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我沒有考上日本研究系」

坐在回香港的飛機上,我收到一位應屆DSE考生的JUPAS成績報告。

我們在書展見過一面。他向我查詢中大日研的入學面試應該如何應對處理,大家講了幾句後來也討論過《菊花與刀》,當日混亂中我請他放榜了跟我報告一下。
考生今天真的回來報告了。遺憾地他沒有考上三甲志願,但我很欣賞他把「約定」記在心裡。有些朋友們可能覺得這是一件小事對普通人來說Kiri只是網上一個Blogger嘛大家傾過幾句何需上心不報告也沒什麼大不了,「我很忙的」可是金科玉律!
但是在我心目中和人約定了就是約定了,我有「責任」去完成。正因為很多香港人無分長幼都未必會對這泛泛之交的話「上心」,所以雖然他可能真的成績不出眾,但卻是令我欣賞的年青人。

也有一種人不是不記得,而是不好意思告訴他人自己落弟了。這種想法我也理解。不過如果是我的話只要一旦許下了約定,就一定會遵守,就當我落弟了也要報告,打都要企定,視死如歸。誰叫我當初答應了?
回到正題,若以「學歷」來看,誰不知入「三大」好。但以「日語及日本文化學習」來看考不上中大日研真的沒什麼。中大日研由我讀高中起已經是炙手可熱的科系,入到固然好,入不到也可以用四年時間校外進修/自習。
好好唸日語、多寫多讀多講,用四年大學時間把它學好不是夢。至少這七年來不是日研出身但用課餘時間考到N1的大學生成功去留學的入日本企業的去日本深度旅遊的,我手上也有很多個案。
這些成功例子並不罕見,但也不是人人可做到:在讀書和兼職外加多一科,夜晚不拍拖打機每星期給我交幾百字作文還有成堆習作,你估唔需要毅力?
努力認真的人總會有一些回報,我不怕這孩子入不了日研人生完蛋,對泛泛之交約定都上心的孩子,未來自會廣結善緣。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