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語教室】​ 我的日本語學習故事—1級之後第一個10年(2007~17)

2007年我回到香港,馬上就上JobsDB找工作。原來日本公司都不會直接請員工,要透過不同的中介公司。我不是日本研究畢業、也沒有什麼師兄師姐有門路推薦,就是盲舂舂地直接上網找中介公司。

找了三四間不同的公司面試之後, 分別收到幾個面試的邀請。一間在金鐘、一間在尖沙咀。我的要求是不用返大陸、準時收工、不要返工廠佢。現在回想起來一個剛剛畢業只是口日語一級程度的毫無經驗的大學生也算要求高!

大家都很關心2007年的起薪點,這些都是你的前輩們不會告訴你的秘密。我記得大學畢業生加上1級是$11,000到$12,000左右。上個月有位朋友仔比我年輕10年剛剛入職人工竟然和我差不多,這10年來香港及日本的經濟可想而知。物價不斷上漲人工還是一樣,讀了日文不見得有什麼好處,如果單單講人工。

在日本公司工作並不適合我。每天準時上班不是問題、每天穿着高踭鞋七點起身化妝也不是問題。反而是在公司裏面處理文件、入數、各種沉悶的公司文化,拿起電話要裝出一把溫柔的聲音、還有就是使用微波爐翻熱飯盒的時候都要順序、總之就是不習慣。我有認真想過是不是一生人就要在辦公室裏面渡過無聊的日子,然後就勉勵自己讀日文這麼辛苦就是為了找一份坐在辦公室裏面準時放工的工作,不應該有什麼不滿。

有關同事的事情和公司的事情就不多講了,比較值得講的是去公司旅行以及公司的大小姐。雖然是香港的日本公司,但是和漫畫裏面的日本公司一樣竟然有員工旅行,而且還要是去韓國住Ritz Calton!香港的員工和日本的員工在韓國集合然後一起跟着旅行團去旅行,在旅行時能夠遇見日本總公司的年輕女性員工,我以為自己終於成為了Cancam裏面的白領麗人。在云云部長裏面只有一位是女性,短頭髮、化妝清淡、幹練的性格。其他花枝招展的年輕女孩嘻嘻哈哈,和我一樣都是剛剛工作兩年三年左右,沒有印象看到30出頭的女性員工。

又有一次老細把大家召集人房間叫我們把一份問卷印刷出來每人找五個人填寫。問卷的內容不記得了,但這是總公司是大小姐的功課。把問卷遞交上去之後有一天DHL送來一份件,裏面是名貴的手帕我們每人一條,還有五支原子筆請我們代為送給曾經做過問卷的人。

那一年,我們有雙糧另外6月和12月還有bonus,加起上來就是15個月人工。

2008年金融海嘯,公司某女高層看我不過眼又或者本來不喜歡你又或者覺得我能力不及各種可能,公司在我婚禮之後第二天直接炒掉我。這件事成為我一直以來的陰影很多年,婚禮之後第二天上班就收大信封還真是人生一個精彩的經驗。

順帶一說去年和我一起去東北的舊同事是當年非常要好的朋友,她轉工之後新公司寄來一份文件希望女高層填寫,女高層隨便亂寫把它寫得非常差,還好新公司沒有炒掉她。這件事情是新公司告訴她的。

離開了公司之後由於金融海嘯的關係找日本工作變得相當困難。我有在莎莎特賣場做過售貨員、也有當過會展的兼職,一面找新工作。我記得曾經找過日立、樂聲牌,但是都要返大陸,所以我又繼續按兵不動等下去。斷斷續續大概半年左右,我有見過工也有寄求職信,但情況並不樂觀。

就在這時我看到了香港中文大學日本研究系Master of Arts,內容是日本與教育以及語言。和家人商量過後,既然現在人人都要進修,經濟環境不好的時候不如就去進修吧。我搜集了足夠的資料,就交上了申請表。還有一個原因就是唸教育將來可以教書,所以唸教育應該沒有錯。

日語1級、日本留學經驗、日本公司工作經驗、再加上兩封推薦信以及面試過關, 2009年9月我成為研究院的碩士學生。這是我人生的轉捩點,沒有這個「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我就不會走去教日語,也不會開始寫部落格。

用一年的時間全職把碩士課程讀完,心想事成以後要去找工作了。看看日本語學校的招聘,扣除了地產霸權學的開支我到手的金錢很少。我已經不想回去辦公室,怎麼辦?

