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在我心

認識一個單親家庭, 母親是女強人, 一對姐弟非常優秀, 學問好, 人品好. 無論如何看都是模範的單親家庭奮鬥史下的成功人物. 姐姐是我的晚輩, 同時是中大MA的校友. 去年某天我收到消息, 她的婆婆過身了, 是癌症. 母女傷心了好幾個月.

早幾個月我在Facebook上竟然看到她們過了世的外婆在FB上出現了. 我沒有看錯, 去世的人重生了, 利用網絡重生. 她們的家庭活動, 總會Tag了婆婆出來, 或者, 偶爾會看到婆婆的版面上留了言: 婆婆你好嗎?

這是一個虛構的戶口, 大家都知道. 我從沒有想過Facebook可以有這種功用, 但如果這一個戶口可以令生者得到安慰, 也未嘗不是一件快樂的事.

有天我和姐姐見面了, 問起她婆婆的事. 我沒有見過婆婆本人, 但在她的口中, 感到自己認識了一位很了不起的婆婆.

婆婆是北京人, 姓申. 她小時候本來家境富裕, 可是父母因為太愛抽鴉片, 所以把家財都花光了. 年紀少少的婆婆, 很早便在工場工作賺錢買鴉片給父母. 有次機器出了故障, 她的幾隻手指被砍斷了, 因為醫學不昌明的緣故, 她的手指和手臂到了成人時還一直在痛. 她是一位很堅強的女性, 一生共有六個子女. 即使到了八十多歲還是堅強地走完最後的一段路. 原本醫生曾說過她可以有半年壽命, 可是不幸地在說了這話不久竟然便去世了.

我告訴她, 我的祖母的母親也是一個很了不起的女性. 今時今日, 要找一個女強人不難. 可是在一百年前的中國社會, 女人要孤家寡人在社會立足並不輕鬆. 我祖母的母親生於1911年, 卒於2005年. 她是一位生來便受到命運挑戰的女性. 2005年我23歲, 她已經九十多歲. 23歲的我對她印象很深, 卻一直不知道她的故事. 今年清明節, 在她的碑前, 我聽祖母講了她的偉大的娘親的故事.

她有一個很漂亮的閨名, 叫”湛翠”. 1911年辛亥年出生, 新中國建立的一年, 動盪的年代. 她在二十歲左右和姓鍾的男人結婚, 成為”鍾氏”. 她先生了一個兒子, 死掉了, 後來又生了一個女兒. 女兒是我的祖母, 名字叫”成弟”. 非常幸運地下一胎也是男孩, 可是在女兒三歲時男人便死了. 更不幸的是這個後來出生的男孩也因為病而病死了. 那時有人告訴她, 如果你在香港, 你的兒子可能有得救.

她是一個27歲的寡婦, 帶著一個3歲拖油瓶女兒的女人. 可是她雖不識字卻會做生意, 把農作物都拿到較高價的地方去賣, 大家見她一個女人養女兒也很尊敬她, 幫襯她買不少東西. 慢慢地她累積了一點錢, 女兒可以上小學, 學懂了一點字. 她儲了一點錢, 最後把女兒嫁給了同村的一個男人, 男人去了香港幾年, 生活條件雖不是很好, 住在和合石山腳的木屋, 但至少, 女兒的兒子一定不會病死了吧. 女兒生了五個兒子, 大兒子就是我的父親.

共產黨打來了, 寡婦吃了不少苦, 原本的一點錢都被充公了. 她投靠了女兒, 孫子們看毛語錄她最生氣, 因為各種繁複的關係, 難以言喻的情緒. 從此一直在和合石山腳下居住, 六七十歲時還會拿些自己種的花草, 柑桔去粉嶺火車站賣錢, 直至她真的走不動了的一天.

我們年青人都記得父母, 但有幾多人還會記得再上一代的辛酸? 沒有他們帶大父母, 沒有今日的自己. 現在講”慎終追遠”看來是又老土又不合潮流, 老一輩早該讓出座位給新一代. 當這樣想的時候, 不如想想如果五十年後的黃毛小子也用這種態度, 自己有多心涼呢. 他們的故事有我們繼續, 我們的腳印, 也一樣有未來的人會接力. 時代前進, 但不要忘本. 這是道德教育, 比任何數理化文哲商都要值得知道, 值得實踐.

“慎終追遠, 民德歸厚” 的一天, 我希望, 還會存在.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Comments

    • 小棠
    • April 15, 2010
    Reply

    kira san的分享很好,讓我有了小小的感慨,
    我總覺得長輩是很難溝通,不肯多花時間與他們相處,也很少關心他們,或許應該要多體諒他們,我很認同,沒有長輩,何來自己的父母呢^^
    "慎終追遠, 民德歸厚" ,
    這是中化科的東西啊,不過要做到真的很難啊…orz

    • Jessie
    • April 15, 2010
    Reply

    其實祖父母年代, 每一個人的經歷都是個故事. 我祖父以前是地主, 我祖母本是張家奴婢, 因祖父正室多年無所出, 娶了我祖母做妾. 祖母替張氏生了兩個兒子, 大兒子是我爸爸. 不久改革開放, 地主都被抓去勞改, 包括我祖父, 土地被充公. 正室本是大小姐從沒工作過, 現在卻要出去工作賺錢養兩個小孩. 祖母不久便改嫁他人, 姓羅的, 也算是我的"祖父"吧… 祖母跟姓羅的又生了4個孩子, 就是我現在在東莞的親戚. 後來我爸十多二十歲時就游水偷渡來了香港. 我從沒見過我姓張的真正的祖父, 也沒見過養大我爸的正室. 如果追溯祖父母輩的話, 我也算是半個貴族家庭哩, 哈哈哈哈 XDDDDD

    還有我外祖父的故事, 他在福建鄉下娶了外祖母, 生了我媽, 然後就去了菲律賓生活工作, 留下外祖母和我媽在鄉下. 後來不知哪來的謠言傳到他耳, 說我外祖母在鄉下跟男人有染, 他吞不了這口氣, 就亂說外祖母生病了, 找人定時餵她吃藥, 其實卻是毒藥, 吃著吃著外祖母還很年輕就去世了. 我媽只得跟姑媽 (即我姑婆) 一家來香港, 開始4個人訓一張床的生活. 然後不知什麼時間, 外祖父在菲律賓跟一個當地女人搞上了, 生了兩個孩子但沒結婚, 也一直沒給人家什麼名份, 最後那女人便帶著子女跑了. 這是我去年才從媽媽口中得知的事….

    • Alice
    • April 17, 2010
    Reply

    老一輩早該讓出座位給新一代<<
    我都好怕 d 人咁樣講
    每個人都會老架啦
    點解好似 d 人老左就想 dump 佢地?
    不過都有 d 係後生既時候有問題
    然後 d 仔女唔理佢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