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キリ與她的學生們】如果可以,不如約定那17歲少年在25歲時再見

時間回到2010年。

那年我28歲,剛剛開始教日文。還未知道未來的路向到底是以此為終身職業還是跳板?

他會考剛剛畢業,17歲。成績沒有很好於是去了私校繼續學業。

雖然不是極端聰明,但認真專心肯做功課,正正常常讀書進度正常成績正常,普普通通不過不失,說話常有少少串不過其實很有禮貌。

我看着他由瘦弱的黑髮小男孩變成金毛飛,走去樓下球場跳繩都會比警察查身分證。

他喜歡音樂,喜歡小說,喜歡創作。曾經詳細地寫過人物大綱給我看希望能夠創作屬於自己的作品;他說喜歡音樂,所以走去學結他;喜歡圖畫所以也要學繪圖。

我最記得有一次有個「五毛」每天使用電郵走來跟我堅持六四天安門事件是學生殘殺軍人的悲劇,中國軍隊損失慘重。我把電郵傳送給他看然後還未夠20歲的他用高登仔最常用的方法:起底,並發現這個人在很多不同的討論區和留言板都是打手。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在網上遇到「五毛」這種生物。(註:如果你不知道這個詞語可以使用Google查詢)

光陰似箭過了幾年,不知道怎樣他沒有學了我們也沒有聯絡了。

早幾個月他突然出現了,多年不見的孩子已經變成了25歲的年青人!服裝當然比高中時期穿得好看多了,不過最少也肥了20磅吧⋯⋯

這幾年來原來曾經生過大病住過醫院,但也沒有放棄音樂、畫畫、小說創作。我聽了感慨良多:有幾多個17歲的青少年完成學業興致勃勃要學這樣學那樣,到最後「坐這山、望那山、一事無成」?原來這個孩子在人生最多誘惑的歲數堅持過自己的興趣而且有毅力有恆心有計劃地實踐着。

現在孩子希望重新學習日語,至少要比以前學得更好。

於是過了很多年之後我們又再次成為老師與學生的關係。用了兩個星期左右他在家重新自修了半個N5,我再用兩個小時的時間滔滔不絕為他重新鞏固曾經學過的知識。「很好,進度良好」,希望很快可以重新在之前停頓的地方開始—

今天他拿出一本中五的會考教科書問我有沒有印象?上面有我寫給他的幾句建議,當中最重要的一句是「讀六國論」。

已經是完全淹沒在記憶深處的事情突然間浮上眼前。想看一些中文的好文章卻不知道讀本讀什麼好?我就給你會考中國語文以前的教科書讓你看看以前哥哥姐姐們讀什麼課文吧—

原來我年輕的時候已經喜歡做人生教練,明明只是教日語卻連中文課外讀物都給學生意見和讀物。討厭我的會覺得我很麻煩,喜歡的就會變成姐姐或者媽媽一樣的存在。

看着這本漂流了多年回來的中學課本,這是緣份吧。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