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書雜記[3] : 中國人, 你為什麼不生氣?

 早在半個月前, 無意間在微博內地書友間得知龍應台的舊文章很值得一看. 於是這個新年, 初一至初三, 拜年回家後, 便一直躲在家中慢慢地看龍應台的舊作. 面書上有人告知, 看太多龍的政治有機會思想受到左右, 加上有看過的人推薦, 於是我揀著看了以下三本:

野火, 百年思索, 以及人在歐洲

野火集:

第一本野火, 是龍應台1985年的成名作, 當年出版僅僅21天便再版24次, 當中包括了作者最膾炙人口的文章: 中國人 你為什麼不生氣. 原文可在網上閱讀, 請按此

話說這文章寫成時, 已經是25年前. 可是當中提到的話, 提到的社會現象, 今天還在中國發生. 我暗暗把當中的情節和香港比較, 真心覺得香港真是一塊福地.

1980年代的台灣, 那時台灣人還會自稱中國人, 這是當年的情況.

「西方人來臺灣觀光,他們的旅行社頻頻叮嚀:絕對不能吃攤子上的東西,最好也少上餐廳;
飲料最好喝瓶裝的,但臺灣本地出產的也別喝,他們的飲料不保險。。。。。。」

今天, 我們都喜歡去台灣, 相信台灣的衛生, 但是大陸呢? 不要吃他們的冰淇淋, 因為他們停電了, 冰淇淋壞了再雪再賣…. 不要買水, 因為他們回收容器, 把自來水倒入去賣… 不要吃他們的牛肉串, 因為它們有「一滴香」, 還可以把豬肉狗肉塗成牛肉羊肉的味道…

「你疼愛的娃娃每天吃著,喝著,呼吸著化學毒品。你還在夢想他大學畢業的那一天!」

今天, 我們看著毒奶粉, 假的大米, 有問題的地溝油. 為什麼大陸人來搶奶粉, 因為為人父母都不想看到自己的娃娃變成結石寶寶. 父母沒有錯, 錯的是奸商. 為什麼奸商只賣人不吃自家生產, 他們說出口了, 因為他們知道現實!! 他們怕死!!

「我看見成百的人到淡水河畔去欣賞落日。去釣魚。
我也看見淡水河畔的住家把整籠整籠的惡臭的垃圾往河裡倒;廁所的排泄管直接通道河底。」

我想, 大家都知道烏坎村, 也知道千千萬萬個受污染的小村, 更加知道深入大西北的礦場, 有幾多人吸入太多的毒物, 一生就毀了. 香港人每年買入過多的不必要的東江水, 如有人去過東江的話, 準回到香港不敢再用水.

所以, 香港人會生氣, 會爭取, 會上街遊行. 我們不會再忍讓, 是對的, 正義的, 公道的, 要爭取. 想到這裡, 我真的覺得香港人很可愛, 很勇敢, 也很團結.

因為這一篇散文, 我突然對香港的好感度增加了. 這是我也意想不到的.

百年思索:

第二本看的是百年思索. 這本書推薦給對中國文化, 歷史都有一點根底的人看.

序文是一篇大學的演講, 叫在迷宮中仰望星斗. 這篇文章也有網上版, 可以 按此 觀看.

「人文是什麼呢?我們可以暫時接受一個非常粗略的分法,就是「文」、「史」、「哲」,三個大方向。先談談文學。我說的文學,指的是最廣義的文學,包括文學、藝術、美學,廣義的美學。」

文章是1999年的演講辭, 到今天更加值得我們重讀. 在現今的香港, 讀會計, 工程, 建築, 金融, 法律, 醫學, 做一個專業人士才是成功的人士. 所以學生都趨之若鶩, 人文科變成了「乞兒科」, 唸文科的都是未來買不起樓結不成婚儲不成錢, 做不成社會上位者的一群. 但是我們是否就可以不要人文科學? 文史哲到底讓我們得到, 看到, 學到什麼? 這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一個比「2012年春天會流行什麼顏色」, 「愛風五代什麼時候推出」更加影響一個人的一生的問題.

我認識不少專業人士, 他們可以是會計, 可以是醫生護士, 也可以是金融銀行界的精英. 誰說文史哲一定要在學校裡唸? 唸物理的人可以看梵谷的畫, 唸會計的人可以懂莎士比亞, 唸廣告設計的人可以做陶瓷. 人世間的美, 不是只靠五光十色的物質生活, 前人留下來的, 也是我們應該珍視的智慧星光.

書中有一篇提到明代之前, 中國的科學, 天文學比全世界都要先進, 可是為什麼天文學會變得裹足不前? 那是因為任何的科學都變成了政治的棋子了. 天上多發現了一粒星, 已經是一件影響到「王權神授」的事. 題外話, 這一篇文章很適合已經廢除的AL中國語文及文化科: 傳統科學的過去現在與未來作輔助資料.

人在歐洲:

第三本的人在歐洲, 推介給喜歡去歐洲旅遊, 特別是喜歡瑞士的朋友.

這本書和一般的旅遊書介紹吃喝玩樂不同, 全書沒有一頁圖畫, 你只能透過龍應台的文字去了解一個國家. 作者給讀者展示的, 不是我們都知道的瑞士的漂亮的一面, 有更多生活的體驗和人在異鄉的感受, 例如歐洲人到底如何看亞洲人 – 老實說這些都是非常有意思的文字. 除了知道瑞士有酒店管理, 可以滑雪, 福利很好, 有什麼我們是知道的?

原來有很多南斯拉夫人為了瑞士的福利, 去瑞士生小孩再什麼也不幹. 看著多篇有關瑞士人對這件事的做法, 及政府的解決方法, 我發現香港也許正有瑞士當年的麻煩. 所謂鑒古而知今, 大約就是如此了. 不知道香港政府又是否可以立法去解決問題?

(關注我微博@wongkiri 面書@Kiri Chloe Wong)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