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模社會

早陣子星期日檔案有一個特備節目叫向地產商說不. 大意是說近年香港人的生活已經偏向無可選擇, 形成每個行業都有大阿哥在操控. 其中最大的, 是以地產商為首的集團. 現時香港每一地區都有同一樣的連鎖店. 同一樣的食肆. 只要你去過兩三個商場, 基本上已經知道一個商場裡可能會有什麼: H&M, zara, 莎莎, 周大福, Agnes b, i.t. 品牌, 美心集團… 等等. 我們平日的生活也是主要光顧這些大集團. 我們姑且不理樓房和地產的問題, 試想想我們平日的生活是不是已經在倒模?

買衣服, 我們想到一大堆連鎖店. 由H&M到ZARA到UNIQLO, 每個人都在買差不多的衣服. 吃飯, 來來去去潮樓, 美心等等. 面包, 東海堂, 美心, 聖安娜. 吃快餐, 大家樂大快活M記KFC. 吃下午茶, 仙跡岩euro gogo STRAWBERRY FOREVER…. 這些耳熟能詳的名字, 我們每天都在光顧. 久而久之我們變了一個複製人. 我不只一次看過同一個手袋在街上連續看到五次(這是日本雜誌送的”a心b” agnes b手袋), uniqlo的印花tee在街頭到街尾有三人穿只有大中細碼之別. 在這樣的環境下, 不知道有沒有人覺得, 生活其實有一點悶?

要是這一年有留意新聞, 很多人都知道因為鋪租太貴了, 很多傳統小店面臨結束營業. 領匯的商場, 令所有俗稱屋村商場, 也就是一般香港人買日用品的商場也變成了一式一樣的店鋪. 社會學者非常反感, 說消費者少了選擇, 而且當大集團成為了唯一的市場供應者後, 物價便操控在他手中, 對市民不利. 最初我也沒有什麼意見, 固然被迫遷的小店很可憐, 但原來更深的影響是香港總有一天會變成一式一樣的城市. 十四五年前, 我的初戀男朋友每星期也和我去全香港不同的區份, 去看看不同的地區的分別. 現在我只覺得不論去什麼地區都沒有分別. 老公說: 去ifc行街好不好? 我說: ifc有的圓方都有, 你要看zara還是h&m? 他說: 我想看xx. 我說: xx 在 yy 都有, 省個車錢吧!!

和歐美日韓一樣, 香港曾經也有一些老字號. 他們或者已經經營過幾十年, 是某一地區的人的回憶. 近日看報紙知道一些食店, 茶餐廳, 餅店, 鞋店, 連我家附近開了三十年的藥房也要倒閉了. 這些小店或者沒有大商場的冷氣, 卻多了一份街坊味. 每一間小店的店主你都會記得他的特徵, 卻不會對百佳的收銀員有太大的分別. 百佳惠康大家樂的服務不是說不好, 而是那種統一的訓練出來的說話方式和千遍一律的台詞, 失去了人類學家老是掛在口邊的三個字: 人情味.

要是你不是太年輕, 應該還會記得在商務, 中華, 三聯等等書局成為你買文具的地方前, 有一個地方叫文具店. 那裡有我喜歡的好看不好用的刷膠, 有我很想買但不捨得買的貼紙, 有扭咭機在門口一元一張. 抽中了閃咭很興奮, 還可以拿去賣幾十元. 精品玩具店就更好了, 有一些很漂亮的擺設, 在雜亂中看到秩序, 在寶物堆中找尋自己買得起的寶貝. 年紀再大一點, 旺角的小商場裡陳列著每家不同風格的衣服. 固然有giordano和balano, 但我們還是喜歡看比較有個性的衣服. 這些是我作為80後的童年和少年回憶. 這些小店現在卻買少見少, 偶爾看到在一些死角裡苟延殘喘. 其中一間是旺角洗衣街的又新玩具, 在美而廉餐廳對面的. 現在每次經過我都會想: 那一定是自己買的鋪位, 否則怎可能負擔租金? 玩具店附近的是各大自由行最歡迎的電器相機店. 這些店子的生意額非常高, 付得起錢.

而我們自己也不知不覺地習慣了複製自己. 我們看同一樣的雜誌, 同一樣的化妝, 人有我也要有, 人沒有我不敢有. 人人也買了蕾絲裙子, 於是我也要蕾絲裙子. 沒有人會用沒有帶子的胸圍, 所以我也不用. 沒有人用即是不好用啦, 多人用即是好啦, 我們慢慢被洗腦, 沒有再想太多思考太多. 於是街上多了很多看上去沒大分別的女孩子. 最近連男孩子看上去也一樣了. 要在中環上班穿西裝的尤自可, 怎麼在星期六日大家的衣著也相近了? 除此以外, 連讀書也有了倒模: 人人也要讀mba, 所以我也要個mba. 沒有學位的去讀marketing, 因為這才符合潮流. 於是每天各大院校倒模了N個差不多的學生. 學習數理人文的學生變得稀有, 商業的科目才是王道. 我們懶了. 大型連鎖店, 以致大型”學店”提供的方便和經常的廣告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模式.

這種倒模在食肆上也時有發生. 例如我們要去逸東軒, 因為它是米芝蓮星級的. 它有兩間分店. 或者是我太要求高, 總覺得這樣變得沒有了”唯一”的感覺. 連國金軒都有兩間. 中學在新蒲岡渡過, 不知道這裡有沒有人知道”成記”, “富良食館”, “陳儀興飯店”? 成記是我人生中印象最深刻的雲吞面店. 高中時喜歡去富良食館(要是你是一個正常的女生, 你不會喜歡去. 那是一個和大排檔一樣亂七八糟的地方), 老板娘總會送我們例湯. 畢業了, 我們一幫同學都搶著要和老板娘合照留念.

這些只此一家的小店, 或者真是不適合時代的洪流. 我去探望朋友, 去觀塘. 「apm見!」我們不會再走去裕民坊. 我坐在星巴克, 啜著全世界都一樣味道的咖啡. 朋友在西裝友堆中走出來. 乍看之下都是云云眾生. 生活統一, 衣著統一, 我們的面目模糊了. 那些不停重覆N次的飯局, 也不再會令我們有深刻印象. 只有富良食館的老板娘, 她的笑容還留在我的心中.

《星期四檔案》向地產商說不 (1)



《星期四檔案》向地產商說不 (2)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