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入老香港❤走訪上水廖氏圍村

本土文化研究不是新事物, 不過近幾年似乎開始受到各界關注. 2012年3月15日海洋公園的香港老大街開幕, 更令街頭巷尾翻起一陣那些年熱. 很多人以為香港就只有一段又一段的殖民地歷史, 卻未有想起香港既有宋王臺, 其實很久之前香港已經有人居住, 而在上千年前已經在香港定居的, 聞說就是所謂的原居民了.

我的母親是上水廖氏的後人, 所以換句話說我也是半個香港原居民 – 而上水的圍村, 也是我經常會去探親的地方. 要是我娘是男孩, 還會有丁屋呢(按: 要是我娘是男孩, 我不存在在這裡了啦!!). 新年分豬肉, 還有爆竹, 盆菜, 清明重陽拜山食山頭, 以及十年一次的打醮. 至於葬禮, 雖然不太想重提, 我也是參加過兩次的. 記憶中大家要根據輩分穿不同的衣服, 在村邊的屍亭守夜, 真正的披麻戴孝圍著村子招魂, 最後抬棺上山, 入土為安, 七年起骨, 如同看古裝劇.

有關上水圍村的歷史, 網友推介以下一本書:

上水鄉 六十年一屆太平清醮特刊

主編: 謝德隆

這次貼的圖是2012年的農曆年初一入村的紀錄相片, 希望能引起年青一代對香港本土文化歷史的興趣!

(如果有任何問題可留言, 我盡量嘗試回答, 但不要期望我是專家)

Q1: 怎樣入村? 聞說在內隨便泊車會被放車胎氣, 也沒有車位?

一般來說, 在上水車站出發, 你可以走路或者搭的士入去圍村. 不用擔心會有人打你, 村民的額頭沒有村民二字, 但始終是住宅區, 希望來客保持安靜.

如果要開車來, 可泊咪錶, 亂泊車的確不太好, 有聞說過四車胎同時被放氣的事情, 不知真假?

例如一些沒有咪錶的車位請避之則吉. 你不犯人, 人不犯你.

Q2: 村中有有趣的傳說嗎?

既然是講古, 就說些不科學的東西吧.

話說我娘出生時(1950年代)村中還有巫婆, 病了要飲符水, 小朋友出生時會有來說預言的女人, 到1990年代我還聽過有問米婆的存在. 至於我個人也在2003年到這村子做考察時遇過疑似撞邪的經驗, 幸好得到外祖父的亡靈出現相救, 連忙跑回祖屋給外祖父的靈位打招呼問好.

這是村中的井頭, 至於以前沒有自來水時是不是用這個, 我就不知道了. 但我小時候(1980年代)還有很多上上世紀(19世紀)出生的七八九十歲老人在此打「天九」. 我的外祖父也很長壽, 90歲左右的壽命. 我娘有十兄弟姊妹, 如果我沒有記錯, 我有六個表姊, 三個表兄, 五個表弟, 一個表妹.  

Q3: 村中有什麼可走訪的生活中的文物:

這個OMEGA形的東西叫「鑊耳」, 因為似中式鑊的「耳仔」, 是傳統的磚屋建築物特色.

在村中愈來愈少了, 再不看, 拆了就不用再看了啦!

在村中走經常會看到的走廊

有些村屋上還保留了以前的裝飾插畫, 不過太遠了, 看不清楚在畫什麼.

不同的房子, 如同看一座活生生的博物館.

新年時, 可以看到放爆竹. 那天很冷, 我趕去時, 已經放完了…

有朋友是鄧氏的後人, 正巧大學時參觀過他們的祠堂. 相片已經不在了, 但是那份莊嚴, 特別是那座神主牌山黑壓壓的一群列祖列宗, 依然記憶猶新. 其他的圍村還未有機會進入, 希望地產霸權不會入侵, 讓這些傳統村子可以一直保持下去.

我們現在朝著廖氏圍村內最重要的祠堂走去. 祠堂後面是一所小學的舊址, 但我不知道我娘是不是在那裡上學的.

農曆年初一, 廖萬石堂並沒有開放. 我建議大家自行去參觀, 裏面有很多值得細看的建築特色, 而且有不少清代進士及第等等的牌匾. 廖萬石是指官階至萬石的意思, 古時工資以石作為計算, 是頗高的官位.

在中大圖書館能找到不少廖氏的典藏, 例如族譜, 我的表兄弟的名字都在上面, 一面追蹤上去, 我也曾經追過二十代左右的先祖名字呢!

想到一個家族可以幾十代地流傳下去, 就覺得人類歷史真是奇妙.

透過鐵閘, 給大家拍了點照片.

Q4: 有沒有個人心水必看景點?

這棵老樹, 樹下有很多土地公, 大約是搬家或拆屋時搬出來的, 被村民們集體供奉著.

Q5: Kiri是哪個祠堂/那一支的後代?

以本人所知(聽長輩和道聽途說的資料), 如有錯請指正.

村中最有名的是廖萬石堂, 也是最漂亮的, 但其實我娘的一枝並不是廖萬石堂的, 而是這間廖明德堂的. 話說最早期廖氏有兄弟三人, 不知第二還是第三是這個廖明德堂的. 看舊相片, 我的百日宴是在這裡擺的. 為什麼知道是在這裡擺的? 因為…

因為我看到在那些1980年代的, 我是百日嬰兒的相片中, 這個東西屢次入鏡. 而這個東西就在廖明德堂正門對外的牆壁上.  

這就是我進入不知幾多次, 抱著半個村民身份多次進入過的祠堂. 沒有廖萬石堂氣派, 但有感情.

慎終追遠, 民德歸厚.

在廖明德堂的對面有一間保存完好的磚屋, 老實說這間我沒有進入過.

上面提過我們的祖屋. 由於家族太多男丁, 也不太清楚自己的祖屋是哪. 不過如果算小時候感覺最舊最老, 外祖父母也在生年代的房子, 是在這邊走入去的一間舊磚屋, 有木門, 有灶, 不過已經拆了不知多少年了, 也許我只在小時候去過吧!?

有留意過RTHK等媒體製作的節目或者上歷史課時聽過老師說, 都可能會知道他們在香港植根多年, 現在依然是龍頭大佬, 有些習俗連政府都不會干預, 最近的村屋僭建未知又何去何從?

P.S. 如果你對香港傳統文化遺址有興趣, 歡迎再閱讀以下的文章:

大埔碗窰的紀錄文 https://www.kiri-san.com/blog/articleDetail/1060.htm

「有一天, 我在朋友的生日會上認識了這個”當年的小男孩”. 感謝這位今日年紀已經三十開外的男士, 帶我走了這個村落一遍, 還聽到了這個他和他父親的故事….」

(關注我微博@wongkiri 面書訂閱@Kiri Chloe Wong)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