難吃

又有一天, 早上坐了巴士去Marylebone, 好快, 而且比地鐵便宜一半(也要GBP 2.00, 即HKD 26左右一程的). 去程15mins, 回程一小時. 呆了! 同樣, 原因不明.

為了省車錢, 又避過莫名其妙的塞車. 看地圖, 用走的. 我看了地圖數天, 都看熟了. 有幾天不停走, 地鐵Zone 1 是一小時腳程左左的地方, 我差不多都把大路記好了. 即是如果我在這裡生活, 一小時的路程內, 如果願意自己走路, 可以便宜很多很多. 地圖是舍弟給的, 理由動機十分明白. 為了這旅程, 我每天也走五六小時!

(關注我的微博@wongkiri 面書訂閱@Kiri Chloe Wong)

 

====================

給現在留學中或曾經身為留學生的你以及你們的廿四孝父母.

近十幾年香港小康之家都有能力把子女放洋留學, 於是留學生不再吃香. 我認識的朋友中, 英國美國加拿大澳紐台灣北京, 以及我自己最熟悉的日本, 無一不是香港人留學的地區之一.

有留過學的香港年青一輩, 你們還記得自己一個人身在異鄉的日子嗎? 於是, 每年的假期, 成群的父母成為廿四孝, 帶著成堆的家鄉物資, 以及大額支票和現金等等, 從香港出發到世界各地.

他們愛子心切, 担心自己的小王子小公主在國外沒有充裕的金錢, 富裕的生活. 明明已經十幾二十, 或者二十幾歲了, 可是父母們卻當他們是幾個月大的小嬰兒.

探親這個詞語, 本意是後輩向長輩問安的意思. 每年的新年, 過時過節, 離鄉別井的年青人回到鄉下, 帶來了金錢, 親情及關懷. 本來, 探親就是這回事. 不過現今的香港, 始乎把探親這個詞語賦予了新的意思.

回想舍弟留學英國, 早在出發之日父親已留職請假陪伴二十歲不足的小兒子一起出國. 家父二十年前在英國唸書, 在劍橋大學攻讀Political Science的Master, 後來也在倫敦大學攻讀過Law, 對倫敦地理及生活有非常深入的了解, 加上長久的英國生活也令他對英國有一份特別的感情. 他帶著兒子, 走遍了倫敦的重要地段, 正宗的陪太子讀書. 我好肯定沒有聽聞過三十年前家貧的他, 祖父也有做同樣的事. 現在的後生, 真是幸福.

幾個月後的聖誕母親和我終於也踏上英國探親之路,從香港搭了十三個小時的飛機, 在清晨五時到逹零下三度的Heathrow機場. 八時左右到達酒店Check in, 九時左右舍弟到達酒店. 幾月不見, 沒有什麼士別三日, 刮目相看之感. 只是八卦他從學校宿舍到來需時多久. 原來從他的宿舍七時多出發, 九時許才到達酒店. 母親帶來大堆的食物, 連乾燥了的鴨腳都有了, 好不新奇. 接著的幾天, 舍弟帶著我們兩母女到倫敦每處觀光購物, 基本上是一個導遊的角色. 我看著他熟練地在地下鐵買車票, 在百貨公司使用會員咭, 口裡不說心裡也知道這三個幾月的時間之中他已經開始習慣了英國的生活. 幾天的行程如蝸牛爬行一般緩慢, 舍弟有著東道主之責面上泛起疲憊的顏色.

某天他要帶我們到他的宿舍參觀. 家母和我興緻勃勃, 在Waterloo往西行四十分鐘到達了Egham這個小鎮. 舍弟居住了三四個月自然已經很熟了, 他一方面要介紹, 另一方面是報告. 誰不知道帶父母去自己的宿舍等如向父母展示自己的生活呢! 米吃餘了多少, 厠所有沒有洗淨, 地板有沒有灰塵…. 我也留學過, 我知道什麼叫探親. 終於到了晚上分別的時間, 母女倆回到倫敦, 舍弟亦結束了四天的帶團工作.

當我二十三歲的時候, 我一個人到了日本東京, 正值連語言都搞不懂的時候. 那一年我的父親也請了假和我一起到東京. 我不會普通話, 學校的入學手續是父親代行的. 那幾天他帶我到了六本木, 池袋等等, 雖然他也不會日語, 但他卻盡了廿四孝的本份, 帶著無能的女兒去展開新生活. 那年的十二月, 全家來到日本, 我也是誠惶誠恐, 以有限的日語帶著他們去參觀東京, 還搞了個箱根一日遊. 因為不想在箱根迷路, 單單是上網找路線和預習地名的日文讀音又搞了幾天. 同時為了不想父母担心, 把宿舍弄得齊整了, 可是小小的面積和鐵架的床, 公用的飯煲和厠所都是事實, 平日的大小姐突然蝸居在八十尺小室實在令父母呆在當場. 一家人吃飯, 習慣了自己開伙做飯, 覺得幾千日元的定食很貴, 父母難過極了: 家裡不是沒錢, 為什麼要那麼刻己呢. 這一切如同歷史重現在今日的倫敦. 我很明白那種父母關心子女的心境, 同時也很理解兒女們對父母探訪的誠惶誠恐. 家父聽了舍弟的處境, 「一定是你以前太省所以令他有壓力, 只敢吃五十便士的面包吧!!哈哈哈」我想背後的原因可不是這樣吧.

既然不是大富大貴, 東京也好倫敦也好, 世界生活指數最高的城市, 對於一個初來報到的小伙子來說還是省一點比較安心. 今日不知明日事, 留個臭錢好傍身. 況且, 以年青人的同輩壓力陰謀論看吧, 「呻窮」比「炫富」要來得謙遜和安全. 大家一起過點年青人的啃面包日子, 沒有什麼所謂. 這也是我搭九小時普通火車由東京去京都也不坐新幹線的原因之一. 還年青呢! 吃一點小小的苦不算什麼. 相比之下, 勞勞碌碌的廿四孝父母不是更辛苦嗎? 我們都很好, 我們都很幸福, 我們都知足, 所以會盡自己能力去不負眾望. 有天我們回國了, 我們會成為羽翼已豐的孩子. 那幾年的日子不會白過.

出来る限り強く生きたい。 (在我的能力之內,拼命地好好生存下去)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