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我沒有考上日本研究系」

坐在回香港的飛機上,我收到一位應屆DSE考生的JUPAS成績報告。

我們在書展見過一面。他向我查詢中大日研的入學面試應該如何應對處理,大家講了幾句後來也討論過《菊花與刀》,當日混亂中我請他放榜了跟我報告一下。
考生今天真的回來報告了。遺憾地他沒有考上三甲志願,但我很欣賞他把「約定」記在心裡。有些朋友們可能覺得這是一件小事對普通人來說Kiri只是網上一個Blogger嘛大家傾過幾句何需上心不報告也沒什麼大不了,「我很忙的」可是金科玉律!
但是在我心目中和人約定了就是約定了,我有「責任」去完成。正因為很多香港人無分長幼都未必會對這泛泛之交的話「上心」,所以雖然他可能真的成績不出眾,但卻是令我欣賞的年青人。

也有一種人不是不記得,而是不好意思告訴他人自己落弟了。這種想法我也理解。不過如果是我的話只要一旦許下了約定,就一定會遵守,就當我落弟了也要報告,打都要企定,視死如歸。誰叫我當初答應了?
回到正題,若以「學歷」來看,誰不知入「三大」好。但以「日語及日本文化學習」來看考不上中大日研真的沒什麼。中大日研由我讀高中起已經是炙手可熱的科系,入到固然好,入不到也可以用四年時間校外進修/自習。
好好唸日語、多寫多讀多講,用四年大學時間把它學好不是夢。至少這七年來不是日研出身但用課餘時間考到N1的大學生成功去留學的入日本企業的去日本深度旅遊的,我手上也有很多個案。
這些成功例子並不罕見,但也不是人人可做到:在讀書和兼職外加多一科,夜晚不拍拖打機每星期給我交幾百字作文還有成堆習作,你估唔需要毅力?
努力認真的人總會有一些回報,我不怕這孩子入不了日研人生完蛋,對泛泛之交約定都上心的孩子,未來自會廣結善緣。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