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 我家的寒酸地布

星期日坐在客廳一角吃早點, 雙眼無意間看到了平日不會注意的事物.

這已經不流行的小藤桌, 已經30多年了吧. 那張按摩椅, 墊起雙腿的小椅10年前已經壞掉了, 中間陷了一個洞, 放個軟墊又可以多坐10年. 門前的地布是用舊了的毛巾剪出來的. 家中沒有什麼奢侈的東西, 電視旁的石膏貝多芬, 是20年前在佐敦看到一位內地來的賣藝人親手製作的, 當年只賣30元. 陽台上的盆栽, 包括蕃茄香草等等都是自己種出來的. 茶几上的報紙根據ABCDE版整齊整理好, 角落有一些鋁罐預備拿去回收. 這簡樸得近乎寒酸的房子, 是我居住了10年的家.

從小開始, 家中便是這樣子的. 幼承庭訓, 可以用的東西都不會拋棄, 不用的東西捐贈送人. 雖然我小時候也有一些很美的法國童裝 – 姨媽在出口法國童裝的公司工作.

5歲那年, 發生了一件很影響我的事. 父親工作上認識的人來我家探訪. 太太珠光寶氣, 一看便知是貴婦人. 兒子比我年長數年, 印象已經不太深了. 探訪過後, 我們家後來收到他們的禮物 – 一些有可愛的鴨子圖案, 小動物圖案的, 漂亮的地毯. 是放在門口, 小小的那一種. 我看一看我們把舊毛巾放在大門口, 明白了一些事情.

那次之後, 我也沒有再怎麼見過他們這一家. 或者我們家和這種家庭比較格格不入. 父母小時候很窮, 50~60年代出生的香港人都知道生活不容易. 我曾經懷疑父母長大了大學畢業了去英國留學了, 我出生的年代已經是經濟起飛的黃金十年, 為什麼我們家還在用這一種寒酸的地布. 到其他小朋友的家裡, 小地毯都是新簇簇的, 在JUSCO, 或更高級的SOGO買回來的. 可是我的玩具從沒有欠缺過, 衣服也是很多的, 雖然不是Dior或Gucci出品. 學校更是唸當年很名貴的國際幼稚園, 母親一個月的薪水才夠付我一個月的學費. 每年更帶我到世界各地去旅遊.

到我一個人在外地居住時, 我也習慣了把舊毛布拿去作地布. 床單是自己去日暮里布市場剪回來的棉布. 雖然衣服還是很多, 但90%是在網上或二手店買回來的新淨衣服. 毫無疑問, 這些行為令我的生活省下了不少錢. 所謂小富由儉, 就是這樣. 當年我的父母, 大約就是這樣辛苦地白手興家, 每年去旅行, 及在教育上給我最好的一切.

如果, 從小開始我便由地布開始使用最高級的連卡佛家品, 我不會接受過差一點的生活. 為了小心不弄髒地布, 我會在家也小心翼翼, 令家變成酒店.

同樣是一件衣服, 在連卡佛花二千元買到了虛榮感, 在社區的二手店用二十元買到了滿足感. 需知一個人的品味不是用錢堆砌, 是用眼光交織而成. 雖說, 這個想法, 在很多香港人眼中, 代表寒酸.

曾經我也是個喜歡追新貨追名牌的女生, 可是到某天我發現原來二千元二百元二十元穿在身上, 除非是品質太離譜, 基本上沒有什麼人會留意到你身上東西的價值, 除了部份人會用白鴿眼去品評你衣服的蕾絲是否和專門店一樣, 是專櫃貨是淘寶貨還是高仿山寨貨. 真正的朋友並不會因為你家的地布不漂亮而離開你, 更不會因為你的衣服不是I.T.代理, 不是親自去外國購入而嘲笑你.

所以, 這些用舊了的毛布, 變成了地布, 物盡其用, 是環保, 是節儉, 同時也是小時候家庭教育的一部分.

(關注我微博@wongkiri 面書訂閱@Kiri Chloe Wong)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