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禮的祝福

昨天夜晚, 我去了參加一位由出生時已經認識的朋友的婚禮, 地點在山光道馬會會場. 由於是非常重要的朋友, 我把早前在英國訂回來的立體剪裁裙子穿上, 配上閃鑽的五寸高跟鞋, 包包和頸飾都是香奈兒的. 少有地把頭髮都盤起, 再加上了比手掌更加大的頭飾.

踏入會場, 果然是衣香鬢影, 紳士淑女們穿插在會場中. 最接近入口的是拍攝紀念照的佈置, 新娘子和她的家人們都在忙著拍照. 侍應們拿著托盤, 把紅酒白酒分為賓客, 我拿著一杯白酒, 躲在沙發的一角看這些喜氣洋洋的人們. 這是我第一次想哭. 因為替她快樂, 因為想起三年前某一天.

為了不讓自己醉掉, 我吃了草莓蛋糕, 也吃了很多洋芋片. 父親母親和三十年沒見的朋友在重聚. 他們在討論何時退休, 退休後的打算, 等等. 這些都和我無關. 我和新娘拍照, 為她為到愉快. 我同時也太清楚, 婚禮不是一段感情的終結, 而是真正人生考驗的開始.

賓客們陸續進入會場, 我們坐在四方形的會場的最中間. 看螢光幕是非常清楚的. 新人的出生到認識, 兩個完全沒關係的人, 如何走到一起, 如何的天造地設, 如何的情定一生, 如何的天生一對天作之合, 我都聽過無數次, 而且, 似曾相識. 因為每一個婚禮, 我都含著眼淚替朋友真心的高興, 然後期望她和他能白首到老, 舉案齊眉.

新人上台致詞, 說著他們的認識和定情到結婚. 家長們眼中閃著幸運快樂的淚光, 感謝的話不絕於耳. 我似乎又看到了一點東西, 飄過我的眼前. 我不是在三年前也站在台上說過差不多的話嗎? 那時我一滴眼淚都沒有, 但今天我卻想哭. 旁邊的一位單身赴會的律師沒有留意到我這種複雜的眼神, 因為他一直只在看他的SMARTPHONE.

上菜時, 精緻的食物早已經被分配好, 直接放到每一位賓客的面前. 馬會的味道是很不錯的, 這一點我沒有什麼懷疑. 雖然今天我的心情複雜, 但是我仍然很有食慾. 思想是很奇怪的東西, 突然又想起了三年前某天趕著換衣服趕著敬酒的場面. 我大口大口地把食物嚥下, 踏著那五寸閃鑽高跟鞋走到了洗手間.

在洗手間洗手時, 突然發現有一位端莊大方的女士在我旁邊. 她的動作很斯文, 眼神堅定平穩, 步履踏實, 衣著自然也是非常大方得體的. 我看清潔她的面容, 原來是香港其中一位最為市民熟悉的女律師. 她年紀雖然可是做我媽, 但我發現她的吸引力是由內在散發出來, 和我這種用衣裝, 青春和肉體配出來的吸引力是南轅北轍的. 那一刻我發現自己好像變得更加渺小了.

曲終人散, 我也回家去了. 退掉了禮服, 脫下了高跟鞋, 我躺在床上, 柔軟的床舖貼著我的皮膚. 當一個人寂寞時, 感到難過時, 床是最好的窩. 有人告訴我他喜歡在洗澡時偷偷地哭, 因為不想讓家人掛心, 也不能再以二字頭的年齡在他人眼前掉淚. 也有一個女生跟我講過, 當她在學校受了欺凌, 或者受了什麼委屈, 都會在花灑下痛哭. 我不喜歡裸身在水中哭泣, 但是我也已經哭不出來了. 兩點左右整頓完畢, 告訴自己, 我只有五小時可以睡覺.

今天早上, 我很早就自動起床了.

約好了在灣仔地鐵站, 一起到家事法庭去.

今天早上是我和郭先生結束三年零兩個月婚姻的日子. 現在這一刻, 我是Miss Wong, 不是Mrs. Kwok.

由於人數不是太多, 手續很快完成了. 我以為我會不捨, 以為我會傷心, 或者為自己而哭. 可是我都哭不出來了. 是不是在昨晚的慢性精神虐待中我得到了眼淚的抗體? 然而, 這個自虐, 我自虐得很快樂. 我曾經以為我會看到他人的快樂便會難受, 原來一切都可以習慣. 看到他人的快樂時, 我雖然有一點憂鬱, 但整體還是快樂的.

世界上沒有兩對完全一模一樣的夫婦, 我相信我的失敗, 不代表他人也會失敗. 同樣他人的成功, 也不代表我一定會成功.

沒有什麼無緣無故的愛, 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但是, 既然分開了, 緣來緣去, 緣了便是完. 完結了才會有未來. 兩個朝夕相對的人的不幸不完結, 就不會有兩個分開的人的重生. 以後我們也許還會還會見面, 但一切就回到2005年. 那時, 我們還是學生. 今日的他是一間小小公司的經理, 我是一個日語導師. 今時今日我們的工資總和是當年總和的四五倍, 但我們不再需要對方了, 因為我們想走的路原來已經不一樣. 從今個下午開始, 我還是要繼續我的生活, 他也會有自己的生活.

我依然喜歡婚禮, 但這一次, 我真正學懂了什麼是「真正的開始」. 婚禮的祝福不是高興一雙新人愛情開花結果, 而是預祝兩人的新旅程能同步前行, 如同二人三足, 必須步伐一致, 才不會辛苦, 容忍和難受.

親愛的Victoria, 祝你有一個快樂的人生. 以後, 朋友們的幸福便是我的幸福. 請和他一起好好走下去. 我永遠希望你們快快樂樂.

到微博關注我: wongkiri

=============

在這裡借個位放最後的幾句話, 我想他應該看得到的.

在某些場合, 腦子裡想的只有日語, 明知他看不懂, 唯有都翻譯出來吧.

短いですが、お世話になりました (雖然很短暫, 謝謝你的關照了)

三年間支えて下さって、本当に幸せでした (三年間的支持, 曾經幸福過)

死ぬまで行けなくて、ごめんなさい (不能一起走到死的一刻, 對不起)

終わったことは忘れずけど、前向きにしよう (雖然我不會忘記己完結的事, 但也會向前看的)

* 不要問我們原因, 也不用猜測, 我們都協議了不會公開什麼消息. 因此, 有什麼話想跟我說, 可以留言給我, 我卻不會回覆了.

(關注我微博@wongkiri 面書訂閱@Kiri Chloe Wong)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