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台北、香港三城記—我在台北遇到的文化衝擊

很多年前有香港人跟我說,「台北和東京很相像。」年輕的我對東京和台北都不了解,也沒有什麼意見。

2005年到東京留學,認識了非常多台灣留學生,年紀有比我大十幾年的,也有比我小幾年的。坐在我後面的台灣女生送給我故宮博物院的透明文件夾,到現在我還保留着。歷史系畢業的我驚為天人,博物館竟可以有這麼漂亮的文件夾!把歷史文化變成商品,除了東京,就是台北吧。

回到香港後我先在日資企業工作,後來成為了日語教師,每年都會去幾次日本。最近兩三年開始去台灣旅行,但是一個人跑去台灣亂逛、漫無目的地走還真是第一次。感謝三十幾年來對我照顧有加的丘教授和比她比我小半歲的兒子,讓我可以住在他們台灣大學附近的家,還有一個可以無限上網的、自己的房間。
第一天來到台灣我拖着大行李不知道要怎麼去科技大學站。櫃檯小姐跟我說國語,大概是我的心情很緊張汗都要滴下來把她嚇到, 三秒之後她改口跟我說英語。樣的事情發生在國光客運的職員上。
125台幣去台北車站好便宜!拿着香港的薪水在台北的確非常好花,錢從來沒有這麼好花過!普通的珍珠奶茶只不過20多30台幣,在香港價格一樣,不過是港幣。第一天夜晚我和丘教授兒子及女友吃台灣菜,他們的白粥和香港的白粥味道有點不一樣⋯
雖然平常看都是中國菜,但是台灣的食物和香港的食物,始終還是不一樣的比較多。拿着餐牌看着菜式的名字,我想像不出那些是什麼東西。

第二天早上我見到了蔡英文總統。話說香港中學的同學過來參加創業展覽會!原來台灣對創業的年青人有非常多支援,聽着他在香港科學園的經驗以及在台灣這個免費的攤位如何來的機會……難道在香港年青人創業,就真的完全沒有希望了嗎。

下午我到了忠孝敦化「璞食」吃素。在香港沒有看過這麼高級的素食,原來吃蔬菜可以有這麼美味的餐單,以往我們常說香港吃素的人沒有什麼選擇,以為是理所當然,原來並不是理所當然。香水沙拉時尚又好吃,吃素可以如此おしゃれ,誰知道?
夜晚去到大倉久和飯店和晶華酒店中間小巷的「麵日和」,我開始發現台灣的食物分量普遍比香港多一至兩倍!老闆來自岐阜縣,雖然開店在台灣,但店舖並沒有台灣人最喜歡的茶,只有咖啡和其他飲料。
中山區聽說有很多日本人,這裏的店舖有些都用日語招牌。文字和文法並不完全正確,可是相比起香港的日語招牌已經是另一個層次。

第三天早上我就跟歷史系的學弟見面了。我們到松山文創園區吃東西,兩個來自香港的年青人看到人家咖啡廳雙人座位的桌子,慨嘆香港四個人都沒有這麼大的空間。雖然我們坐在走廊,可是來往的人都非常安靜、也沒有人催促你交還座位,我們買杯咖啡就可以坐一個上午。香港年青人最喜歡說:土地供應問題是一切問題的源頭,對於我們來說台灣咖啡店,就是我們趨之若鶩的「台北感覺」。裝文青一定要去華山或者松山。香港的PMQ難道就沒有文化氣息嗎?問題還是我們付不起錢吧。

和學弟告別之後就和香港到台灣唸書的留學女生見面,相約在南港萬怡酒店。原來女生預先在網路上面團購了優惠券,鳥籠下午茶二人套餐只是699台幣!除了在捷運站看指示牌行得頭昏腦脹要靠路人指點才找到地方,沒想到這個環境和香港ICC是可以媲美的下午茶竟然這麼便宜。拿着香港的薪水在台北真是有錢可以做大爺!!
夜晚我又回到中山站日本人社區,在這裏與日本唸書的同學以及她日藉未婚夫見面。「十十燒肉」老闆出生是山東,曾經住過韓國、日本,現在在台北開店,他會說四種語言。聽到我會說日語「野菜大嫌い」,他免費送我海鮮燒烤。這條街道旁邊都是キャバ嬢工作的地方,很多店舖都有用日語寫的價格表,我以為自己回到新宿歌舞伎町了。
星期六與Lolita友達雙子跟新認識的攝影師朋友去影棚拍攝。拍攝之前我們在中山站4號出口小巷的咖啡店「夢甜屋」吃早餐,竟然買飲品送吐司!竟然有這麼夢幻的咖啡店!竟然不用排隊!台灣的橫街小巷裏面原來都有非常多有特色的店舖,走在大街是不會知道的。
以前在日本以為蛋糕店理所當然會有賣的栗子蛋糕mont Blanc 在香港要找難如登天,卻台灣星巴克竟然都能夠發現。
在台灣去影棚拍攝並不是第一次,台灣的影棚地方大、設計漂亮、價格相對便宜,所以自從去年開始便愛上了在這邊拍攝。

