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她錢, 還是給她麪包?

某個星期六夜晚, 在北角友人的家盡興而返. 地點在保壘街, 街尾有一條樓梯, 大約可以勉強容納兩個人的闊度. 樓梯有點斜, 夜晚十點左右已經是無人又黑暗. 我和同行的朋友一前一後, 用最快速度離開了這小樓梯. 離開了小樓梯, 新光戲院在對面馬路遙遙在望. 早幾個月前說本要倒閉的新光戲院, 總算站穩住腳了, 北角這個人口老化的區民, 公公婆婆們還能享受他們喜歡的娛樂.

在黑暗的樓梯轉下來便是繁華的大街. 這種情況在香港比目皆是. 大街五光十色, 但居住在小巷子裡的, 普通的香港人, 還是佔不少的. 就拿北角來說吧, 這裡雖然是個舊的住宅區, 但樓價也不低, 丹拿花園好, 港運城好, 也是要一點「中產」, 一點「有少少錢」才住得起的地方. 比起深水埗的「劏房」, 北角已經是很「高級」的地方.

在這「高級」的地方, 在這星期六的夜晚, 有個佝僂的身影正在關閉了的銀行門口石階上擺賣. 夜晚銀行門口還是燈火通明, 在細雨的夜晚中, 這些燈火發熱發亮, 比起其他地方的石階要明亮而溫暖.

你和我也一定見過這些老人家.

在不同的地區在不同的街道上, 一個老人張開一塊不大不小的布, 上面零星的放了點東西擺賣. 有時是手錶, 有時是快餐店玩具, 有時是計算機, 或者一些零零碎碎的東西. 他們沒有標價, 老人也不關心有沒有人問津, 月復一月年復一年地擺賣. 情況有點似鴨寮街.

有時我很好奇, 到底他們是否關心東西可否賣出. 也會暗想這些老人家是「孤獨老人」還是有家人卻寂寞的老人家. 深水埗近太子就有幾個小攤, 幾位「小販」總是在談天, 擺賣是其次, 聯誼才是目的. 但也有一些老人, 是以這些賣東西的零錢去維持生計, 換取維生的食物. 有時停下腳步, 想放下一點錢, 卻有些怯場.

老有所依, 我不知道這些老人家是不是都老有所依.

社會教導大家, 不要幫襯無牌小販. 我相信, 這些老人家, 很可能也是「無牌小販」.

大約十年前, 已經過身了的, 父親的婆婆(即是我祖母的母親)也曾經在火車站天橋擺賣. 老人家賣的是自己種的植物. 當年她大約九十歲左右. 家裡不是沒有吃的住的, 但老人家一生人勤奮, 不喜歡游手好閒. 後來聽說她被小販管理隊趕, 氣得生病了.

旺角行人專用區, 佳記小食外面, 長年有一位婆婆跪在地上, 等待好心人施捨.

路過的人很多, 給錢的人不算多, 但婆婆的膠盆裡也有二三十元. 朋友說:「有些乞丐是有幫派的, 也有一些是專門從大陸來, 沒手沒腳的, 是專業討飯.」

我說:「但我們又怎知道這些公公婆婆是真的窮人還是幫派操控?」

他說:「所以有次我買了麪包給她. 」說的是小食店外的婆婆. 「她吃嗎?」「嗯.」

如果操控乞丐的幫派要的是錢, 至少可以送這些可憐的人食物?

沒手沒腳的, 年紀老邁的, 或者穿著僧服的… 擺賣, 行乞, 愈來愈多. 再多的善心, 可能被人利用; 對長者的同情, 又害怕被當成憐憫傷害了他們的自尊.

或者應該好像朋友做的, 給他們一點食物, 一杯熱飲, 比放下錢更加好?

你, 又會怎麼辦呢?

後記: 記得早幾年香港的佛教團體發出了聯合聲明, 指僧侶不會沿街化緣. 近年香港多了很多穿著僧服的假僧侶, 這一點希望大家警惕. 如果有錯, 也希望留言指正, 感激不盡!

(關注我微博@wongkiri 面書@Kiri Chloe Wong)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