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語教室:我怎看東京大學24歲OL過勞死

早幾日有位網友問我東京大學有個24歲女仔因為工作太辛苦自殺死咗,你點睇。我同佢講,如果你話作為香港人睇新聞佢係好可憐嘅,但係如果你話當返日本新聞睇,件事真係普通到不得了。

「過勞死」這一個詞語喺日本語學習集裏面並唔罕見,尤其當學到日本社會、日本文化相關嘅時候,工作過勞死亡並唔係一件到會令到你目瞪口呆嘅事情—教科書都有這個詞語了!

講日本工作辛苦,上星期我曾寫了一篇文講我在富山縣晚飯時候日本同事夜晚九點被公司叫回去工作。第二天早上我看到她,她告訴我其實喝了點酒也做不了什麼, 10點半回家了。

話題回到那個不幸的24歲女孩子。她除了受到上司的欺凌之外,還承受了每天只睡兩三個小時的無盡工作壓力。如果不是因為年紀輕輕只有24歲、東京大學畢業、還有外表娟好或者還未必能夠上國際新聞呢?

同樣是名牌大學畢業,我有位當年在香港中文大學做交換生的慶応大學朋友也算是認識多年了,早幾天看見他的Facebook說要去外國出差。首先去倫敦,然後去哥本哈根,最後在法蘭克福離開,一個星期不到的歐洲行程要開17個會議,夜晚接近通宵工作也只能完成5%左右。他笑說這叫做長期在戰,社畜就是這樣的生活呀。

工作過勞死不一定是在公司裏面突然間暴斃。因為上司的欺凌、因為工作過度引起的身體問題、因為精神壓力導致神經衰弱都是工作過量引發的問題。讀日本語的時候看到「過労死(かろうし)」就會覺得雖然香港人也有工作過度的問題,可是如果再配上日本普遍民族性裏面對工作認真和專注的態度,把自己的身體拖垮了導致死亡真的不是不會發生的事情。

或者過幾天這個24歲不行的女生的死亡就慢慢會開始被淡忘。現在有些日本年青人找不到全職工作,好像芥川獎的得主村田さやか小姐也在便利店打工了20年,雖然她寫出了小說一鳴驚人,可是日本國內有幾多個村田呀?

找到工作的、背負着名校畢業的學生就更加不敢怠慢,必須盡力工作。可是當聽到「即使你加班20小時也對公司沒有什麼幫助」這種讓人感到灰心的說話,還真是令人氣餒—各種在日本黑暗面深刻的社會問題,到現在還沒有解決。

DSC01220_副本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