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中國文學的結緣

2011年, 我決定在自己的網站多開一個文學區. 當香港人都在講財經, 講包裝, 講飲講食的大勢之下, 這是一個對網站人流產生”趕客”作用的決定. 不過各位讀者體諒我已經不年輕了, 已經28 1/2了啦, 再一味潮流, 飲飲食食, 旅行, 工作, 潮流, 連我也覺得自己只會敗家, 捱苦, 玩樂, 最重要是: 累贅. 反正都是千篇一律. 其實由很小很小的時候開始我已經很喜歡中國文學, 但是普遍年青人間難找到知音和同好. 正所謂網上世界何其宏闊, 就試一下在自己網站開一個專區, 有同好歡迎賜教, 即使沒有也可自娛一番. 除此以外, 也希望以現代的文字, 比較有趣的筆法, 讓理科的同學或是對中國文學沒有任何了解的回流/外國居住讀者對中國文學加深一點點的認知. 太過學術的話我們留給大學的本科生吧. 由於本人自問也非腹內墨水滿溢之才女, 恐怕無意間引錯典, 會錯意, 還請大家指教指教.

先來講講我為什麼會喜歡中國文學吧.

當我還是幼稚園生的時候, 我在學校學到了”床前明月光, 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 低頭思故鄉”. 這二十個字的意境一早吸引了只有幾歲的我. 然後我得到了一本唐詩三百首, 發現裡面的詩- 的字- 很深. 你會說這是當然的啦!! 你當時幾大啊? 對. 可是這本當年書就被我留下來了. 到我五歲的時候, 我又在學校學到了初唐四傑的駱賓王的”鵝”:

“鵝鵝鵝, 曲項向天歌. 白毛浮綠水, 紅掌撥清波.” 於是小小年紀的我知道了, “歌” is not ALWAYS equal to “song”. “歌” can be a verb instead of noun.

好了, 一定會有人問, 你的什麼幼稚園? 我唸的是耀中國際幼稚園, 一間著重中文英文數學之餘著重仝人發展的國際幼稚園. 慶幸自己生於80年代初期, 聽聞現在國際學校都不教這些了, 教英文了. 再加上我的年代, 到中一家中才有電腦, 中三才知道什麼叫網友, 什麼叫ICQ. 在十五歲之前的十年, 我已經有足足十年沉在唐詩宋詞和元曲之中. 十二三歲年輕, 記性好, 過目不忘. 還記得中二那年的年初二, 煙花開始放了, 我開始看長恨歌, 煙火完了, 背得七七八八了. 這是全本唐詩三百首裡最長的一篇. 到今日我還記得七成左右. 今年廿八當年十四, 剛剛好半生之前結下的緣. 那個年代最喜歡的是為賦新詞強說愁. 今日嗎? 愁都不敢講了. 因為怕家人朋友擔心, 因為知道”月有陰晴圓缺, 此事古難全”. 講多無謂, 留啖氣暖肚. 那個唸詩賞花, 傷春悲秋小女孩現在已死了十世了. 你看今日的我也看不出當年那個小女孩. 不過我也知道, 太過文縐縐的結局是被看成”扮野”, 所以我也會知道潮流, 知道流行曲. 不然, 早前的”80後少女愛物”(按此) 和講鄭秀文的”星”秀”傳說”(按此) 文是誰寫的呢. 如果只是一個現代版林黛玉, 老愛鑽牛角尖, 也許早氣得吐血死掉了. 相隔十四年, 屍骨也寒了兩遍了!!

瞧我東拉西扯的又扯開了”中國文學”四個淵博的發光金字. 回到正題上去吧.

當年, 我最喜歡的莫過於《代悲白頭翁》:

古人無復洛城東,今人還對落花風。
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寄言全盛紅顏子,應憐半死白頭翁。
此翁白頭真可憐,伊昔紅顏美少年。

不過我也非常汗顏地告訴大家, 自從有了上網之後, 我把這些都拋開了. 除了中四中五兩年去了唸中國文學考會考. 可是我的成績不很理想, 一個C的文學令我不想再唸下去, 中六中七便沒有再碰它. 我唸的是中西史, 大學的本科也是歷史. 到了研究院我唸的是日語及教育. 直至2010年研究院也畢業了, 當年的”鵝鵝鵝”小女孩都可以做我女兒的年紀了, 我竟然突然愛上了閱讀紅樓夢.

