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現代纏足

話說在荷里活星光大道, 我看到瑪莉蓮夢露的高跟鞋足印. 好小. 於是有人說, 穿上了高跟鞋是比較小, 這才性感. 穿上高跟鞋的女人腿都拉直了, 那個線條非常漂亮. 現今女性之高跟鞋和一百年前的三寸金蓮都是當代「女性美」的標準, 昔日無金蓮者非大家閨秀, 今日無高跟鞋者不夠嫵媚. 今日女性會為了漂亮穿尖頭鞋令腳指變形, 有穿小一碼防止鞋子飛脫. 可是廿一世紀的地球各個地方都不會笑這不人道了, 因為這是時尚.
說出這句話時我正穿著小一碼的四寸高跟鞋, 以172公分接近五尺八寸的身高緩緩地登場於百花爭妍的尖沙咀. 那雙水台2.5公分, 後面11公分的鞋子, 是2011年日本最流行的淑女款高跟鞋. 沿途傲視群雄, 自覺身高高了, 眼界也闊了. 當然我也不會不知這是一種自我催眠. 正因為我愛上了潮流這個惡魔, 正因為我不明四大皆空凡心大動好打扮, 才會啞子吃黃蓮地緩慢替自己一步步地行腳刑. 鞋子是內地訂造的, 價錢不過二百絕不心痛, 但穿上腳時卻步步為艱. 這有可能是因為冬天的襪子比較厚, 鞋子相對上縮小了; 也有可能是做鞋的工匠手工不佳或內地的碼數和香港碼數有不同.

即使不說鞋子本身大小尺碼問題, 穿高跟鞋是需要練習的. 二零零五年九月, 我第一次穿上三寸高的高跟鞋. 我還清楚記得那種痛得錐心的痛. 然後我在日本留學, 新宿街頭的女仕已經換上秋裝, 三寸的長靴是指定動作. 投入當地文化生活的第一步, 除了語言, 便是衣著. 於是我強迫自己接受高跟鞋這種物體. 那雙在迪士尼的高跟鞋成為我的親密戰友, 很快我們配合得天衣無縫, 它成為我最熟悉的高度. 我走在新宿街頭, 穿上白色有蝴蝶結的高跟鞋, 總算感覺到自己融入了環境裡. 不知是否托那高跟鞋的福, 還是從來不在公眾場所開口說一句話, 我一直沒有被當地警員當成「中國人」查過身分證.

講一大堆什麼融入當地文化是假的, 難道日本女人就一定又高跟鞋又化妝又要滿身名牌. 這只是一個錯覺. 如果你有機會離開了新宿原宿池袋等耳熟能詳的地方, 到下町走一轉, 你會發現旺角隨便找個潮女都可以做街頭第一型人. 對於我這種行為, 一言以敝之: 愛靚唔愛命. 由於先天是O型腿, 加上粗腿, 我有一種心理上病態, 認為視覺上把人拉長了, 看上去分數會提高. 當然這也是我一箱情願的想法, 偶爾也會遇到男性友人揶揄: 穿幾寸的高跟鞋都不會改變你肥的事實啦.

回到香港我的鞋子一直保持著兩至三寸的高度. 在尖沙咀廣東道工作, 眼看的是外國各大品牌的高跟鞋, 雖然我買不起, 也知道”女人味”來自那個觸目驚心的四寸五寸. 當後面有四寸五寸, 前掌不得不加入一兩寸. 如是者, 一雙高跟鞋慢慢演變成雜技員的專用鞋子, 能夠風華絕代地步出店鋪, 從容不迫地坐上轎車, 是那麼的Lady. 可是我們都不是荷里活的女演員. 我們要工作, 要追巴士, 太高的高跟鞋令職場上男人望而生畏, 日本公司的年輕的女社員怎敢穿的鞋子比老闆還要高半個頭, 尤其大家都知道日本男人不是只有木村型山下型竹野內型. 於是兩寸的高跟鞋大行其道. 那時我在Fiorucci三折時買上班用的高跟鞋, 一雙可以穿很久. 不過離開了公司, 放假了, 去玩了, 除非去郊外, 高跟鞋還是沒有離開我的腿. 穿上了連身裙提著小手袋, 自我滿足於這種變身Lady的Fantasty. 即使不是要做Lady, 要做型女, 沒五尺八不夠型, 於是又踏上了戰鞋. 要穿其他洋裝, 沒有高跟鞋又不夠可愛. 總之自二十二歲起我便和高跟鞋結了不解的緣. 聽聞現在有更早開始的, 有一位讀者曾經告訴我她穿了四年, 由中二開始穿著. 發育期間女孩子還是不要亂穿好, 我這些二十幾歲骨頭硬了的人也怕腳會變型, 你們真的不怕嗎?

