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 我隻手好痛呀!」

星期二的四點十五分, 我如常地搭上由北角開往上環的港島線. 在月台上排隊時, 在我側面的是三個日本人. 一對六十歲左右的父母, 一個三十出頭的女兒. 無意間聽到他們的對話, 從而猜想他們似乎是香港居民多於旅遊人士. 懂日語的好處就是隨時隨地在香港碰到自以為是少數族裔而用日語高談濶論的日本人時能夠偷偷聽一下他們的對話, 滿足我那可恥的好奇心.

上車時我先行進入車箱, 和我同時進入的是一位本地速遞員. 我們俗稱的”師奶”. 這位 “師奶” 可能是我們身邊有不少的中年女性, 雖然學歷不高, 長相比較抱歉, 但是很努力地用自己的雙手換取工資. 她進入車箱後站在扶手柱的旁邊. 人愈來愈多, 大家都努力擠入車箱. 師奶不幸地失足向前一倒 –

旁邊的香港人自覺讓出一點空間, 幸好師奶只是稍一失足, 沒有跌倒地上. 我看到她的手機突然傳出音樂.

“係~係~明白…..” 師奶似乎在和老細說話. 她一手扶著柱子, 一手握住電話, 雙腳夾緊自己放在地上的大袋.

人潮一直湧入. 日本人一家就站在我和師奶附近. 冷不妨女兒一個背脊便挨上了柱子. 沒錯, 這就是香港人俗稱的”柱女”, 在人多時不懂得柱子要大家分享, 只想一個人挨身挨勢, 圖霸一枝柱子. 我的手和幾位搭客的手扶得比較高, 她的背並沒有壓著我的手. 可是, 她卻壓住了師奶的手.

本來壓一壓沒有什麼. 可是突然另一端的搭客潮撞過來了. 師奶顧著談電話沒為意自己的手被女兒和柱子夾著不能鬆手, 這人潮一倒過來便壓向師奶的手臂. 師奶痛得忍不住喊: “啊!!”

顧著和父母談天的女兒沒有留意. 也許她聽不懂中文. 也許她沒想到自己的行為在擁擠的車箱內會影響他人. 師奶顧不得電話另一端的老細, 向女兒的背影說: “小姐, 我隻手好痛呀!!”

遺憾的是女兒還是不知道. 師奶努力動了一動手, 女兒似乎發覺了. 她轉頭望了痛得標了眼水的師奶一眼.

以一般香港人. 對, 是一般崇拜日本人的香港人角度看, 你們認為女兒會怎樣?

「すみません!」?「ごめんなさい!気をつけなくて・・・」? 還是「大変失礼しました!」呢?

都不是. 她們一家三口先和四面的人打了個照面. 然後看一看師奶, 用飛快的眼光打量了師奶一下. 然後, 別過頭去, 當作沒事, 繼續談笑風生. 背脊還是靠在柱子之上. 師奶唯有縮手, 在車箱中搖晃著身子, 非常無奈.

很快, 他們都下車了. 小事一椿, 月近千宗 かもしれません. (可能月近千宗呢?)

日本往往被稱為有教養又有禮貌的民族, 我並不對此否認. 但是一個民族總會有例外的人. 中國人不是每個人都不講理, 不講衛生; 日本人不是每個人都講禮貌, 講公德. 以一般標準去界定一個特定的人是不公平的, 我們也不想被外人認定為市儈又沒有生活情趣的香港人.

一個自食其力的香港師奶, 並不比一個年輕的中產日本女子低賤. 是她們真的不明白地鐵的不成文規定, 還是看不起勞動階層的師奶? 我不得而知. 可是三人家族那種”疑似”看輕人的眼光, 實在令我難受. 日本人不是人上人, 不是人中之龍, 更加不是神. 崇日有個譜, 如果你也以為日本人絕對比香港人高尚, 只能講句凡事有例外了.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