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距二十分鐘的天和地

這是一件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早上, 天寒地凍冷冰冰, 我帶著咳嗽, 看完中醫, 正趕著去工作的時候的一件小事.

十時的深水埗地鐵站. 入閘後, 都X日報等免費報紙在架上只餘下數份寥寥無幾. 一個老婦人偷偷地抓起了三數份, 正打算塞入她髒兮兮的超市膠袋中.

那些派報員, 虎背熊腰的中年女人發難了:「阿婆又係你! 講左幾多次唔可以拎呀! 我好難做架!!」

中年女人三五成群衝上去, 把阿婆厚著面皮要把報紙塞入膠袋的手從袋中抽出. 阿婆不肯, 她們用強的. 幾份報紙在數個女人手中被弄得縐巴巴的. 阿婆屈服, 中年女人勝利. 可是報紙已經不能放回架上, 中年婦們把報紙投入專用的回收箱. 這些回收箱也是有人看管的, 深水埗好像這個婆婆的不只一個人. 中年婦們如同侍衛, 把守著這些新報紙和舊報紙.

這個偷偷地拿一堆報紙的阿婆可能是想要點紙去賣錢. 把紙弄濕了還可以加點重量呢. 而中年女人也沒有錯, 在最低時薪保障下, 她們用自己的努力保住了報紙. 大家都是為了在這個生活指數高的城市生存, 用自己的力氣換取食物和金錢.

二十分鐘後, 列車進入中環站.

只不過是二十分鐘, 中環站和深水埗如兩個世界. 偷望一下都X日報的櫃位, 已經沒有中年婦了. 街上的人來去如風, 衣著光鮮. 地圖前有遊客, 亞洲的歐美的都有. 還有很多名店紙袋被拋棄在垃圾箱旁邊 – 是那些購物後騰不出兩手再拿更多東西的自由行整理行裝後留下的. 如果論重量, 這些無人理會的紙袋, 可能已經比三份報紙要重.

我們居住的香港, 一向以中環為中心, 在這裡工作是「榮耀」, 即使只是一份九千元的文員工作. 去IFC吃一個好一點的午餐要一百元以上, 整個商場都是漂亮的衣服鞋襪化妝品, 踏著高跟鞋的白領儷人掃著iPhone 4s, 蘋果專門店人頭湧湧. 站在IFC的辦公室居高臨下呷一口咖啡, 望著對面海的文化中心天星小輪如同玩具. 有時雲層低時, 辦公室在雲端之上, 如同仙境.

深水埗, 被稱為全香港最貧窮的地區, 也是一個「民以食為天」的地方. 九龍城和深水埗, 無數的老字號, 價廉物美, 象徵著典型上一世紀小市民的生活. 無數的劏房蝸居著小市民, 他們每月付出尺租比半山可能還貴的租金, 居住在一個床位和幾尺平地之上. 街上的木頭車上有報紙, 紙皮箱, 舊雜誌, 旁邊坐著正在稍息的佝僂老人. 長沙灣政府合署一直排著長長的人龍, 原來是在排隊拿月曆 – 那些公司間互送, 在很多公司的辦公室都多得不得了, 最後在後樓梯成為垃圾那一種.

有一次, 經過一間相信頗為著名的腐竹店, 早上不到九點已經看到排隊的人群.

有兩個人在附近看著, 其中一人不經意說了一句: 「其實加價便可以減少排隊的人, 又賺到一樣的錢了!」

另一人說:「這些小店, 就是不願意加價, 希望服務街坊呀. 窮人都可以吃到好東西, 不好嗎?」

我心想, 深水埗的確破爛又骯髒, 表面上和中環相比就如灰姑娘和公主. 香港除了金融, 除了甲級寫字樓, 還有很多香港居民在努力生活, 為社會作出不同的努力, 以自己的能力換取可能十元八塊的工資. 但是這些市民身上所發的光芒, 不會比維港兩邊的霓虹燈要失色.

(關注我的微博@wongkiri 面書@Kiri Chloe Wong)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