我怕, 我很怕腳下高跟鞋後會在第一只腳指的旁邊有一片骨外突. 我很怕腳板下生出水泡生出厚厚的硬塊. 正如歷史學家訴說著幾百年前的女人纏足如何痛苦, 但為了要嫁得好, 或者顯示身份, 再苦都要捱下去. 畢竟我們已經比較幸福, 回家了高跟腳可以脫下來. 可是近年日本又有了一種家用的小小高跟鞋. 那是在前半掌的位置高起, 使你的腳跟著地, 用以拉扯小腿肌肉, 製造漂亮線條. 外出靠前掌, 在家靠後掌, 要做足全套美腿功夫多辛酸.

民國初年, 政府要女人解放小足, 稱之為天足. 天足者, 天然健康的足也. 由於纏足的人很多, 年代也久遠, 再分為不同年齡層的做不同程度的天足. 有些纏了不過幾月的小女孩也要拆足, 傷口未痊癒之下一拆包帶, 再拆包帶….. 那是人間最大的慘劇. 另一些, 纏了半輩子, 一拆下來, 腳已經變形了, 她們不能走路. 本來的腳經人工改裝後已經變形, 即使再天足幾多次都回復不了原本的出生時的一雙腳掌. 要知道, 那是小女孩在骨還未結實時, 她們的娘親含淚為了女兒將來一刀切下腳掌上用狠勁摺下去的…..

今日二十一世紀, 二十世紀的”女為悅己者容”也已經有點過時. “我為我生存”才是王道. 但是, 潛意識裡女人還是喜歡跟著潮流走, 以前歐美人嘲笑中國婦女纏足, 誰不知風水輪流轉, 現在全世界都喜歡高跟鞋. 時裝設計師更加喜歡玩花樣, 連身經百戰的名模都會在天橋上PK的鞋子最著名的首推西太后Vivienne Westwood的女王鞋. 要找人取代punk后的地位恐怕目前還是不可能的, 那雙連黑珍珠Naomi Campbell也不得不低頭的高跟鞋成為了永恒的經典.

紅色幼跟尖頭, 或者銀色閃鑽的高跟鞋, 女人稱之為女王鞋, 以此俘獲男人的心, 西門町五寸的綁繩涼鞋小妹妹青春無敵少女萬歲, 原宿神宮橋的五寸六寸七寸比清代格格們的花盆底更厚實的蘿莉鞋, 通通都是今日現代社會常見的高跟鞋戰場. 再加上王迪詩的一句: 女人的路, 是由高跟鞋走出來的. 由少女走到中女, 由職場踩入波場, 由情場跳到戰場, 每一隻承受過你的身體重量的鞋跟, 膠粒掉了, 裡面的鐵釘磨出頭來了, 見証了你走過崎嶇不平的山路, 柳暗花明地來到了新的環境, 見証了你的成長頭破血流, 見証了現代美人的一生就是要好強地望高幾寸, 衝破先天的身高和視野.

在舒適的球鞋上, 總是寫不出這樣的故事. 要寫得出故事的球鞋, 就只有Michael Jordan的球鞋, 不過那是一個生意成功的故事, 不是女人間的歷史故事了.

——————-

我的四寸粗跟2011年春裝高跟鞋

Naomi Canpbell pk經典場面

http://www.thefashionables.com/2009/10/top-12-runway-model-mishaps/ 

更多名模穿高跟鞋跌倒的經典場面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