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壓軸] 開朗Auntie的智能手機

2010年年初, 我到了台灣的佛光山去學習佛法入門, 在旅程上, 有一位五十歲不到的Auntie是工作人員, 全程都在為大家奔波勞碌, 大家吃飯時她在點名, 大家睡時她在安排行程. 為人民服務不是用咀說的, 是用身體力行的. 由於隨團的都是中年以上的女性, 她們都不太懂管理方面的工作, 作為既會英文又會管理的義工工作人員, 她真是很努力為大家服務. 由於在旅遊巴上, 她坐在我的旁邊, 我得知她有一個兒子在加拿大唸書, 今年21歲.

最後一天旅行時她終於病倒了, 上吐下潟. 她不是一般的師奶, 她是一位職業女性, 任職於香港某上市公司, 出發前還在捱更抵夜工作呢! 不過她的身子也硬淨, 很快也算是回復了健康. 之後偶爾參加了佛堂的春茗, 又再看到她. 一身火紅的綿襖, 穿梭在酒席之間, 忙碌著安排各種事宜. 附近的幾個師奶在細聲談論她: “不知道她搞什麼, 工作是能幹了, 聽聞是和家人同住, 還未結婚, 大約都四十幾了吧…?” 正宗的婦人之見, 說三道四, 我一笑置之, 聽過了當沒聽過.

七月時我和她再次聯絡了, 因為她開了一個whatsapp使用. 意想不到她也會玩年青人的玩意. 由於她在公司用電郵等等也是常見的事, 我沒有想過, 為何她會突然出個上網手機. 她不是已經很忙, 而且每天對著電腦的嗎?

“我和家人去旅行, 因為弟弟回來了.”

“我的兒子早前也回香港了, 不過又回去了.”

我們約好了, 在我從歐洲回來後見一見面, 就在一個可以吃素食的地方. 那是一個星期六的下午, 天有一點雨. 她比我早了一點到, 一見面我便看到她一身的粉紅, 連包包都是粉紅的. 由於她身型很FIT, 皮膚也KEEP得好, 雖然粉紅很難CARRY她卻穿得超有女人味的. 好一個假日的女強人優閒LOOK.

我看到她的新手機, 很新. 一問之下, 原來是兒子不要讓給媽媽了. 我惋惜: “現在的後生真不珍惜!”

然後她告訴了我她和她的兒子的故事.

她的兒子, 現在在加拿大, 升大學了, 決定了要唸自己想唸的科目. 她決定隨他的便, 最緊要後生的覺得有興趣, 媽媽在香港賺錢供他沒問題. 原來, 她的姐姐的兒子, 應該比我小幾年的, 因為姐姐和姐夫迫得太緊, 明明是非常優秀的學生, 在升大學後, 變了憂鬱症. 現在, 他同年的同學都畢業了, 他還是在算得一日得一日的自閉著自己. 姐姐姐夫很無奈, 她本人也想幫這個侄兒, 所以就來找我這種”年青人”, 希望了解後生的想法.

我知道很多八九十後都性格比較要強, 要幹自己想幹的事, 尤其是中產家庭的溫室小花小草. 可是那位年青人, 一個人被掉到外國了, 唸不想唸的書, 過不想過的生活, 感到人生太無奈才會變成這樣吧? 現在他已經什麼都無所謂了, 沒有工作, 沒有學習, 他的父母, 其實也很無奈. 或者有天他會突然醒覺, 知道自己的目標也不是不可能. 

因看到侄兒這樣, 她也不敢迫自己的兒子什麼, 就讓他唸自己想唸的東西, 過想過的生活. 我想一想, 我的父母也大約是這種人吧. 不禁想起自己的父母親.

“可是, 這不會太縱容自己的小孩嗎? 手機說換就換. “

然後, 她開始告訴我她的故事.

