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追求GDP為整體目標,我們追求GNH(Gross National Happiness)

2012年3月16日, 我在信報讀了一篇很不錯的文章, 提到國家到底以經濟發展為依歸還是以人民快樂為目標.

「快樂是虛無縹緲的東西,如果非要有個具體的距離,那大概距離我們兩千多公里,高度是海拔兩千四百多米,而且在喜瑪拉雅山的南部;沒錯,就是被譽為世界最幸福國家的不丹。上月來自不丹的八十後寧波車來港,為港人指點通往幸福快樂的天梯,發現這把梯就在我們的心裏。」

原文貼了上面書, 文章是公開的, 可以在 這個連結 中看到.

在去年的11月, 不丹的國王和王妃曾記到訪日本, 那時我正好在東京. 不丹國王伉儷的笑容和身影迅雷不及掩耳地俘虜了日本千千萬萬國民的心, 也同時俘虜了我的心. 他們那種怡然自得的, 氣定神閒的微笑, 是我沒有在大都市看過的.

當時, 香港媒體也有介紹, 大家可以在 這個連結 看一下.

「年輕男子對一個七歲女孩子說:「等你長大成人了還是獨身的話,咱們就結婚吧。」

男子十七歲,不丹王子旺楚克;女孩子吉增.佩馬,雖是他的遠親,但是平民。十四年後,2011年10月,兩人如約成婚。

這不是天方夜談, 是不丹的真實故事.

我老是有一種錯覺, 不丹是童話裡的國度, 它太不真實.

「不丹國民人均年收入只有14萬日元。總GDP也只有15.6億美元。在經濟上不能說是有「餘裕」,但是,從國王伉儷的舉手投足上,處處都顯出「餘裕」。不是做出來的,而是只有真正有「餘裕」的人才能散發出來的,而又隨時隨地可以與他人共有的寬裕的幸福感。」

金錢帶給我們短暫的快樂, 但真正的快樂, 往往是錢買不到的.

不過, 在要得到基本的幸福和安穩之時, 錢的確非常重要, 尤其在香港.

有朋友要生小孩, 擔心沒有錢住私家醫院. 有朋友想結婚, 但卻沒有幾十萬首期. 不是因為他不節儉, 而是因為他要代父母還債.

對於什麼叫「錢不是萬能, 但沒有錢萬萬不能」, 相信大家都非常了解. 但是有錢的人, 卻不一定會很快樂.

錢到底多還是少, 不同人的概念還不一樣.

舉一個例子.

記得去年, 有一位不太多來往的女性朋友很興奮地告訴我, 她交了一個新男朋友, 對方是一位i-banker – i for investment. 「做銀行」和做「做投資銀行」並不一樣, 「做銀行」的朋友, 由櫃位到技術支援, 由股票到借貸, 我認識的很多. 但和「投資」有關的, 彷彿加上了一環「金圈」. 她說, 以後她不用再吃大家樂了, 因為男人會每月買禮物給她, 會請她去日本. 每月只有九千元工資又有什麼問題? 做著名媛的美夢, 她很快樂. 似乎是.

不知是不是看太多「王迪詩」專欄, 還是金融海嘯時的大規模「起底」, 原來在做投資銀行的人都非常發逹 – 不是單指行業發逹, 是指banker們都發逹了. 於是, i-banker成為了「筍盤」- 連「蘭開夏道」專欄的女主角的Plan A都是一位banker.

然後, 有天一位明明是「三高」-「高學歷, 高個子, 高收入」的banker說, 他老是追女食檸檬. 所以, 掙得「相對上多錢」的banker也不一定快樂.

至於他被拒絕的原因, 就更加惹笑了. 

原來banker雖然很受女性歡迎, 但卻是因為「收入高」, 可是「收入高」之餘還是「花弗」, 「喜愛夜蒲」, 以及「高風險投機型人物」. 這些評價本人也略略聽聞, 不過這就和「香港人都是狗」一樣, 大約都是因人而異. 總不會每個banker都是人渣, 之不過好像高盛(goldman sachs)主管離職時在紐約時報的撰文中提到同事如何當客人是「布公仔」(muppet)去玩弄時, 就會有一種「啊, 這些人果然都是X街, 怪不得有雷曼兄弟事件, 怪不得公公婆婆們在痛哭. 」

所以, 原來「三高」都是可以「不太快樂」的.

對於金錢, 不丹國王在對日本大學生交談中,以手機的普及為例,指出經濟、物質生活的富裕而帶來的貧富差別和環境破壞。提到解決這些問題的關鍵在於價值觀、正義感和誠實的重要性。

「國王所談的不是GDP而是「GNH(總幸福指數Gross National Happiness)」。這不是現在流行那種只是為了吸引人眼球的新指標、新概念,而是上一代不丹國王在近四十年前開始提倡的,其中包括:心理幸福、健康、教育、文化、環境、交流、(良好)統治、生活水準和自我時間的自由支配等九個大項目,及七十二個派生項目,並且有一套完整的調查統計方法。據說對一個調查樣本(人)所花費的時間要五個小時。

國王所提到的「價值觀、正義感、誠實」,在中國已經是「令人恥笑」的概念了。有一句北京俗話,叫作「被OO催的」。意思是為某種迫不得已而整天忙碌。現在回到國內,四周就好像總是「被OO催的」,被「金錢」?被「房產」?被「物質」?當然不僅「物質」,精神上也開始「被催」——道德、良心、人格……的「反省」。」

雖然我們生在香港, 要政府好像這個小國一樣是不可能了, 老實說我們也擔心樓價會大跌, 股市會大跌, 但是不跌又飲恨, 自己何時可以買樓? 或者在日常生活中找尋快樂, 還是可以的. 有飯吃, 有屋住, 有朋友, 有家人, 偶爾可以去去旅行. 國王的話, 聽聽試試無妨.

知足常樂, 或者也能在這鬧市裡找到一點快樂. 而這些快樂, 並不需要你去排隊買限定品, 和人比較誰的包包比較貴, 吃的比較高級.

(關注我微博@wongkiri 面書@Kiri Chloe Wong)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