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不正常地愚蠢」的護士

星期六和朋友午膳, 碰巧得悉友人下星期亦要入院做個小手術, 無意間提起不足一個月前到醫院做手術的經驗. 我們都認為社會上, 包括我們都有一個感覺, 就是私家醫院的護士醫生普遍比較隨和, 而公立醫院卻是惡護士烏龍醫生一蘿蘿. 這話當然不是信口開河, 我和友人都是多病身, 私家公立醫院也住過睡過, 我也許還比較「幸運」, 不但住足公立醫院的三種病房, 更神奇是2003年首次香港私家醫院爆SARS那天我就正正在那間私家醫院裡做手術! 因此我雖不是常客, 也對醫院的氣味有少少「親切感」.

話說友人有一位舊同學, 家貧好學, 為人熱心. 該女畢業後成功成為一名註冊護士, 立志入公立醫院幫助家境不好的病人. 醫院也是一個職場, 自然也有一點政治, 這位小護士入職不久時老被指指點點, 那些最不受歡迎的工作都落在她身上. 她終於明白為何公立醫院的風評不佳. 原來因為公立醫院實在是人手不夠, 這一分鐘在忙這裡, 下一分鐘已經飛到另一病人前. 不過這位女孩子不以為苦, 但卻明白了為何公立醫院問題多多. 原來公立醫院人手不足, 護士忙得暈頭轉向, 連續不停工作不是假話, 醫生們也是前仆後繼地工作. 我們看新聞時說偶爾發生的手術意外, 也是忙得快死了的醫生不小心失職. 聽到這裡我不禁想, 大家出了醫院, 別忘了那些曾經親切對待你的醫護人員. 在公立醫院看到那些很忙很惡的醫護人員時, 也不要太過生氣, 他們真的很累了.

這位小護士本著「我為人人」的精神, 捱過了幾年, 家庭的經濟好轉了, 她也得到了經驗.

我問友人: 小護士是不是打算累積了經驗去私家醫務所或私家醫院呢? 可是話一出口我便知道自己多市儈多庸俗.

友人搖頭. 原來小護士入職時曾經立過一個被稱為「不正常地愚蠢」的宏願. 她在二十出頭時剛剛入職該公立醫院, 一些資深一點的護士問她有何抱負. 她天真地說: 我希望自己可以幫到很多人, 最好好像成為無國界醫生那樣的醫護人員. 有部份護士, 包括一些年輕的, 年長的不禁譏笑她是個傻女孩. 小護士才知道, 原來香港社會真有一種人, 是以做護士為手段, 結識醫生, 或者以在私家工作任職護士為橋樑結識富裕的人士. 有部份更加以在公立醫院工作作為履歷表, 希望快點完成地獄一般的生活, 到人工高福利好的私家醫院去, 人客也高貴些. 就好像我們耳熟能詳的一句話: 想嫁醫生, 做醫生夫人? 去做護士啦! 這位小護士不反對他人有自己奮鬥的人生目標, 但對自己的人生目標不被認同, 被譏笑深感落寞. 她心想, 難道社會主流欣賞醫生, 不是因為他們懸壺濟世, 妙手回春, 而是「只因為」他們是專業人士? 做護士不是因為崇拜南丁格爾的高尚人格, 而是單純地想成為醫生夫人? 小小年紀的她很不忿, 但她沒有說什麼. 五年來, 這位小護士在那間公立醫院裡默默地為人探熱, 做點滴, 抽血, 安慰因病痛得哭泣的小朋友, 安撫家人離世的親屬, 五年來風雨無間地「返SHIFT」. 或者在看這一篇文的你我曾經受過她的幫忙.

聽了這一段朋友的同學的故事, 覺得這位護士人格很高尚. 我也知道有一位富家子弟花了兩年時間去做無國界醫生, 不是因為要揚名, 而是他感到自己家庭既然容許他去幫助他人, 不必為口奔馳, 立志去幫助第三世界的人. 但對於這位原本家貧, 苦學成材, 卻沒有一絲俗氣的小護士我更另眼相看. 當香港社會充斥著「搵錢為上」的人之時, 一個自己家庭也捉襟見肘的小護士還能抱持這個理想, 怎能不令我們小市民肅然起敬?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