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抱

上了最後一節的補課, 碩士課程, 是曲終人散了.

夜晚在火炭吃宵夜, 同場還有兩女一男, 兩個女生是內地大學畢業的, 言談中夾雜很多香港少用的詞語和文型, 男的操台灣口音國語. 福建的女生在唸完課程便會回福建去了, 再聚不知何年何日.

天下無不散之筳席, 到了十一時左右, 買單各自歸家. 兩個女生緊緊地抱了一下, “後會有期”.

我們都知道, 每一次別離, 都不保証有下一次的再會. 香港人現實得很, 很多時畢業了, 各散東西, 有些人未畢業已經知道未來一定會再見, 有些人碰到也會打個招呼, 有些人, 也許碰到也會裝成碰不到. 認識新人的機會, 在現代社會實在是恒河星數, 但是能夠在當中抓住良機, 發展出更深的情誼的有多少?

感謝Facebook, MSN, 各種先進的設備, 今日我們可以同時和幾百個朋友保持聯繫. 最高興的, 莫過於借助Facebook的力量, 找回了十年, 二十年不見的舊同學. 那一刻, 真是好高興.

但是下一刻, 要做什麼呢? 先吃個飯, 拍個大合照, 記得大家曾經快樂地重逢. 然後, 又再各忙各的, “得閒飲茶”地把下次見面推得遙遙無期. 理由是: 大家都很忙.

其實是不是真的很忙, 大家都知道. 百忙中總會有些人抽出一些少少的時間, 和知己良朋歡聚. 重遇的同學中, 總會有友誼仍然不變, 十年如一日的例子.

另一種, 就是想見也不能見. 也許人生只有一次的相遇.

在離開日本之前, 我們S2的同學去吃了一次泰國菜. 離開時, 我們在品川車站分手. 最玩得的泰國男生B先生, 有型, 年青, 灑脫, 這夜玩得很盡興.

品川是一個很大的車站, 有到全日本各地的新幹線. 這是一個最合乎資格的”別離之地”.

“各位, 再見了! 希望將來有機會再見!! 唸大學院的人要努力!!”

熱血地道出大家的祝福後, 這個灑脫的B先生突然使勁地抱住了台灣男生中的一人.

“今天分開, 可能就一生人也再碰不到了! 你要好好生活下去啊!”

聽後鼻子一酸. 這是我們大家都知道, 卻不想觸及的話題. 沒有共同語言, 成長在不同文化下, 生活在異國. 茫茫人海, 物轉星移, 到底哪年哪天是”後會有期”?

我們在品川站, 深夜十一時半笑半哭著擁抱, 握手. 在初春的季節裡記住了每一個人獨有的體溫. B先生長很比較矮小, 但是有一雙很溫暖的肩膀. 我還記得他眼紅紅地說:

“回香港要好好工作, 遇到困難不要忘了看不到的遠方有大家一起奮鬥. 什麼都會好轉的. 一定. (原文大約是: 「香港に戻って仕事を頑張ってね。いやなことにあったらみんなのことを忘れずに頑張って!よくなるから。きっと。」泰國人的日語一般只上到二級左右程度. 那個”一定”就是三~二級字, 我們一起在課室裡學習的. )

那天之後我們便沒有再見. 但是他們每一個人的體溫, 熱情, 以及我們一起走過的年少日子, 都烙印在心裡面, 鎖在一個小盒子中, 偶爾, 就會想起在地球的某一個角落, 曾經有我認識的人, 曾經一起走過同一段路, 一起成長. 香港人除了在機場很少會抱身邊的人. 外國的家庭比較喜歡抱家人, 也喜歡和朋友擁抱. 自品川分離那時起, 我也學習了”抱抱”. 聽聞人與人之間的距離, 一米已經是警戒範圍, 只有親人朋友可以進入自己一米範圍內而自己同時保持安心. 最親密的距離當然是魚水之歡水乳交融的負距離. 

如果有天我跟你說: 可以讓我抱你一下嗎? 就是我當你是好朋友, 感謝你陪我走了這一段日子, 想切切實實地記住你這一個人的意思.

別想歪, 我沒有要跟朋友有負距離的想法. 如果你這樣想, 是你心裡想得太多太遠了.

後記:

Facebook的出現, 讓我成功找回了三年前品川分離的台灣朋友們. 當年升讀大學院的同學中, 最後畢業的一位亦已經在上月回台灣高雄老家. 但是那個教曉我什麼是離別的擁抱的B先生, 卻已經人間蒸發似地消失在我們的面前. 每次當有人向我提起泰國人時總會不由自主想起他的笑臉. 然後我會告訴人家, 我曾經認識一位熱情, 爽朗, 可愛的泰國男孩子. 如果你聽我提過這樣的一個人, 他就是我們S2班的B先生.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