台北離開主要的商業區,老街保留了以前純樸住宅區的特色。在香港已經難得一件的大排檔、湯圓店、粥品豆漿,赤峰街兩邊都是洋式露台,可是建築物外牆還貼着方形或者長方形的瓷磚,這些建築物大概再過幾十年都是這個模樣。就算去到北投,原來警察局也是貼着瓷磚。我看看台北街頭的房子,想起一件往事:當年香港文化中心貼上粉紅色的長方形瓷磚受到公眾抨擊,「怎麼和公廁一樣的品味」。

拍攝之後坐公車去到板橋區,朋友要帶我嘗試巧克力專門店「七見櫻堂」真田幸村主題下午茶。我一直都覺得香港人對日本歷史、文學、文化興趣不大,要在香港找一個對日本戰國歷史有興趣的人談何容易。今年大河劇真田丸總算有些捧場客,沒想到在台灣竟然還有主題下午茶!
在台灣吃日本的食物還真容易。要是喜歡吃日本的甜點的話,不去東京去台北都可以一解相思之苦。在香港網上成為話題一段時間的「水信玄餅」在「和茗甘味處」只不過100台幣。還有香港要去Lady M用70港幣才吃到的千層綠茶蛋糕不過是140台幣!
這天突然約到了香港著名韓國達人,我帶她去中山站的橫街小巷吃米朗琪咖啡店的早餐。原來早餐的三明治份量可以這麼大,價格也不貴。每一次去餐廳吃飯,總會被他們的分量跳一跳:原來這個價錢可以吃得這麼飽⋯⋯!
到北投之後在溫泉酒店就更加感受到相似之處。我知道這兒有加賀屋,但我住的大地酒店公眾浴場也是完全日本酒店模式。我在日本去不少溫泉酒店,最高級的大概也是這樣。

網上論壇就會發現香港仍有很多人找尋穿泳衣的溫泉酒店,台灣人相對就大膽得多:全身赤裸日式泡溫泉才是正常吧。「這是日本統治時代留下來的特色」,有人會這麼說。可是現在台灣的年輕一代難道真的是受公公婆婆影響,而不是近代日本流行文化的薰陶嗎?年青人喜愛沒查甜品、泡溫泉、日本品牌,我怎麼看都是時尚的原因,想與東京大阪等城市看齊的表現吧。

走到台北文昌宮就更加看到日本的影響了。台灣部落客朋友跟我說:你看,柱子上掛着的都是日本神社的繪馬!認真看看旁邊攤販,竟然有賣日本小學生書包的吊飾,就好像日本神社的護身符。
在某個程度上台北真的很像東京,尤其是下町老區。只不過若仔細觀看,日本地面永遠平坦好走,台灣路邊卻凹凸不平,就完全不相似了。
走入全家便利店Family Mart看看日本和台灣的飯團和便當也可以做一個小小的對比:雖然都是三角形白飯,包着的東西卻不同。

其實無論台北和東京兩個大城市有相近的地方,在細節上還是很多不一樣。香港呢,也是兩個地方都有一點像,但有更加多的不像。

雖稱香港人出名應變能力高,可是地方要找工作、生活、投入社區、認識新朋友,並沒有想像中容易。無論是去台北還是東京,都要洗淨鉛華重新開始。我個人也不贊成每個香港人都移民台灣,因為台灣環境好就跑過去,其實就是和當地人搶工作搶福利吧。
台灣年青人有向日葵運動,香港有雨傘革命,香港和台灣似乎一衣帶水,在強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面前唇亡齒寒的角色上非常相近。有很多香港的年青人希望移民去台灣,也有很多希望移民去日本。但是如果問台灣的年青人,他們都會說對未來沒有希望,薪水不知什麼時候可以漲高一點、自己養活自己已經很吃力了⋯
說如果是為了逃避共產黨統治香港,台灣不也是為這個問題而煩惱嗎?我們看到台灣人物可以選總統,我們只能飲恨。可是台灣人會覺得我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再選的人選,或者就只是比香港人民在言論自由政治自由上要略為好一點點吧。

至於想去日本的香港人,我建議大家還是少看一些網上過分美化日本的文章,多點看那邊的新聞以及先讀好日本語、搞好尊敬語謙讓語還比較實際。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