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4.2 爺孫 ​

我1982年出世,還有幾個月37歲。

當00後都在揶揄我們是老人家的時候,的而且確會着緊自己心肺功能健康的我早已經對血壓心律等等提防萬分,跑完30分鐘後我開着YouTube咖啡聽音樂感覺快要虛脫。

電話響起,竟然是爺爺的手提電話。我心裏一沉,通常收到這些電話不見得是什麼好事。

爺爺88歲了,雖然未至於是一個風燭殘年的老人也耳朵聽不清楚眼睛看不清楚,唯有一家人團聚在一起那陣熱鬧的氣氛能暫時讓他垂垂老矣的身軀帶來一點活力。

「〇〇,你知道我是誰嗎?」這是一把絕對不可能忘記的聲音,聽落去還算精神。還好不是什麼醫院打電話來冷冰冰的通知我懸浮半空的心落了一半。

我會記得爺爺的聲音是因為在我唸小學、弟弟念幼稚園的時候每逢週末我們都會在粉嶺爺爺的村屋玩耍,所以他的聲音早已是我童年回憶的一部份。

「爺爺正在看電視突然想起你給你打電話了,你好嗎?」

「我很好,爺爺,我剛剛去完跑步正在洗衣服⋯⋯」沒有什麼緣故,單單是聽到他精神的聲音想起年初一他睡在北區醫院那個沒精打采的樣子我突然悲從中來。「爺爺我剛剛出了第二本書,幾個星期前我有篇訪問上了一本雜誌,爸爸給你看了嗎?」

如果用傳統中國文化來看,爺爺勞碌一生可是家門不幸:雖然有九個孫子,四個已經在工作卻有三個80後不結婚又不生小孩,還要憤世嫉俗討厭香港現時生活。我自己人生呢、除了叫讀書成績不錯寫了兩本書網上好像有少少名氣之外用香港主流價值看簡直乏善足陳。

可是爺爺似乎沒有聽清楚我的說話,可能我太細聲、也可能我講太快。

「爺爺知道你們都很忙碌,你經常去日本太辛苦的事不要做,你身體不好,爺爺心臟也不好⋯⋯爺爺想告訴你我和嫲嫲最愛的人就是你,你是我們第一個孫⋯⋯」爺爺一直在碎碎唸,或者對他來說聽電話裏面傳來的聲音都要花費好大的氣力。

「爺爺,你每天早上起床都要記着你有五個孩子九個孫兒,我們每個人都很愛你。」

我字正腔圓地逐個字把這句句子吐出來,我聽見爺爺突然間沉默了。

「我不想等到爺爺你有朝一日死了在靈堂上哭着說我們都很愛你,所以在你有生之年我一定要讓你知道你有一個幸福的家庭我們大家是一個整體我們真的很愛你。」我努力維持語氣的平靜和輕鬆,眼淚已經滴到剛剛打掃乾淨的地板。

我爺爺在大約50歲的時候就等到了第一個孫。就好像第一個孩子是「心肝腚」,第一個孫兒亦陪伴爺爺嫲嫲走過人生新一頁。

那時我們黃家共有三個老人:爺爺嫲嫲、還有嫲嫲的媽媽。2003年沙士之後,本來還一起居住的嫲嫲的媽媽過身了。她比我年長70歲左右,在我有記憶的時候已經聽覺視覺都不怎麼清楚。縱使老人過身15年之久我對她依然有深刻的印象,可是我卻沒有在她離開之前告訴她我也很愛她。

爺爺突然在電話另一邊飲泣起來: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年初一你在醫院抱着我哭出來,我都好眼淺所以我也哭出來了⋯⋯」

會話大概去到這裏,爺爺就掛線了。

爺爺並不怕死,他怕的是自己老了阻礙年青人忙碌的生活、也怕自己成為後生一輩的負累。

樂觀一點說,我們的家庭還完完整整,醫學昌明讓爺爺嫲嫲看着兒孫漸漸滿堂。這不知幾生收到的福份,不枉此生了。

這些我知道,我都知道。

就當是膽怯也好,我不想未來在喪禮上哭着說自己沒有講出心底話。

所以,「不要愛得太遲」,但也不要把說話拖得太晚。

Tags: 親情, 爺孫, 真實故事, 家庭, 爺爺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