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語教室:從古代儒家荀子學說看今日日本人的「礼儀正しい」

我相信到過日本的香港同胞都一定會留意到日本人在生活間無時無刻滲透出「禮儀」。既然中國早在千多年前也是禮義之邦,威震四方國學遠播不在話下,何解現在中國人日常生活中不着重禮儀,現代的日本卻把禮儀發展得淋漓盡致呢?

最近看了一本書得知有人提出其實可以由儒家學說開始分析。作者表示中國人講早期儒家一般只會說孔子和孟子,前者曰「仁」後者曰「義」,此後聖賢就要數朱熹的「理」和王陽明的「心」。

0304pic22480
荀子
可是我們往往忘記了尚有一位先賢似乎被大家忽略—他就是荀子。在教科書中我們對筍子的論述着眼於性惡論,但荀子的思想核心其中一樣就是「禮」。
在清代末年中國學術界曾經有一場「尊荀」與「排荀」的爭論,前者代表為古文大師章太炎,後者是康有為梁啟超的維新派。然而雙方都把焦點放在荀子的政治思想上,康梁把他攻擊成導玫中國兩千年專制的元兇;事實上荀子在中國儒家的傳統思想並非主流。
作者又引述韓東育的《中日兩國道德文化的型態比較》在文中引用李澤厚的觀點,即中國儒學「仁」重於「禮」,所以對內的心性的主動塑造和追求遠重於對外在規範的嚴格遵循。日本則不然,他著重的是內在理性的建立,也就是對行為規範、姿態儀容的堅決確立和嚴厲執行。

韓東育詳細分析了荀子理論對日本著名思想家荻生徂徠的影響。荻生說:「僅憑口耳說教道德灌輸和內在良知自我壓制是不能發揮實際作用的。」社會公德的真正建立需要的不是內在自覺,而是外在訓練。他的以外化內主張通過長期發展在日本社會確實能收到一定效果,對於這一點韓東育是承認的。

我們假定這一點成立的話,就會明白中國人強調私德—只要心是好的,外在言行可以不拘、甚至放形浪骸,瑕不掩瑜。於是許多中國人明明毫無公德心,卻不會懷疑自己心地善良,「心」成為了托詞。日本人就強調公德,在外在的言行舉止上禮節繁多、流於虛偽造作。至於內心是否真誠並不注重,「禮」成為了裝飾。
message02
細心思考一下韓東育提出的論點,似乎無論是在中國社會還是日本社會還真的頗為常見呢。

 

Kiri日語X文化教室: 按此

申請日本Telecom Square的Wifi 可供多人同時使用!

Telecom Square是日本公司,使用Softbank或Docomo 4G網絡暢通無阻~

http://www.telecomsquare.hk/kirisan/

訂閱Blog主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kiri.c.wong

關注Blog主微博:http://weibo.com/wongk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