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歷史故事去奈良餵鹿!【近鐵奈良駅週邊步行路線推介】奈良公園~東大寺~若草山~菊一文字~春日大社的和服散步

奈良大家的印象從來都是廟宇和小鹿,雖然廟宇多不勝數但是知道背後含義的話自然有趣得多。2020年的大河劇主題是明智光秀,當中有松永久秀這個「天下三大惡人」的角色。

奈良和松永久秀相關的史蹟,正正就是東大寺。

今次專程帶著和服去關西逛奈良比平常體力要消耗更多。因此在酒店考慮過後決定儘管少走回頭路,使用近鐵而非JR;介紹大家的行程會包括:奈良公園~東大寺~若草山~春日大社,不走回頭路中途又可玩小鹿。

第一站:奈良公園

近鐵奈良駅走20分鐘便可以到達東大寺,中途經過奈良公園遊客們已經開始忘形地尖叫:「好可愛的小鹿!」

第二站:東大寺

在穿過奈良公園後,來到了全奈良最多日本妹子(遊學團)的東大寺「南門」。在入口的位置通常都會看到學生們在老師指示下排隊,但頑皮的孩子們都愛跟那些團著遊客的鹿玩。

再走入一點點便發覺孩子們的吵鬧聲漸遠耳根清靜起來,沿著通道一直行便見寫經道場。

右手面方面波平如鏡的池塘,名曰「鏡池」;眼前正中央的則是「中門」。

如果説日本歷史上有沒有能夠為珍藏品放棄生命的「御宅族」中的猛人,日本史上最轟烈地和自己珍藏同歸於盡的男人叫松永久秀。

2020年大河劇《麒麟來了》由吉田鋼太郎担由松永久秀的角色,拭目以待!

傳說由於他不願交出稀世珍品茶具「平蜘蛛」給織田信長,這個男人激動地引爆了茶壺、己身及珍藏同時玉石俱焚。

上網找尋「平蜘蛛」, 大約是這個模樣。

這位奇人和東大寺有很深的淵源—不是因爲創辦或者改修什麼的,而是因為他放火燒了大半個東大寺,史稱「東大寺大佛殿之戰」。

這位松永久秀可能在600年前的永䘵10年(1567年)奈良戰役時,曾經站在「中門」這個位置指揮軍隊吧?

「中門」裡的毘沙門天和持國天是享保元年(1716年)中門和迴廊完成的時候被搬過來的,從中門中間圍棚間可以看到裡面的「金堂」。

松永久秀早年事跡不詳,後出仕於三好長慶擔任要職。但松永久秀陰謀篡奪三好家實權,三好長慶死後曾經和三好三人眾在東大寺展開激戰。古代日本寺院經常被徵用作屯兵之地,當時三好家就駐紮在東大寺,松永大敗三好家史稱「東大寺大佛殿之戰」。

穿過迴廊,就走到付費的地區。面前的就是永䘵10年(1567年)奈良戰役「東大寺大佛殿之戰」時被火燒掉的「金堂」。

看歷史故事時,常常説:「織田信長殺比叡山僧侶人神共憤」。但這人神共憤的男人卻評論松永久秀三大惡行:殺主公、殺將軍、燒大佛。

現時付600円入場看的大佛,是江戶時代重修的。

攻打東大寺時松永久秀的根據地是多聞山城,後來自盡之地是信貴山城。前者為政治要塞、後者為軍事重地。這信貴山城有傳最初是與足利尊氏奮戰而亡的楠木正成興建但史料欠奉,松永久秀願助楠木正成之後人正虎幫祖先翻案除逆賊之名未知是否和此只是順水人情就不得而知了。

