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香港老女人的故事

俗語說「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小時候家中灌輸了不可以看輕每一個低下階層勞動工作者的思想,不要拜金唯財是問。刷亮雙眼後我看到了一個小人物比很多我們這些所謂知識份子─或者叫大學生的人更能散發出人性的光輝的女性。

今天講一個,老香港的、上一代的一個香港女人的故事。

在二三十年代出生的女人,出生已經注定沒有什麼社會地位。
生長在圍村的她是家中長女,下面有六個弟妹,上面有兩個哥哥。
家裡不算太有錢但不算太窮,不過女人總不能唸太多書,兩個哥哥都讀了點書還到了外國去發展,但她只能留在香港。母親過身後父親再娶了繼母,繼母生了七個小孩子都由她帶大,真正的長姐為母。

女人的一生大事是嫁個如意郎君,嫁出去的女潑出去的水,她嫁人後便離開了圍村。
不幸地她還嫁著了一個只會問她拿錢喜歡去滾的男人。
一連生了三胎,三胎都是女兒。小孩子們沒有什麼錢,唸書就有石湖墟街市那頭。一面替母親看檔口一面在水果箱上做功課。幸好女兒們都很爭氣,唐樓的面積頗大,辛苦工作的結果是女兒們都可以唸至大學畢業。

男人在外面有另一頭家,女人一直啞忍著。
親屬面前是有點抬不起頭,但總算幾十年過去了。

男人前幾年過身後,她還讓大陸的二奶過香港參加葬禮。塵歸塵土歸土先人已去恨也無話怨也無言─她也不過是這個男人的女人。

現在,三個女兒們都出嫁了,嫁得不錯之餘也有很好的工作,最近三個女兒的小孩子都出生了,長女的小女兒很可愛,好像還拍了個廣告。婆婆看著這小孫女一面滿足地預備一屋子的菜,在長女的半山區的家。

「阿媽一陣跟我地搭的士返屋企~?」

女兒女婿們的溫聲笑語和孫女兒們的哭泣聲,一直在屋裡迴響。
就這樣,大半生了。終於,她可以安享晚年。

第一次接觸到這一家人,是我五歲的時候第一次認得那三個大姐姐-她的女兒們
第一次知道三個姐姐的好學和學習環境,是家父回憶初次見她們三姐妹時她們在水果箱上做功課的情景
第一次知道女人的老公有外遇是我大學時從親屬的口耳相傳中得知
知道那男人死亡時我在日本留學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家庭,不過是無數香港家庭中的其中一個。
或者,在你的身邊,也能找到非常多的,含辛茹苦地生活著的老一輩香港人的故事。

—————–

舊文新貼: 寫於2007年6月11日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