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歲生日文] 30 – 1 ~ 最後一年的20歲

2011年7月24日, 在飛機上渡過了. 2011年7月24日, 早在五年前我已經知道這是一個什麼日子. 如果有在日本居住過, 有留意過「電視機」上面的那張貼紙和幾年來的宣傳都知道. 2006年7月24日我在東京的家裡看著這個貼紙, 問自己, 2011年29歲的我, 會在做什麼.

我會在工作嗎? 在香港? 日本? 還是韓國? 我會有一級日語了嗎? 我會不會已經有兩個小孩? 我會不會在講一口流利的韓語? 我會不會在一間日資公司每天點頭哈腰? 24歲的我對未來充滿不安, 因為我當時相信, 一個年近30的女子, 應該什麼都開始有. 而我當時, 什麼都未有.

時鐘的針向後移. 10年前, 2001年的暑假. 2C2D1E的高考成績, 我會不會沒有大學唸? 如我要現在出來工作, 科網股剛爆破, 早幾年前還金融風暴, 怎麼辦!? TWINS的歌是這樣唱的:「現在我未成年讓我膚淺」

轉眼間, 十年過去了, 我早過了可以膚淺的年紀, 卻不是一個成熟的世故的老練的女人. 如同永遠停留在19歲, 拒絕成長. 19歲是最後一年的TEEN. 20歲叫はたち, 成年了. 我曾經以為時間會過得很慢, 也曾經以為自己會很早死. 或者每一個年青人都有想過這是成年人眼中無謂的問題, 也許你已經忘記了自己的少年時代?

從19到29, 我做了什麼? 如果有時光機, 讓我站在19歲的自己面前, 我或者什麼「歷史」都不會說, 只會給她一個擁抱:

「珍惜自己的人生, 做想做的事, 去吃去笑去哭去瘋, 因為, 這才是對得住自己的人生」

28歲的生日朋友出嫁了, 在上星期, 她的BB也出生了. 回顧去年 按此

16歲~28歲的外表上的改變 按此

=========================

19歲的我, 用一個不太好的成績考入了中文大學歷史系. 崇基人. 那一年我和一個很英俊的男生戀愛, 他來自父母雙亡家庭, 喜歡柔道, 是一個很可愛的男孩子. 喜歡裡原宿系. 那時開始看日文雜誌, CUTIE和ZIPPER. 由於申請了信用咭, 我有時會在外國訂點水貨回來賣, 賺賺外快. 這一年我去了意大利和法國, 買了人生第一個LV.

20歲的我, 第一次踏足波羅的海的土地, 見識了白俄等地和西歐國家的不同. 那年我是中大崇基歷史系系會主席. 我喜歡玩JENNY公仔, 喜歡帶公仔去拍照, 更加喜歡車公仔衫. 從那時起我開了網店, 專賣我做的迷你公仔用品和衣服.

21歲的我, 瘋狂地和一個翻譯系的師兄戀愛. 我開始看徐志摩, 開始看現代文學. 雖然到今天還是非常不濟. 我去了影會做龍友MODEL, 開始流連在攝影會. 然後我開始穿LOLITA衣服, 那年代, 大學生中是沒有什麼人會著這些奇裝異服的. 大學畢業了, 經濟環境太壞, 月薪7000, 在觀塘工業區上班.

22歲那年, 我決定了全職去學日語. 早上在日經同步課程去上學, 下午回家溫習. 這一年我上了很多次媒體, 因為公仔, 因為LOLITA. 那時我以為22歲已經很老. 同時, 我買入了第一部DSLR相機, 跟當時任職兼職攝影師, 正式是政府合約工的男友學習. 由於他是一個NIKON USER, 所以到今天我還是用NIKON的相機. 這一年, 我的日語四級(今日的N5)不合格了.

23歲那年我終於過了日本. 攝影師男友要考紀律部隊, 我們分手了. 在日本我和一個比我年長數年的韓國人戀愛, 為了他我的日語進步很快. 為了他我除非必要我沒有再用廣東話, 終於在這一年的12月, 我的二級日語試合格了. 我也順利升上高級. 這一年我很喜歡在原宿的神宮橋蒲頭, 也會去和日本的攝影師交流. 在日本唸書兩年間認識了很多非常好的朋友, 台灣人, 大陸人, 馬來西亞人, 印尼人, 新加坡人, 泰國人…等等. 如果沒有這兩年,  我的人生一定很不一樣.

24歲那年, 我還在日本唸書, 和韓國人決定畢業後結婚. 這一年我和他用青春18的車票, 一萬日元的車票去了五天四夜的關西行. 睡火車, 每天走八小時, 我方知道24歲都可以很「青春」. 這一年我的日語唸很很不錯, 一級也輕鬆地過了, 成績也非常不錯. 我的目標是先回香港賺點錢, 再和韓國人回日本工作之類.

25歲那年, 我已經在香港一間日資企業工作. 因為留學, 本來的學位, 以及成績不錯和香港經濟好的關係, 我很容易找到工作. 起薪11,500, 比去日本前不會日語多了4,500. 可是, 我們的戀情沒有開花結果, 他留了在韓國我留了在香港, 然後我們分開了, 結束了這港韓之戀. 這一年我重新遇到了我的前夫, 一個早在22歲時已經相識的舊朋友, 然後我們交往數月, 沒有經過同居, 閃電結婚.

26歲那年, 金融海嘯. 我丟了工作, 在家開始了婚後的主婦生活. 同年我開始了打BLOG的生活. 這一年我又重拾起相機, 偶爾接兼職, 如即場翻譯, 如化妝品售賣. 我有找工作, 不過不肯回內地工作工幹令我失了90%的工作機會. 餘下的10%, 人家沒有請我. 這一年我去了俄羅斯.

27歲那年, kiri-san.com開幕. 我回到校園去唸碩士, 地點是中大, 我的母校. 這一年間我發現教日語很有趣, 比返寫字樓快樂多了. 於是萌生了「要做一個名留千古的老師」(看GTO鬼塚英吉上腦!) 的期望. 同年我發現學校的教學不是我理想中的教法, 對學生的限制亦多, 於是胆粗粗的決定以「私人教授, 度身訂造, 因材施教」為己任. 實現這個目標不困難, 要月入高才是困難. 這一年我去了美國, 英國, 以及台灣禪修.

28歲那年, kiri-san.com成為了生活的重點. 我在這裡認識到新朋友, 寫文分享, 因為不同的人而見識到不同的事物, 即使沒有一份「寫字樓工」, 我也有穩定的收入和足夠的社交生活. 這一年我還開始了在一家中學兼職教日語. 作為一個妻子, 家用我可以分担, 生活的一切都可以用自己喜歡的工作換回來. 當我總算開始了過一些想過的生活時, 年紀漸大的我身材走樣已成定局, 開始了去跑步的習慣. 然後在29歲生日前, 我和他因為性格和習慣不合, 未來共識不一致而離婚.

===================

回首這10年, 以為時間很漫長, 原來真是很漫長. 雖然好像經歷了很多, 又好像沒經歷過什麼, 總之10年是花下了.

還有1年, 我便會踏入30的另一個人生關口. 未來一年不知道有什麼在等著我,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資格去評論自己這短短29年的人生.

能夠在人到中年時講一句青春無悔, 是我最大的願望. 

然後我要好像日劇戀愛世紀 中的理子一樣, 期待自己在50年後, 是一個很快樂很可愛的老奶奶.

我相信每一個人都可以. 轉換的不一定是客觀條件而是心境. 因為有期望, 才有生之慾望.

從出生到28歲相冊重溫 按此

關注我的微博: @wong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