好了, 突然愛上是怎麼一回事呢. 在拉斯維加斯驅車前往大峽谷的途中, 車程長, 天氣熱, 後來還燒了輪胎(這件事在半年前的BLOG文提及過, 按此觀看美國之旅). 我在父親的袋子裡看到一本大陸作家劉心武寫的《紅樓夢八十回後真故事》. 根據本人的記憶, 紅樓夢無非是一本講兩個小朋友的愛情, 後來一個死了一個出家. 還要看一百二十回, 其中後四十回是人家續作的嘛. 別發神經啦, 我的時間用來睡覺不好. 紅樓夢的讀者, FANS不要打我, 這也許同時也是其他一般人對紅樓夢的感覺. 可是我看了這一本書後明明沒看過此書的我竟然手不釋卷. 你以為這是愛情故事? 不! 這是用糖衣包裝的家族故事. 你以為真是作古仔? 不! 這是把康雍乾三代都講了! 你以為人名都是隨便作, 好像瓊瑤阿姨的”夢南”, “雁容”, “藍采”,只為好聽? 不! 原來秦業是”情孽”, 賈雨村是”假語存”, 林黛玉是”玉帶(黛)林中掛”. 還有很多的細節形容, 從建築物到服飾到食物都是一本瑰麗寶典. 更有趣的是你以為作者真是死了所以寫不下去嗎? 你知道為什麼會有人續作嗎? 劉心武研究紅樓夢三十年了, 他研究的是”探佚學” – 透過一些小眉小眼的地方去研判, 如同金田一找出案件的真相. 連我這個未看紅樓夢的人都覺得他寫得太有趣了. 於是我在2010年12月, 就用一個月時間把紅樓夢放到Iphone上去, 每天狂啃, 把120回都囫圇吞棗地看完了(這個apps還要是FREE的, 多吸引). 然後我又去找了一大堆其他作者寫的紅樓研究書籍, 又囫圇吞棗地啃了十本八本. 一本《紅樓夢八十回後真故事》令我對紅樓夢生出了狂熱.

Well, 似乎我起錯了標題, 這篇文章可以改名為”80後留日潮女拜讀劉心武紅學”, 要是大家也因此去買了這本書了, 我這篇不是變了鱔稿了嗎!

我們不談這個, 談之後的事. 透過這幾千幾百本國內海外, 前有古人後有來者的紅學研究, 我終於明白了劉心武引用清代詩人袁牧的詩: 苔花如米小, 也學牡丹開. 是啊, 一個小小的劉心武(在張愛玲和清代以來的大家面前, 他的確不大)也可以天馬行空去發表意見, 那我們後生一代的也可以嘗試用現代的觀點或自己的角度去研究舊有文學. 你喜歡美食, 就研究裡面講的茄子製法, 你喜歡衣服, 就研究他們的披風和汗巾. 你喜歡詩詞, 這個不得了, 最經典的兩篇”葬花詞”和”芙蓉女兒誄” 已經足夠你看得死去活來. 喜歡歷史, 呃, 這個的話你一定要看這一本劉心武的著作, 連”傳位于四皇子”和”傳位十四皇子”, 康熙南下, 清代文字獄, 各種政治風雲都可在書中找到了.

2011年, 我會繼續看這類型著作. 我強調我不只看了劉生一個人的著作, 不過他的著作令我開了眼界就是了. 未來你會有機會在這一欄看到我把我看完紅樓夢想法, 以及其他對中國文學的看法想法天馬行空地寫出來. 至於我一直最想寫的, “中日文學異同”, 特別是”針對”源氏物語=日本紅樓夢” 這句我聽了N次的老生常談, 也會找個機會(狠狠地)發表一下.

註: 這個欄目不會令你考試高分, 也不會令你成為文藝青年少女. 但我可以令你明白中國文學並非太難明白太高深的學問 – 只要你不是總專注在學術研究的話. 希望2011年我會寫好這堆文學賞析文, 或者到我80歲時成名了會很有價值. 假如沒死了又成了名的話.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