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屋頂上摘鳳眼的日子

話說, 早陣子某學生家裡的園子裡的鳳眼結果了, 給我摘來一袋. 她問我: 老師你知不知道什麼是鳳眼?

龍眼我知道, 鳳眼我真的不太知道. 老實回答, 不知道.

原來這是一個硬硬的小果實, 要先用沸水煮, 再用小刀把果肉取出, 有時也用來煲湯. 學生和她媽很體貼的把其中一顆切開了一半, 做了個樣子給我看, 還有未結果的鳳眼花. 真是大開眼界, 原來香港的農家還有這種植物呀?

學生住在很偏遠的地區, 每天上學還要踏單車. 對住在樓下有巴士, 有地鐵的香港人來說, 踏單車上學是很稀奇的事吧? 她的家外面還有河川. 不過聽聞水質不太好. 當然我不鼓勵大家在河川裡直接取水飲用, 洗臉也不好.

那鳳眼果就躺在膠袋裡睡了兩天. 我問過不少喜歡烹飪的朋友, 沒有人聽過或用過這個鳳眼果. 然後第三天, 我發現鳳眼果不見了. 一問之下, 父親吃了! 正在納悶為何他會知道”如何用沸水煮開來吃” 時,  得知原來他小時候也在家外有一棵, 小孩時會上屋頂摘來吃. 順口問問學生, 原來她也是爬上斷了兩級的階梯上屋頂摘的. 好危險, 好感動!

聽聞她家還有龍眼. 不過她媽說: 果核又大肉又不甜. 不要送人家吧! 原來如此. 一個有園子的家庭, 可以把水果都拿來送人, 很溫情啊.

今天, 祖父母的家早已經沒有了鳳眼, 龍眼倒是有一棵的, 不過可能沒有人施肥, 近年出品都不太好吃.

以前以為, “生活在農村”的生活是上一代, 50, 60年代出生的人的生活. 原來在今日香港, 95年出生的女孩子裡, 還有人住在這麼簡樸的地方. 她不怕走路, 也不怕遠, 很能走樓梯. 我也是住在山上的地方, 斜坡和樓梯是家常便飯. 這一點和她有點似, 走30分鐘路絕不會嫌累, 沒有十層八層樓梯都頂得住.

當我告訴人家我的祖父母家有口水井, 有龍眼樹時, 很多人都以為他們住在鄉下. 其實, 他們住在粉嶺, 一個離火車站10分鐘腳程的地方而已. 那原是一間鐵皮小屋, 小孩長大後在原地建了房, 那鳳眼大約就是建房時沒有了的. 如果不是因為這一袋的突如其來的鳳眼, 家父大約這輩子都不會再吃到這童年時在屋頂上摘過的果實吧.

半個世紀了, 或者曾經在香港, 鳳眼果是很普遍的, 生長在山邊, 河川邊, 很多小孩都摘過. 不過在城市化後, 這些不入流的集體回憶, 就慢慢地湮沒在時光的洪流中了.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