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討厭的大陸人社會現象啓示

一連幾天在面書張貼了新聞和論壇上有關國內人士到香港的不當行為的批評, 引起了極之大的迴響, 最高峰的時候有幾十個LIKE. 今天改為一貼較為客觀的數據, 回應寥寥無幾. 不禁思索, 香港人是不是對國人人士=蝗蟲這個觀念已經根深柢固到一個不能自拔的地步?

前天貼的是來自高登網民的一篇文章, 大意指出香港人的福利由香港納稅人支付, 現在資源不足被瓜分了都不能反擊, 與其說是歧視, 不如說是怕了這批來分資源的群眾. 原文: 按此

這篇文章, 咬牙切齒, 非常憤慨, 道出了很多人心聲.

網絡上更加可怕的誇張的挖苦, 隨時比日本人在2channel裡那些超級討厭中國的日本人罵中國人更加利害. (2channel是日本最大的論壇)

是什麼令中港兩地人民變得水火不容?

客觀地分析, 現時香港人仇恨內地人, 不外乎三種人.

第一種: 產婦. 此類別又當分為幾種. 衝關產子, 在醫院生產取得香港身分證, 將來來香港取用福利而拒絕交稅, 而且連醫院的費用也拒絕支付者; 非富則貴, 無意來香港掠奪資源或領取綜援, 透過各種渠道私家醫院病床病房炒至天價者. 在醫院內生事, 例如因不滿要輪候而掌摑醫護人員或在醫院公共地方喧嘩及讓家屬同住影響其他病人者.

例子:

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發生內地「惡爸」大鬧病房事件。疑到急症室衝閘產子的內地產婦,其內地丈夫不滿妻子在病房捱九個小時陣痛「冇人幫手」,昨探望新生嬰兒時仍不罷休,大鬧醫護人員歧視「雙非B」父母。吵鬧期間鄰床嬰兒的港人父親忍無可忍,勸喻他「收聲」,結果被人先動口後動手,雙方扭打一團。女醫生勸止時,被人兜巴冚傷耳朵,院方報警。警方到場,因兩名當事人向醫生道歉獲原諒,案件由襲擊改為糾紛。港人夫婦的友人在網上抱打不平,痛斥該對內地夫婦「惡人先告狀」。

第二種: 暴發戶. 小則可以由仇富心態解釋, 遠則可以扯到地產霸權. 相信國內同胞亦心知肚明, 部份暴發戶的嘴臉是如何看不起人. 香港原為一個相對上平等的社會, 富人如李超人多為白手興家. 內地地官二代, 富二代, 二奶三奶, 乃至本人, 其富裕為在香港給市民開了眼界之餘, 更加促進了小店被名店迫遷的命運, 一般小商戶難以生存.

例子:

第三種: 自由行. 每天來香港的自由行不計其數, 但真正會影響到社會和諧安寧整潔的, 並不是全部. 無可否認, 隨地大小二便, 在車箱吃東西, 在洗手的地方大便, 還有在醫院吃火煱, 在巴士上開摺桌吃橙都是非常擾民. 這些自由行, 統稱無公德者. 自由行另一個令香港人無奈之處, 乃推高了生活物品物價和造成缺貨, 北邊和羅潮接壤的母親們就經常因為水貨客大批湧入把生活用品全部掃走以至買不到奶粉.

以上這三種人, 筆者本人不否定的確給香港社會民生帶來很太困擾. 但是, 來香港的人之中, 也許每天有幾千, 也許一年有過百萬千萬. 他們當中, 有幾多是屬於會帶來麻煩的人? 而餘下的13億人口, 是不是又全是以上三者之中呢?

可惜的是, 現時香港的傳媒, 有意無意把「來自內地的人」都和「蝗蟲」劃上了等號. 這和把13億人當成13億蝗蟲有什麼分別呢? 很老土的一句, 你的祖籍是哪裡? 香港有九成以上的人都是移民, 如同澳洲也有很多移民.

