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3.23 星期五 先暖後涼

有些時候, 我會想, 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一個月後, 或者一星期後, 我還會記得自己在某個時空下幹過什麼事嗎?

於是我決定, 記下2012年3月23日, 一個平常的, 又似乎不太平常的星期五的生活. 我的腦子到底在想什麼?

在踏入3月23日凌晨時, 我正在和大學時的好友T小姐聊電話. 早一小時我在微博看到她的一段話, 突然有一點感觸. 天氣的變化讓人無所適從, 政治的環境令人心惶惶, 再加上一些無無謂謂的傷春悲秋, 我們竟然也聊了約一小時.

早上八時左右起床, 第一時間看手機上的報紙. 豬也好狼也好, 假如一切都是天(朝之)意 – 那香港人其實沒有什麼好想的. 反正我們都只是個小市民, 上面換了幾多人, 如何腥風血雨, 和我的工作, 似乎未有直接關係. 要是有白色恐怖有損言論自由了, 可能我的部落格會不能再在大陸地區瀏覽 – 這個比較切身. 誰知道今天還有面書, 明年今日還有沒有?

試一試那個popvote323, 進入不能. 連試五次, 無奈放棄.

起床吃過早餐, 搽點護膚品. 快30的人, 再懶都要做保養. 這習慣才開始了兩個月. 整理一下這天要用的東西, 盤算一下今天的行程, 中環, 午餐, 然後入新界, 再出中環 – 這晚在蘭桂芳有飯局, 十來人. 中環新界中環, 光是下班時間的車程就頭痛了. 很佩服住在新界在港島工作的人士, 那是一段很艱苦的旅程. 要是在中環還好, 金鐘的人潮要等四輪才可以成功躋身上車.

預備出門. 這天我因整個星期睡眠不足, 還有各種事務, 早有點筋疲力盡, 頭痛了幾天, 飄浮了幾天. 想了想, 夜晚還是安靜一點吧, 快三十的人了, 身體好緊要. 不太情願地在wtsapp跟晚上的飯友們說抱歉, 拿起那個幾公斤的tote bag便出門.

第一場的工作在中環. 工作完成後兩點左右. 本來在中環的朋友很多, 但是兩點是大家午餐時間完的時間, 我唯有一個人去午飯, 而且我也清楚知道自己還有下一場. 在pret a manger看看有什麼好吃的, 熱食只有三款 – 中環一向沒什麼好東西吃, 除非你月入很高, 不介意一個午餐幾百元. 一個人去吃幾百元午餐, 不是我的做法. 第一, 貴. 第二, 一個人, 好無聊.

買了個豬肉卷, 配一個巧克力慕絲, 60元. 幸好是環境安靜, 旁邊都是洋人. 正打算安安靜靜地吃個午飯, 突然來了一堆自由行, 中國老鄉嗓門大, 很難不察覺. 吃完午餐上上網, 補補手機電, 又慢吞吞走到車站去.

在車上本可一直坐到太子 轉九龍塘, 一上車便重開popvote, 豈料又開不到. 鍥而不捨地按按按, 也是沒法. 突然聽到身邊的少女讓座, 原來有一對老夫婦上了地鐵. 當仁不讓連忙彈起身, 招手老夫婦一起坐下. 我又提着那個幾公斤大包站了一會. 到了旺角, 老者拍我的肩:「妹妹你坐, 謝謝你呀, 我們到了!」

讓腳休息了不夠五分鐘, 轉車, 再轉車. 很快到了沙田. 在書店看一會書, 暢銷書琳琅滿目, 看到一本pierre herme的食譜. 和我無關, 此店食物好吃, 我卻手殘, 食譜再詳細也不會對我起作用.

午後的工作結束之時, 已經是六點半. 拖著疲憊的身軀, 在月台等火車. 咦對面的火車發出怪聲? 月台很多人在望, 但又沒什麼事. 下一班列車很快來到, 魚貫擠入車廂
. 天文台說今晚會轉涼, 看來這件中褸是不太夠暖了, 手指冰冰的.

查看手機, 一大堆未讀的wtsapp群組訊息. 原來和中學同學的M君在大圍站曾經同時出現? 他正在大圍站參加323港人投票. 我記得BBC都有報導港人網投遭黑客攻擊之事, 香港人是最唔激得的, 你愈禁止, 更加加強了港人的團結力. 我不知道狼上台的話, 會有幾多人七一上街? 我甚至不知道, 燭光晚會會否受影響?

近日絕對是一個多事之秋. 每天新聞層出不窮, 你想不出的都可以成為「事實」. 哪些是通過了「阿爺」的, 哪些是「空穴來風」的, 小市民不知道. 唯一知道的是, 天, 好像要變了? 還是天一直沒有變, 只是大家是溫水煮蛙中的蛙, 太過後知後覺?

其實, 沒有人知道.

在車上的時間, 除了面書和微博, 自然也抽時間再上popvote. 非常不幸我還是無法連上. 最近發現微博真的很喜歡刪文, 早陣子外國傳媒不是說溫爺爺要平反那個什麼門事件嗎? 發一個博文看看, 無聲消失. 然後, 收到「系統管理員」通知, 我的幾句寥寥十數字, 違反了什麼什麼. 再貼圖, 沒有字, 很快被廣傳. 不過這次也只維持了三小時.

有朋友勸:「不要為了這些得罪某些_ _ .」

所以呢, 風花雪月盛行, 敏感話題要自己collect skin.

總算站到紅磡. 這天我來這裏, 一來要轉車去尖東, 二來, 我約了買家交收. 網拍已經踏入第13年了, 換句話說我的人生中, 網上收入一向是「外快」 . 紅磡站收音奇差, 不排除是「數字台」的問題. 好多人湧去理工大學, 因為理工大學有投票站. 看即時新聞, 好像入夜後還有幾百人呢.

我再試popvote, 還是不行.

交收後到尖東去. 剛才忘了補充, 這天家裏有「50後的宴會」, 所以我要避席, 把場地留給50後的父母, 讓他們和老朋友相聚. 一個人星期五夜晚去尖沙咀閒逛又無聊, 於是把正在進修的T小姐找出來, 兩個人去吃了個台灣牛肉麵, 然後再去逛一陣街. 在uniqlo買了件新出品的無咀貓上衣, 心滿意足各自回家.

可是我這無聊人竟然在送走T小姐後還在hea, 慢慢地從這裏走到那裏, 又從那裏走去那裏…. 於是我的星期五, 不但有港九新界一日遊, 還有腳骨力鍛鍊.

如同iphone最後20%電力會變紅色警示, 我也在半條人命下回到家. 50後宴會還在進行. 天! 原來已經11點了. 草草整理一下東西, 打打招呼, 快快洗澡, 便爬上床. 明天我還要去投票站! 下午還有工作!!

無聊地眷戀地燈紅酒綠, wtsapp看看中環那邊飯局怎麼了. 原來已經完了.

「人家問起你為什麼不來呀!這裡有你不認識的新朋友很想認識你呀!」

嗯, 我想我是太累了. 而且, 感到開始「嚟料」了. 我腳抽筋了一整晚.

(關注我微博@wongkiri 面書訂閱@Kiri Chloe Wong)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