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說日本地震

連日來, 我不停收到家人朋友同學的來電, 告訴我日本地震的最新情況. 先報告我的朋友老師同學全體平安, 雖然是生活上要受點苦了, 但還是生存著的. 謝謝大家關心.

這三天來, 我看到新聞上的畫面只可以用「觸目驚心」四字去形容. 香港的電視台喜歡用東京作為中心, 因為那裡有最多的香港人, 特別是去旅行的, 不懂當地事情的遊客. 由於住在東京好一段日子, 我知道防震的石屎樓做得不錯, 雖然也有一些是偷工減料過又被發現的. 但這些都不重要了. 因為我住的其實是木屋. 那些你在電視裡看到一沖便會被沖走的兩層木屋. 這種不寒而慄, 令我一面看電視一面心裡發麻. 其次不能不說的, 當然是─

日本是我人生中第二個待得最久的家. 閉上眼我都記得很多路如何走, 山手線的風景, 不論是春夏秋冬都那麼令人懷念. 少見外國人的街頭巷尾有著各種悲傷的的回憶, 一瞬間的感動, 伸手不見的溫柔, 陪我走過人生中最快樂的, 最拼命的一段日子. 比起英文, 我自信日文更加是我的「第二語言」. 或者用個誇張點講的講法, 沒有日本, 就沒有今日的我. 生為人快30年了, 在日本的時間只是1/20, 卻改變了我的一生. 從語言到工作, 從外表到思維, 眼界也由香港單向出發變成日本香港雙向出發.  

這些滿目瘡痍的地方, 對一般香港人來陌生, 對我來講都有特別意義. 我有一位朋友早幾年都住在仙台, 經常拍照片給大家享. 那些沖走了的房子, 倒了的超市, 是他每天去的地方. 還好幾月前他離開了日本回到台灣. 千葉是成田機場和迪士尼的所在地, 這些都是對我來說充滿回憶的地方. 無獨有偶, 上月我寫過我和東京迪士尼的故事, 這個地方竟然液化了!? 那年我一個人拖著四十公斤的行李, 踏上回國之路, 好不容易走到成田. 茨城, 是我第一次穿上電影人物戲服, 坐著火車和朋友去朝聖的地方. 下妻物語的下妻, 就是在茨城. 餘下的岩手的確是沒有什麼回憶了, 但卻是一位恩師的故鄉. 今天得知宮城是我父親接觸日本文化的第一層, 70年代的中村雅俊的故鄉 – 而他也發表了聲明, 除了老婆和母親在東京沒事, 「全部朋友, 同學都未聯絡得上」.

我的同學, 一位年紀比我小一點, 非常嬌小可愛的馬來西亞女孩子說:

我花了9个小时终于回到家了。4点多5点离开我公司的危楼,电车全停运,等了1小时半终于上了公车,可是大塞车,巴士走了两个小时只走了2km,所以决定半路下车,再用了2个小时多走了10几20km,好不容易在11点半左右抵达kawasaki。在kawasaki小休吃晚饭然后再用1小时骑自行车回横滨。终于在凌晨2点左右回到家。今天回家的路也太漫长了,走到我两脚发软。在外面吹了8,9个小时的寒风,都快被冻僵了。我的身体已经通知我,它会生病了。希望在日本的大家都平安无事。谢谢大家的关心」

大家忙着抢购饮料,食物,汽油。。不只超市的食物饮料卖光,连油站地汽油也都卖光。」

早陣子我接受一位大學生朋友的畢業功課訪問, 她問我回來香港後有沒有受過什麼日本人的生活影響. 我通常會因應學生們的要求去答他們想要的答案. 可是這次我告訴她一些她可能沒想過的: 我說我會把屋頂形的牛奶盒先按扁, 因為幾天收一次垃圾, 習慣性會把垃圾箱的空間用盡. 其實還有一陣子, 我愛上了味噲汁. 因為金寶湯很貴, 有時想吃飯有點飲品, 除了味噲, 就沒有別的了. 至於普遍人會留意到的, 也許只是問你是不是會變得很潮, 會化妝, 會著高跟鞋…. 至少我寫了blog幾年了, 有不少讀者還是有種錯覺, 認為我的時裝觸覺「一定」是在日本居住其間建立的.