松永久秀後來侍奉信長但謀反,最後在陣地信貴山城自刎日期與燒毀東大寺為同月同日,被認為是因果報應。

《太平記》裡稱呼他為「彈正」,是他的職位的名字。

至於平蜘蛛呢?有說在瓦礫中找到的碎片最後還是到了信長手中、亦有一說和松永久秀爆死的其實非真品,真品早留給好友了。

東大寺週邊的地圖

我從東大寺找尋路牌往「若草山」和「春日大社」,從金堂沿路往若草山沒什麼風景而且人煙稀少,未經修築的房子也很多。

第三站:若草山

沿着迂迴曲折的小路穿過若草山走20分鐘去春日大社,山勢平緩的若草山被草坪覆蓋小孩子應該會很喜歡。從這裡可以俯瞰奈良市內風光,喜歡草地和小山丘的話很適合來逛逛。

可惜我來的時候已踏入12月,撞中了若草山每年長約三個月的封山時節。

第四站:菊一文字

在若草山邊走過時中間會經過百年武士刀本店「菊一文字」。「菊一文字」名列日本名刀五十一把之一,後鳥羽上皇時御命所鍛之刀為元祖刀匠則宗所作,因為刃部刻有代表皇家的菊花紋,其下又雕上一橫一字紋,故稱為菊一文字。

「菊一文字武士刀」最早出現於小說中新撰組沖田總司的愛刀是「菊一文字則宗」

但是因為菊一文字在幕府時已屬國寶級的古刀,即便當時貴為幕府第一武士的沖田總司也不可能擁有此刀。而且,菊一文字則宗屬於薄刃刀,並不適用於實戰。幕末又慣用打刀所以無論是以經濟觀點或實戰必要性的觀點來看,史上沖田持有菊一文字則宗的可能性都是微乎其微。

這是買刀買指甲鉗的好地方,例如我家的雖然只是600円左右的價位但卻是貨真價實的日本製造!

第五站:春日大社

去過奈良的朋友大多到過春日大社,今次我過來主要是想找尋唐代的日本留學生的相關史蹟。

供奉燈籠來祈福已有800年歷史,現在神社境內包括石燈籠和外框是金屬製成的吊燈龍約有3000個,但春日大社每年只有三天會舉辦「春日大社万燈籠」活動。

其中東御廊的包括了歷史上名人供奉的燈籠。

春日大社除了石燈籠多得誇張之外,還有2017年拙作《Kiri的東瀛觀察手帳》曾經提過的李白王維朋友「阿倍仲麻呂(あべのなかまろ)」的詩句紀念碑。

這少年17歲時在春日大社祈求過神明祝福後就去了唐土。遺唐使中他的語言能力高人緣又好,咱們詩仙詩佛他全都交上好友。

經過數年「太學」苦學,阿倍仲麻呂以優異成績中了進士,還在唐朝政府中擔任官職,又提升為擔任皇帝侍從官的左補闕,唐玄宗還給他起了個中國名字:晁衡。

如果想去留學還在異地揚名立萬,阿倍仲麻呂還真是當中的人生勝利組。

沿著大堆燈籠走,竟又鑽進了春日大社裡的夫婦大國社。這是祈求夫婦和睦戀愛成功的地方,沒有犬山的打咭人潮,但粉紅色心形繪馬依然搶鏡。

來到春日大社也就是説逛了一圈,肚子餓了差不多要回近鐵奈良駅。從春日大社步行回去又再穿奈良公園大約20分鐘到車站。早上行程跑了三四小時,剛剛好時間適合在商店街吃午餐。

吃完之後我就準備往另一個方向走,找尋橿原神宮和神武天皇陸去。

支持作者歡迎網購電子書、親臨書店或博客來訂購

日本一人旅 按此

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按此

Tags: 奈良, 奈良縣, 東大寺, 若草山, 春日大社, 近鐵奈良, 近鐵奈良駅, 奈良餵鹿, 松永久秀, 奈良公園, 平蜘蛛, 菊一文字, 阿倍仲麻呂, Kiri的東瀛觀察手帳, 夫婦大國社, 柳生松吟庵, 多聞山城, 信貴山城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