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キリ與她的學生們】名校男生十年寒窗的魔術夢

認識A是我還在中文大學攻讀碩士課程時的事了,當年我27歲,他只比我大兩三年。那時我有一個Yahoo! Blog,剛剛開始嘗試膽粗粗上網招收日文學生。後來由於有人告發商業活動所以迅速被刪除,我唯有付錢找人建立了今日的kiri-san.com。

A自稱很久以前曾經學過日文但忘得七七八八,為了擴展自己的事業所以要重溫N4。由於他已經有一定的基礎想要的是補習多於重新學習,所以為他準備的都是一頁頁的工作紙。

那個時候我還有做上門教學。他的家在港島傳統住宅區,現在回想起我一個廿幾歲女仔夠膽走上去單身男人的寓所覺得很不可思議。

A的家裡有很多有趣的東西,尤其是有非常多誇張的服裝以及道具。再認真細看家中的雜物會發現他對傳統日本藝術尤其是歌舞伎、演歌、能劇等等都有涉獵。後來我知道原來他是一位以接freelance 維生的魔術師,上課比較輕鬆的時候他也會告訴我表演魔術的樂趣。

A無酒不歡,熟悉之後偶爾會說些樂而不淫的笑話、對答之中也會夾雜粗言穢語。雖然性格如此但其實他心細又靈巧,用日語的講法就是很會讀空氣,從不會說一些令人難受又或者尷尬的說話。

他曾經認真地告訴當年還是一頭金髮、只膚淺地喜歡日本的時裝對其他日本文化毫冇認知的我:「我最喜歡的是日本的演歌!無論是音樂還是歌詞都很有深度。」

在教學的過程中我留意到他的英文相當不錯,打破社會傳統上做表演的人多數是學歷不高、唸完初中就去專門學校的傳統印象。

有天我看到他家裏面有港島區某傳統名校的記念品。一問之下原來他以前是這間學校的學生,只是沒有走上傳統名校學生的醫生、律師道路。

有一天我收到他的訊息,請教有關在東京生活租屋的事情。原來他說得出做得到,決定去東京上一個短期課程學習關於日本傳統藝術—能劇。雖然他的日文不是相當流利亦有很多沙石,但他真的走去認真學習能劇了。

後來我沒有再外出教學他也沒有再找我學日文,但是我們變成了每年總會見面一兩次的朋友。有次出去喝酒我才知道原來他兩個哥哥都是專業人士,家裏反對他學習魔術所以他更加要發憤圖強。迷糊中有聽到他說曾經努力返兼職賺外快、去過外國深造、認識過很多各種各樣的人、當然也有在香港演藝學院學習過⋯⋯

過了幾年我看到他Facebook上的分享知道他有上電視的機會、也有參與各種大大小小私人公開活動的工作。在地鐵看到他舉辦的活動的海報我都會望着海報微笑。早幾年他的話劇在香港某劇場上映我專程去買票,台上對白有幾句是日文,令我回想起很多年前我們初初認識的日子。

「十年寒窗無人問,一舉成名天下知。」

如果當年他沒有對表演、話劇、魔術的熱情,他也許會成為一個普通的醫生在醫院裏面拯救市民生命。今日的他走上了自己夢想的道路,為觀眾帶來歡樂醫治心靈。

有天,我問他為什麼會當初找我學日文?

「很多很多年前我表演魔術需要很多不同大小的盒子做道具,可是我沒有太多錢去買禮品店的東西於是上網問人,你是那個教我去十蚊店買漂亮紙箱的人⋯⋯⋯」

心頭一酸。原來上網隨便一句幫助人的說話可以交這麼多年的好朋友。

It seems we can’t find what you’re looking for. Perhaps searching can help.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212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