或者有些人覺得去日本就是潮, 就是型, 所以千方百計要去日本留學. 要是你不是敗家精, 不是只會潮物, 還有一點點「心」, 去完日本一段時間後, 你會明白到日本人為什麼在國難面前會如此震定, 以及他們的國民素質, 對地震的認命是如何建立出來的.

日本人是一個隨時預備會死的民族.

每一年, 日本人都經歷大大小小的地震. 有時我在睡夢之中, 有時在街上走, 有時在上學. 3~5級地震是家常便飯. 因此我對地震很敏感. 不論是再去台灣還是上次香港小地震, 我都可以準備的感覺到, 並說得出大約級數. 在日本讀書時學校會帶我們到消防局, 進行防災訓練. 消防員把學生關在模擬的走火通道, 放煙, 還有放學生在隨時會「地震」的房間裡考驗你的反應. 日本本來就是一個版塊邊緣的國家, 火山, 海嘯, 地震是少不了的. 他們的政府做好了國民教育, 才能把傷亡減到最低.

「我已經經歷了關東大地震, 全個東京夷為平地. 死的人不是震死的, 是燒死, 壓死, 哭死的.」2005年, 一位80多90歲的長者告訴我. 他是如假包換的東京出生的男人.

在2005~2007年間, 我每天都記著, 災難隨時會來臨, 其實我隨時都可以被天災殺死. 我開了一個Blog, 紀錄著自己每一天的生活, 即使我不在了, 我身邊的人還會記得有過一個這樣的我, 死在遙遠的國家, 屍骨無存. 因為, 「每隔80多90年, 日本一定會有一個大地震. 而且, 地震很有可能是在東京.」那位長者如是說. 我們沒有聯絡已久, 不知那位伯伯, 他還活到今天看到人生第二次東京大地震嗎? 2006年戲院播放「日本沉沒」, 我在戲院裡嚇得哭了. 出戲院時, 方發現和我一樣被嚇哭的女孩子佔了一半的觀眾人數. 可是, 在香港看電影時, 香港觀眾只會留意明星, 留意特技, 沒有理解到日本人民看到時那種身同感受的恐懼感.

十幾年來, 我看到無數香港的年輕男男女女, 千方百計「生為日本人」. 為此他們改日本名, 穿日系衣服, 吃日本菜, 有些竟然問得出如何找日本養父母的問題(他們本身有香港父母). 以前我也曾經很羡慕, 長大了才知自己多低能幼稚. 香港真是一塊福地, 沒有天災的威脅, 已經令無數日本人心底裡羡慕得不得了. 為什麼香港人仍身在福中不知福? 改日本名穿日本時裝吃日本菜, 不用一個「日本國民」的身份. 我們是香港人呀, 好端端的不要盲目地羡慕日本人了. 珍惜自己已得的幸福, 你就是世界上最快樂的人.

別顧著日本地震去借機諷刺中國, 諷刺香港了. 看看新聞, 學習一下直正的大和民族的冷靜, 團結和秩序吧! 努力「抽水」, 不能顯示你有多「愛日本」, 只會顯出你有多愛「抽水」. 花時間抽水不如花時間學習人家的長處, 終有一天你既不是日本國民, 同樣得得到他國人民的尊重. 今次我們親眼見證了真正令國際社會對日本動容的, 不是SONY, 不是GDP, 不是原宿, 而是他們身上發出的人性的光輝.  要是你還想做日本人, 不要做一個「假東洋鬼子」, 一起學習他們的鎮定, 忍耐和團結吧!

推介健吾先生的文章: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110313/4/n7bg.html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