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萩的一期一會

去過日本深度遊好多次,也遇見過很多不同的當地義務服務導遊。沒有一個人比在萩遇到的山根先生更加令我印象深刻,深刻得要馬上把我們的相遇用文字寫下來才不會辜負這兩天受過的指導與恩惠。故事有點長但還希望大家仔細花點時間看一看。

承蒙山根先生的照顧緣份始於山口縣友人幫忙安排的歷史導賞之旅。在當地三天之中有兩天的其中一個景點都是由這位導遊帶領。
第一天到達萩,才知道導遊已經到了!升逾空中的老者頭髮花白有一個啤酒肚,說話很威嚴。原來他準備了車!本要要坐周遊巴士的我受寵若驚。
在基本的寒暄之後山根先生問:「對於日本歷史你知道幾多?」
我不敢怠慢,也不敢誇大,「基本的知識都是有的,地方戰爭人名大概都有印象,不過如果叫我評論的話可能有點困難…」
山根先生沒有說話,過了幾分鐘之後我們到達了萩博物館前。山根先生拿出一份滿是文字的教材,開始跟我上歷史課。

「在明治維新之前這裏的城主就是住在遠處指月山上面的城堡,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了。」
「是說毛利家嗎?後來城堡沒有了是因為戰爭還是因為廢城令呢?」
「說得好!原來你都有點基本知識!」山根先生沒有了之前冷若冰霜的架子。「毛利在關原之戰後來到這裏建立城池,現在我們看到右邊的方向是城下町,另一邊就是高級武士住的屋敷⋯⋯」
我們走入了剩下町,看到每一個石碑、每一間舊房子,他都給我講他們的故事。來到高杉晉作舊居,我不敢在只聽不說,唯有硬着頭皮開始講我對高杉的印象。山根一面點頭一面告訴我更多詳細的背景以及他個人的看法。
接着還有一個神社標示伊藤博文和高杉晉作曾經在這裏認識。山根說:「伊藤人比較活潑開朗,高杉相對之下沒有那麼多說話。感覺上應該是伊藤一個老喜歡跟着高杉吧?」我彷彿看到兩個幾歲的孩子互相追逐⋯⋯
來到青木家的住宅。青木周藏本來是去德國留學學習醫學的子弟,可是他深深覺得相比起救助人的生命還是做外交官幫助日本社會走上文明開花的道路更有意義。我忍不住說,這不是和孫文一樣嗎⋯⋯
「看來你對中國歷史也有一點認識!上古的中國歷史你OK嗎。」
「都還可以的,唐宋以及清朝會比較好一點。」
「我對秦朝到五代十國都很有興趣,話說秦朝的徐福曾經來過日本有個這樣的傳說⋯」
還好這個題目我懂得答,「沒錯,所以在和歌山縣去新宮速玉大社乘搭巴士之前可以看到徐福廟。唐朝的話還有安史之亂楊貴妃去了山口縣長門這個地方。」我心裏非常慶幸自己30年來一直都在看書,這些詞語我也懂得用日文讀出來!感謝今年年初和歌山縣的邀請!感謝寫中國歷史小說的日本作家!
自從發現我是真的對歷史有一點皮毛認識也有一點點興趣,山根先生越說越起勁給我講了很多有趣的故事。
走完這個城下町山根先生的義務已經完結了。可是他竟然問我之後有什麼地方要去?我告訴他我要去坐船遊覽。他叫我上車,然後直接把我送到那邊。
「在這裏附近會有城堡的遺址,在下船的地方轉過彎就會見到入口了。」
到了助選的地方,他把我交給職員然後有告訴他們這個女孩子香港過來的,對這個地方真的很有興趣也有好好讀過歷史。日語說得非常好絕對不用擔心!有山根先生加持,那些職員笑容滿面地跟我打招呼。真是謝謝他這樣抬舉。
「你先別走!明天早上你是要去明倫學舍嗎?」
「對啊,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如同約定我們下午三點見面再去野山獄吧。」
「我要給你介紹一個很好的導遊笠本。明天你早上10點去到的時候就去找她!我會幫你說好的!」
事情的發展遠遠超出我的預期,這個開頭看上去有點冷酷的先生原來是這麼樂於助人的。
