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至高無上的宗教:錢

從6月9日到今天全港為數不少的市民響應三罷,參與者包括了老中青三代。

從手無寸鐵的街坊到最了解送中條例的法律界、培訓香港未來的教育界、代表命脈的金融界、掌握香港交通樞紐的運輸界心知連公務員體系都有無數人站出來希望政府正視現時所有的社會問題。

一言以蔽之,特區政府就是與所有界別團體對立。

連最擁護特區政府的建制派和只講經濟利益的商人都希望政府出來收拾殘局提出解決方法。依然忠心耿耿留在林鄭月娥身邊的就只有警隊以及中央。

有朋友貼出了《李天命的思考藝術》其中一頁:「我認為悍烈精神極有助於防止被勞役」、「建立寧為玉碎 不為瓦全的民族原則」。

我在大學唸書的時候曾經去過旁聽哲學的課堂。就算沒有旁聽,那些中國古代儒家經典的教誨依然琅琅上口: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

「無求生以害人、有殺身以成仁」

可是當你真的跟着古代聖賢的教誨去做人,年長的一輩就會責備你搞亂這個社會。其實他們想要的根本不是五千年文化崇高的古代聖賢思想以及辛辛苦苦把子女送去外國學習的普世價值:香港政府、還有那些家長想要的只是聽話的順民。

在歷史書上讀到太多的流血衝突、太多的國亡興替。我們幻想一下揭竿而起的陳勝吳廣刺激了當時的上位者同樣會被村民爭相指責;至於法國大革命帶頭的是經過啟蒙運動看到社會弊端的學生,難道普通只求平靜走完一生的人會明白他們嗎?

「香港不需要革命,香港過得好好,是你們破壞了香港的平靜。」所有香港的不公義、不合理的事情全部可以容忍,香港人堅忍不拔、百忍成金。

其實香港覺醒了的一輩很可憐。明知道這個地方生病了,我們需要變革,我們雖有二百萬人走出來,仍還有六百萬人選擇繼續原本的生活。

就好像五年前最後雨傘革命去到高峰之後最終還是要自行收隊離場。來到今天七區集會,大概也已經攀上了高峰。可是之後要怎麼走下去才能得到我們想要的五大訴求?

在21世紀的今日世界除了香港之外很多地方都有共同的問題:社會貧富不均、財富掌握在少部份人手裏、普通的老百姓無論如何艱苦也無法擺脫永代貧窮的問題⋯⋯

西方難道就沒有青年人上街遊行示威嗎?有,而且行為更加激進。只不過還在勉強能夠生存過得叫做比上不足比下有原的大部份群眾會選擇把他們稱為暴動分子、憤怒青年。

久而久之連青年人都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錯了?貴在地鐵站乞求大家罷工的青年人,其實你們什麼都沒有做錯。但是你們的誠懇根本不會打動這些鐵石心腸的人,因為香港人最根深蒂固的宗教叫做「錢」—只要把所有事情跟錢扯上關係,所有事情都可以得到解釋。

我聽過一個衣着光鮮的斯文敗婦說話尖酸刻薄,堅持看到膠袋裏面有為數不清的紙幣,每個黑衣人$3000日薪。我轉身以堅定的語氣說沒有收過的時候她的反應也相當迅速,馬上向身邊朋友說:「有些人收到、有些人收不到!」

我不知道這位貌似身居要職的婦人家中有沒有子女,他們是否學過「奉獻精神」「信望愛」「愛情成可貴自由價更高」這些地球上其他先進國家的普世價值,還是他們就算讀了漫卷書都依然停留在接受不合理的待遇而甘之如飴並且相信迫害人民的法律依然是真理?

沒有錢的香港人是注定死路一條,但是有錢的也不見得可以全身而退。沒有錢的香港人首先會因為官商勾結價低者得每天就算再努力賺着微博的薪水都未必吃得飽住得暖;稍微有點錢的中產把孩子送去歐美也不保證他們能夠成功在當地就業或者申請簽證甚至移民。每年去外國工作的人很多,但真的能夠一生留下來的其實不多。

中央政府的棋子好快快香港每一點一滴都榨盡,那些現在能夠吃蛇齋餅糭的老人他們的現眼報不在今生,卻在他們的子孫身上。你有一千幾百萬的財產有一個安樂窩又如何,一個充公你就三代的努力煙消雲散。

夏蟲不可與冰,因為看到的是不同的世界。

無論青年中年還是老年、小學學歷還是大學教授,有些人看的是往後香港50年後的整體大環境、也有一些人看的是5分鐘後是否可以成功擠上地鐵按時返工。也有一些人就算看到五年之後香港會仆得很直,卻依然蒙蔽自己至少這一刻我活在當下,心平氣和就是最理想。

「爭取到的話我會站在你們一方享受成果、失敗了的話我會繼續站在道德高地指責你們破壞社會。」不要奇怪為什麼香港有這麼多的人選擇這種思維,因為這就是所謂的投機,也就是香港的宗教—錢—一向教我們做人處世的不二法門。

🐤🐤🐤🐤🐤

Instagram: @kirita (Japanese) @lomore_kiri (Cantonese)

Twitter: @wongkiri (English)

Publications:《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日本一人旅》(2019)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