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和她去迪士尼

曾經有一段日子, 有一首叫她約我去迪士尼的歌曲. 那首歌唱街知巷聞, 從此我們聽到迪士尼三個字都會想起這一首歌.

話說去年的夏天我們舉家到了美國的迪士尼樂園. 這天是星期天, 天氣很不錯. 加州的氣候就是出名的好. 我為了要取得日語版的地圖, 在詢問處排了好一會隊. 出來時看到很多洋人小家庭, 帶著小朋友, 或者推著嬰兒車, 好一幅天倫樂圖. 小朋友或四處跑或和米老鼠拍照, 嬰兒車上也綁著輕飄飄的氫氣球, 五彩繽紛.

相比之下, 我們這一家有一點超齡. 二十幾歲的姐弟和五十出頭的父母, 有一點似子女帶父母來見識見識. 出門心情很好的父母, 看到滿街的小朋友, 不禁大談1987年帶著幼稚園生的我到迪士尼的往事. 然後, 我的父親突然發現: 弟弟沒有和家人去過迪士尼!! 弟弟也已經是二十一歲的年青人了, 哈哈兩聲, 是啊你們現在才知道嗎? 我很欠缺家庭溫暖啊. 老頑童的父親誇張地要給他一個大擁抱, 啊好好好, 我們現在帶你遊迪士尼, 好不好?? 你快點開那些小朋友 “哇哇” 地興奮大叫吧!! 一家人笑成一團. 我卻總是在人家笑時不自覺去想悲傷的東西. 原來我的弟弟那麼不幸, 沒有和家人去過迪士尼! 不. 香港一直到2005年才有迪士尼, 那個年代最近的迪士尼在日本, 其次是美國和法國. 一般香港所謂的80後90後小時候都不是一定都可以去迪士尼的, 我可以在幾歲時去迪士尼是幸運而已. 可是, 同一個家庭出生的小孩, 為什麼就沒有去迪士尼了呢?

也許, 因為我比較早出生, 年輕的父母自己很想去. 也許, 因為我比較早出生, 是他們的第一個小孩, 自然落入更多的心血. 也許, 因為他們也曾經是二十幾歲, 和今日的我一樣被迪士尼的天倫樂感染了. 到了若干年後, 第二個小孩出生了, 對一切驚輕就熟, 卻沒有了那種好奇心, 那種新鮮感, 那種特別的初次的心. 就好像我們第一次去面試, 去G2000買套老西, 在家苦練千次自我介紹, 不論是否見工成功, 那第一次的印象是很深的. 第一個小孩, 對每一對父母來說, 可能都一樣. 於是, 年輕的父母過了癮了, 發現帶小朋友去迪士尼很累了, 於是第二個小孩出生了, 又沒有特別想去迪士尼, 便忘了第二個小孩可能也很想去迪士尼.

於是, 諷刺地到了小孩二十歲了, 帶著享過迪士尼家庭樂的大孩子和”不幸”的次子再到迪士尼, 自己已經五十開外. 還好我的弟弟也不小了, 男孩子對這些事情也沒有那麼上心. 但在那一刻我很後悔. 小時候我很不喜歡新出生的弟弟搶了父母的關心. 我覺得做長女超級不幸, 什麼都要和小的分, 或者讓給小的. 而且新出生的總會佔父母的心, 所以我也很希望來生如果再投胎, 和他交換一下也不錯. 但原來我一個人獨享了父母的愛很多年, 卻沒有反省過: 我曾經看過年輕的父母, 看著他們由二十五歲一直到今日五十幾歲, 我的弟弟出生時他們都已經三十多了. 母親不會再有力氣背著我下小巴上山岡, 父親升了職也不再早歸陪我玩耍. 母親最寶貴的青春二十五歲, 換來了我的白皮膚, 良好視力和健康. 弟弟一出生已經是皮膚敏感, 哮喘和遠視. 我怎麼一直都沒想過? 難道我小時候就那麼轉數低嗎?

我得到的不只是迪士尼天倫之樂. 我天生就比他幸運. 但我小時候不懂. 現在我懂了, 父母已經灰頭髮了. 很晚的覺悟, 慶幸尚有點智慧, 覺今是而昨非.

我有一位朋友, 我一直以為她是獨生女, 原來她有個弟弟在一歲左右的時候, 不幸地在家中洗澡時溺斃了. 雖然我想到我可以去迪士尼弟弟不能去很傷感, 但比起這可憐的小嬰兒, 我的弟弟還是幸福的. 他還有父母, 雖然遲了一點去迪士尼, 卻是一次真正的”迪士尼天倫樂”. 可以四個人坐小熊維尼的小船拍個家庭照也很快樂吧, 普天之下, 有幾多家庭不能負擔一家四口的迪士尼門票費用! 又有幾多家庭, 可以在子女長大後還一起遊迪士尼! 更難得的是, 這個四人家庭已經二十一年了, 大家還行得走得的! 我們一家人多幸運!

父母好, 兄弟姐妹也好, 都會經歷生老病死. 能夠成為一家人是一種緣份, 請珍重. 如果你也和我一樣有個弟弟或妹妹, 請記得千萬不要犯我小時候那種低能的錯. 而對於年紀日漸衰老的父母, 當初他幫你換尿布, 帶你上學, 陪你走過一段段成長的路, 很快也是你要替他們換尿片, 帶去醫院和餵食的日子了. 灰頭髮終有一日是會變白的. 和我們為了很型, 先漂後染的銀白頭髮並不一樣. 老了的人不會回復年輕, 過去的日子也不會再回來.

1987年, 年輕的他和她帶著她去迪士尼, 去坐小小世界. 因為小寶寶不能玩刺激的遊戲.

2010年, 這位當年尚未出生的年輕的他和今日不再是小寶寶的她, 帶著當年年輕的他和她, 去坐小熊維尼. 因為老人家不可玩太刺激的遊戲.

這就是我們黃家四口的迪士尼故事.

 

Related Posts

by
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中文大學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現每月定期到訪日本各地並成功遊盡47都道府縣,曾多次受邀到日本採訪於網絡推廣日本深度遊。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是喜愛歷史、文學、電影、蘿莉塔服裝、和服的全職私人中高級日語導師。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