答案就是自己出來自立門戶找學生吧。沒有人脈、也不知道要怎麼辦的我貿貿然開始在Yahoo! blog寫文章。有很多人現在走來問我,開始寫囉怎麼會有讀者?沒有啊,就是默默耕耘、慢慢寫慢慢累積,我現在已經默默耕耘了七年,其實一點都不輕鬆。

我永遠記得2010年5月我碩士畢業第一個月透過Yahoo! blog以及朋友介紹我找到幾個學生,第一個月的收入有$6000。教室是當時在荃灣的家,荃灣地鐵站乘坐小巴還要10分鐘的距離。

好景不常,由於Yahoo!個被投訴有商業活動,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被取消了。為了繼續招募學生維持生計,就唯有付錢找人建立一個網站:

不想付錢給廣告就要好好寫內容,如果沒有內容只有各種試用又或者廣告是不會有真正的讀者的。我每天勤力想題目、寫日本相關的東西、再乖乖教了兩年之後,2012年的11月有位寫Blog朋友打電話問我是否有興趣去參加日本旅遊觀光的媒體採訪。

2012年12月我成功成為了被招待去關西採訪的旅遊部落客之一。順帶一提,2011年6月我離婚了,從荃灣的家搬回何文田的娘家。把學生們從荃灣移動到何文田是一件艱巨的工程,尤其是住在屯門的學生要花更多的時間,但是他們並沒有嫌棄繼續跟過來,我當時好感動。

當時其中一位學生給我的電郵還保留著:

//地點轉換並不影響學習,所以沒有問題。晚輩平日出旺角是透過西鐵再轉地鐵到達旺角站的,還請老師指導該如何去到學習地點。晚輩在到達老師指定的地方後會致電給老師,所以請老師留下電話號碼以供聯絡之用,也請老師於來函中告知最近的學習日子及時間。謝謝謝老師!//

之後的幾年都是一直私人教授日本語,直到今日數起上來有七年了。最初幾年很勤力每天有四個學生左右,可是連續喋喋不休多個小時身體長遠是無法支持下去的,於是兩年前我改變為每天三個。直到去年動了一個大手術之後一直心想要好好休養,就變成現在的一個兩個左右。收入比起幾年前少了一倍生活還是要繼續,所以很多人看到我去窮遊說怎麼不着好一點吃好一點,是因為如果我選擇了要繼續旅行就不得不節省。

部落客生活方面去年一位很尊敬的前輩叫我開一個粉絲專頁,於是我就開了現在這個粉絲專頁。坊間普遍人士包括我都以為做部落客有很多贊助,可是大家有目共睹沒有寫開飲食購買玩樂的我是不會有贊助的,如果未來有廣告大家記住多按讚。

這些年來有沒有做什麼翻譯的工作呢?答案是有的。在讀完碩士之後曾經有出版社找我翻譯書,開的價錢大約是一整本書4000港幣左右,我覺得不合理沒有接受。還有一些短短的文章、餐牌等等,都是朋友介紹的。然後到食品節、時裝節、鐘錶節等偶爾會和一些日本公司合作當幾天傳譯員。這些年來當得最多變了相熟客人的就是東京少女制服Fashion品牌Lucy Pop。

旅遊方面由於開了粉絲專頁和blog寫了這麼多年總算開始有一點成績,每年大概有兩至三次機會接受日本當局邀請過去採訪,比起著名的旅遊部落客絕對是非常差勁的成績。其他大家看到的窮遊都是我自己付錢去的,如果不是有對日本相當的愛,我敢說不可能持續每天花幾小時寫幾千字,寫七年。

回到事業方面,日本語還令到我有什麼長進呢?以前我以為學懂了日本語就可以和日本人溝通又或者以為只要說得流利就可以交日本朋友,這些年來的經驗告訴我如果你要和人交朋友不是只有語言。正如我們大家都會廣東話,能夠和誰人交朋友、能夠和怎樣的人交朋友,看的是你本來的性格以及內涵。

早在十年前我去原宿街頭和年輕人們談天說地講購物講Fashion沒有問題,現在我去日本可以和他們談論更多深入的東西,包括一些簡單社會問題、教育制度、生活習慣、香港現在的政治局面等等。如果不是平常有看新聞多看一點書籍,根本不可能說出這些內容。正如我們大家都會英文,你肯定你能夠和美國人英國人討論深入的話題嗎?

學習日本語是一個學習日本文化、社會、文學、經濟、飲食的鎖匙,能夠原汁原味閱讀書籍看節目聽廣播直接吸收比二手資料來得準確真實。找到自己喜歡的範疇深入學習然後認識那方面的新朋友,自然就會有更多有趣的學習與交流,不限於講單句「私はラーメン大好き」「日本人の彼女がほしい」。

而我選擇的路大約就是日本全國文學以及歷史旅遊吧。學習日本語能夠讓我真正踏上一人女子旅、沿途讀更多書籍,就是我十年來最大的得着。

-全文完-

上篇:【日語教室】從五十音音痴到一級之路-我的日本語學習故事(2004~06)

Tags: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