第二天早上我準時去到明倫學舍見到了親切溫柔的笠本婆婆。在明倫學舍能夠看到相當多幕末年間的珍貴展品,例如日本人如何做出第一份日本地圖?以前的有錢人玩什麼玩具?被解剖的頭骨裏面寫上什麼字?當中還有大河劇八重之櫻裏面新島八重會津戰役之中用過的槍,是非常值得去的博物館。
看影片的時候婆婆跟我說, 「19世紀的時候英國真是所向披靡啊。」
「正正就是因為有鴉片戰爭,所以我的家國香港就被送給英國了。高杉就是在之後的期間去上海,看到巨大的清國竟然敗在英國手下,又見識了太平之亂的後果才會有各種新想法。在下關戰爭後英國人曾經說過想要彦島,高杉什麼都沒有大問題就是各樣領土完全不允許。如果當年他不是看到鴉片戰爭香港的結局,大概日本的歷史也會改寫。」
笠本婆婆微笑說:「真是有好好唸書!的確就如你所說,我也是這麼想。」
由於緊張說得很快,一定有一些錯字但是婆婆沒有留意到總之是全部都聽明白,我很好運。
兩個鐘頭過後導賞完結,我跟婆婆鞠躬致意。
在博物館的餐廳裏面我輕鬆地吃着午飯,心裏盤算着等會坐巴士去找山根先生。可是就在我休息吃飯的時候,天公不作美突然下起滂沱大雨。
大約一時左右,我吃飽後又回到了玄關附近的地方。竟然看到拿着兩把透明雨傘的山根先生以及剛才的笠本婆婆!
原來婆婆想送禮物給我,是一個高杉晉作奇兵隊造型的貓,名叫「はぎにゃん」。至於山根先生看到下大雨所以專程開車過來看看我怎麼了。
接着的行程我原本的一樣,但是由於有汽車不用等巴士所以時間掌握得相當好。山根先生帶我上山去松陰老師和高杉等人的墓地、還有松陰老師出世的房子地基。他還把負責管理墳墓的管理人叫出來了,告訴我當年小泉純一郎過來拜祭時的趣事⋯⋯
接下來還有至誠館、松陰神社等等,完結之後他在另外車我去了三四個他覺得很不錯的地方,介紹那些比較冷門的古蹟的管理人給我認識,大談日本史⋯⋯
桂太郎舊居的管理員婆婆又來考我了:「原本明治維新的時候陸軍使用法國制式,後來轉了德國制式呢?」
我靈機一觸,「是不是因為1871年法國輸了給德國,德國成功統一所以日本看到之後就覺得德國更加好呢?」我唯一感到失敗的地方就是我不知道Franco Prussian War日文是什麼!Bismarck我勉勉強強作了一個片假名混過去。
婆婆很高興,說我的日本史水平一定比正常日本人要高很多。我一把冷汗。
類似的事情還有幾件,全部都是考我30幾年來讀過的書以及即時日語翻譯能力。雖然很開心但是頭腦快要爆炸了。
回程的時候山根先生送我去超級市場,我跟酒店的人約好了在超級市場會合。
「是山口縣政府給你錢過來採訪還是自己興趣呢?」
「我是自己興趣過來的。不過山口縣也有提供一些免費的導遊、免費的入場、以及酒店也有給我打折扣。」
「那麼說你就是自己貼錢過來學習了!出版書籍教日文也不會賺到非常多的錢。」
說到這裏真是一矢中的。「我覺得做人要有一些目標,很希望我喜歡的地方可以讓更加同好知道,尤其是有關歷史的文化旅遊實在太少。我平常很節儉,儲下來的錢都走過來看我想看的歷史文化東西了。」
山根先生朗聲大笑。「我們是一樣的人!我一直都很喜歡歷史,現在我也是做免費的導遊給人家講歷史,我要花時間每天駕駛一個半小時過來接你帶你四處去,泊車錢以及油錢都是我自己付出的。能夠遇到喜歡歷史的人我很高興。剛才〇〇舊址的管理員也說很少看到年輕女生這麼對歷史有熱情了!」
我聽完之後有點感動,兩天之內我似乎得到他的認同了。「我不知道會不會有來世,但至少在今生今世我想做一些我會有興趣的事情⋯⋯」
「以你的性格你一定會做得到的!你會有很有趣的人生!」山根先生打斷我的說話,原來超級市場已經在眼前了。
我在停車場下車,跟山根先生鞠躬道別。
いちごいちえ。一期一會。
70歲的山根先生年事已高,下次我再來的時候不知道還在不在,可是這兩天的經歷我一定會銘記在心。
回香港之後我就會逐一把他告訴我的萩的故事用我的文字告訴大家,相信這會是我對他的用心最好的回禮。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