香港人的血統不是特別高貴的. 有些人喜歡執著一詞:「港英教育」. 要是你對社會極有貢獻, 對英國歷史文化地理等等也有非常深的認識, 或者你是一個英式紳士淑女吧! – 我不知道, 也不會否定有這種人. 但是, 如果好像我這樣, 在香港成長, 只是一個標準普通人, 操廣東話寫中文, 憑什麼看不起其他人呢? 你有三頭六臂不成? 要是有香港人認為「比較高級」是因為懂得民主 – 首先不論民主到底是不是最好的政體, 但大陸有沒有民主有沒有方法上面書上不上到Youtube不是人民可控制的, 這樣就成了蝗蟲嗎?

單以學術或文化去比較香港人和內地人, 說「內地人沒有文化, 會在街大小便」這是絕對的歧視. 要是這些香港人有機會離開井底, 最好先看看中國各地大學的精英, 他們的成就不是假的. (雖然也有造假和買學歷的人). 回想筆者兩年前還在中大時, 學術能力很高的同學是極之多的. 更難得是, 他們100%都是說話斯文, 小聲, 而且用字很溫和的好人. 是會看到抄隊還罵人的內地生, 也有試過在火車上被自由行一掌推跌 – 我不是說笑. 他是故意的把我推開然後霸佔我的位子. 這些惡人真是存在的, 但不是所有中國人都是惡人. 又有一次, 看到幾個很小聲在討論行程的自由行, 三個女人就站在一角, 靜靜地翻著旅遊書, 有禮地問著車站的人員. 再有一次, 我和一個內地女人在等計程車, 她比我早來, 車子停在我面前, 我示意她先上, 她非常有禮地道謝: 謝謝!! 我真的很趕時間!!

這些小事, 是不會見報的.

然後那些醜事, 就會成為頭條.

別以為香港人很高級, 把大小二便的事當成新聞頭條的傳媒正正就是喜歡生事的, 唯恐天下不亂的罪魁禍首. 這些報紙總要有人買有人看才會支持下去. 是誰每天在看這些報紙呢? 一份生果一份方向, 佔了大半.

誰都會記得大量負面新聞, 議論紛紛, 看好戲是中國人喜歡的根性, 魯迅很早已經知道了. 香港人也不例外. 再看看今天的信報:

「有訴諸民粹的民間組織「恐嚇」,指每個雙非嬰兒一生要消耗香港納稅人100萬元,且令大學入學競爭更激烈。

不過,根據2011年9月出版的《香港統計月刊》,當中有關內地女性在港所生嬰兒的調查就顯示,雙非嬰兒父母的學歷與經濟能力,其實更勝單非嬰兒;由09年至今共四次的調查顯示,逾七成雙非孕婦屬職業女姓,當中四成人屬經理及行致人員,另約一成多屬專業人員;父親方面,逾九成人有工作,當中約六成人屬經理及行政人員,另約一成多就是專業人員;這些父母,逾六成擁有大專或以上學歷,如此看來,以香港的標準他們應至少屬中產一族,經濟能力也毋庸置疑,試問港人會否批評中產對社會貢獻不足?故就此認為他們是社會的負擔甚至禍港,絕對有欠公允」

願意報導數字的, 希望引起反思的, 卻未能如上文一般引起迴響. 是香港人一看到稍為正面的新聞便抗拒嗎? 還是已經決定把所有的問題都歸咎於內地人到香港, 忽視了本來政策的漏洞, 港人無權做主等等更根本的問題? 再陰謀論一點看, 兩地人民互相仇視, 會否也是一個局?

本人不反對大陸有很多害群之馬(難道全世界會有一個國家沒有害群之馬?), 但極反對把所有大陸人歸類為蝗蟲自視過高之行為.

(關注我微博@wongkiri 面書@Kiri Chloe Wong)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