她和她的先生, 青梅竹馬, 在大家畢業工作了幾年之後結婚. 那時, 算起上來, 和我現在差不多大. 1990年, 他們有了第一個孩子. 然後有天, 男人工作時暈倒了, 到了醫院, 才知道是血癌, 而且已經不太能救回了. 小孩真的很小, 他不知道媽媽為什麼要哭. 她很年輕, 每天看著心愛的男人在死亡邊緣掙扎, 皮膚變得很脆弱, 彈指可破. 小小的病可以令他生不如死. 明知沒有希望, 還要努力地早上工作, 夜晚照顧小孩. 她忍不住想, 這種情況下, 她辛苦, 他辛苦, 不如一了百了. 大約三十左右的她每天看著這樣的光景, 知道了什麼叫無常. 她有時很想拿掉他身上的喉管, 但這是不行的.

聽到這裡我已經呆了, 眼淚都開始掉下來了. 那些師奶說的話, 什麼時候成為了天大的諷刺? 你看到她是一個女強人, 為人民服務, 還在說人家這麼一把年紀單身跟父母住, 人家年青守寡, 供著在加拿大的兒子, 那像某些人家庭幸福, 仔大女大, 退休了去旅行還在說東家長西家短?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何必多言.

她還在面帶一個深遠的微笑, 繼續說下去. “在不久之後, 他離開了我們. 我就和仔仔兩個人生活下去. 和娘家關係好, 有個照應. 仔仔很生性, 他不是一個花費的孩子, 我現在在想, 意外是隨時都會來的, 在可能的情況下, 就讓自己和身邊的人都過得開心一點吧. 後來我信了佛, 參加社區工作, 明白了什麼叫聚散無常. 我也開始步入中老年了, 有天我們或者會再見吧!” 這位佛教徒讓我感動的, 不是老是跟你說他的宗教有多好, 不是說可以得永生, 不是說參加活動多有意義, 而是她的個人素質令你肅然起敬.

仔仔有Facebook, 他有add我, 但他分了group, 有很多東西我看不到. 不過他很肯和我分享.” 聽到這裡, 我的心情真是沈重到跌到谷底.

有聽過一個笑話嗎?

WTF! 父親開了facebook! (what the fuxk! 父親開了facebook!) 父親看到問兒子, 什麼是”WTF”? 兒子說, “不就是welcome to facebook!”

年輕人們都喜歡開group, 把父母分隔在自己的朋友圈外. 父母不是不知道, 只是尊重你的決定, 因為仔大仔世界.

我也有分組, 但我的家庭永遠是看到所有我的資料和貼文的. 或著這麼說, 不想人知的東西, 我根本不會放上facebook.

“不過呢, ” 她有點高興起說, “上年他回香港時在客廳的電腦上網, 把password save了, 現在我都可以看到了!” 轉眼又有點無奈: “所以那電腦好舊了, 我也不想把它換掉…”

之後和Auntie說了什麼, 我也不太記得了.

這兩個多小時, Auntie把她半個世紀的故事分了部份給我. 相比起她在加拿大帶給我的手信, 一些可以用錢買到的物質, 珍貴萬倍. 這就是我在某個夏雨星期六的日記, 學懂的不只是無常, 不只是不要執著, 平常心, 還有和父母關係的反省.

(關注我的微博@wongkiri)

———————-

後記: 如果不是因為父母容許我不唸國際學校, 不去外國唸書, 在香港自由自在地成長, 今天的我恐怕和很多中產家庭八十後一樣, 中文字都不認得幾個, 也就寫不出這篇和Auntie的對話, 讓自己, 還有看著電腦的你, 突然感動起來.

今天在世界上活了29年2個月4天的我, 都是父母的自由放任政策下成長出來的. 可以染金髮, 可以穿自己喜歡的衣服, 可以徹夜不歸, 可以唸歷史, 可以去留學, 可以去唸碩士, 可以以家庭教師為職業, 通通都是他們對我的信任. 在信任的背後, 他們有幾多的担心, 我一生人都未想過, 更加不知道這個自由放任, 是不是好像那位加拿大的同學仔一樣, 有份血淚交纏的故事.

那位年青人, 也許同樣不知道, 他的母親是怎樣捱過來的, 更加不知道那個沒有log out的電腦多偉大, 更加不知道一部智能手機對一位素未謀面的姐姐有這樣的影響, 以及這篇文章寫成後, 其他不認識的人可以得到啓發.

(關注我的微博@wong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