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我勞苦功高的母親: 第30個母親節

今年是我娘渡過的第30個母親節. 30年前的今天, 20幾歲的她挺著大肚子, 幻想著即將來臨的小生命. 那時她還在上畢業後的第一份工作, 父母還在生, 弟妹們還在求學. 她是一位年輕的英文老師, 在自己的母校任教.

在小生命出生前幾個月, 她們要籌備奶粉錢, 要預備各種東西, 雖然小生命未來到人世, 卻已經足夠讓準媽媽忙碌非常.

高中的學生不比她大幾年, 都在期待老師的小嬰兒的出生, 他們成為哥哥姐姐.

小孩出生後, 家裡並不很寬裕, 但比起50, 60, 70年代出生的小孩, 無疑是幸福的. 小時候我們一家三口, 住過上水, 也住過元朗. 放學後, 母親100磅不到的身軀, 背負著日漸肥胖的我-我小時候是個胖子, 一步步走上斜坡. 我不知道母親的力量可以如「大」, 其實她不是很健壯, 那不過是她不想吵醒小孩, 所以硬著頭皮背負上去.

幾年之後, 我們搬出九龍, 母親的月薪用來支付我的高昂幼稚園學費. 幼稚園很多媽媽是兼職工作或全職主婦, 她要兼顧高考英文老師工作, 又要給小孩的書包, 手帕, 校服繡字, 還要在各種活動亮相. 有些時候實在太忙了, 交由妺妹代管小孩. 所以, 我有很多姑媽姨媽, 她們全都是我的「第二個媽媽」.

進了小學, 我沒有很認真學習, 也沒有理會父母, 青春期反叛開始得很早. 中學一年級, 學校強制性啦啦隊我回家太晚, 她去跟學會的人說, 說得激動處把人家教練罵哭了, 結局是我成為全校唯一不用去每天當啦啦隊的學生. 這件事我介懷了七年中學生活, 覺得母親做的事「語不驚人死不休」, 現在這種家長有個新名詞, 叫「怪獸父母」, 他們太過緊張子女. 有怪獸家長自然有港孩, 我是比千禧年港孩早20年的港孩始祖.

大學生活, 我有我的一套, 母親的話什麼都不會聽. 大學畢業, 留學, 基本上都沒有怎麼理會過父母. 留學時搬家要錢, 才突然找母親. 母親手頭沒錢也不知道如何辦國際匯款, 父親不在香港, 找來父親的弟弟幫忙. 兩天之內我的戶口裡多了100多萬日幣(當年7萬港幣). 作為伸手階級, 沒有怎麼體諒過父母, 還老在埋怨母親的社交圈子一定是太小了, 眼光少會那麼短淺, 不了解世界的日新月異. 那是一個「型咗先算」的潮童歲月.

學業完成, 終於在打工了, 轉眼已經24歲, 母親也快50歲了. 總算我有自己收入, 不再做伸手階級. 母親的專注到了預備考大學的弟弟身上, 而他竟然在令人跌眼鏡的情況下, 考不入香港大學. 最後, 母親50歲了, 還要努力工作供18歲的兒子去外國唸書. 這幸福不是必然的, 我們都清楚知道. 但是口裡是不會說一句感謝.

人往往是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25歲我結婚, 母親有微言. 最後, 28歲我離婚, 年少氣盛的我以為母親的眼光短淺, 她卻預知了女兒不幸的婚姻. 預知, 沒有極力阻止, 是尊重女兒的選擇. 她是一個最現代, 最開明的母親.

去年農曆新年之前的幾天, 我因急病入院, 要馬上動手術, 她來了一晚, 第二天來不了. 她本來是一個很受壓力的女人, 很堅強, 至少在人前裝得很堅強. 可是她受驚過渡, 病倒了. 我的前夫沒有在醫院陪同我做手術, 他選擇了工作. 我的麻醉藥醒過來時, 聽到母親在罵他「老婆做手術也去上班」. 他連忙去買了玫瑰花回來, 拍照, 上載面書. 母親是不會為了面子去照顧女兒, 但男人會為了面子去照顧女人, 然後UPLOAD.

離婚後, 我又回到了家中. 在社會一片盛女中女三十爛茶渣聲中, 我慢慢地開始新生活. 父母都小心翼翼地照顧, 恐嚇曾經滄海的女兒再一次受傷. 母親沒有再提往事, 也沒有刻意安排什麼相親. 一切順其自然. 她只會在旁邊說: 一個和你有相近背景, 價值觀的人, 很重要. 我心想, 如果找不到, 永遠在這個家做女兒, 也很好.

母親退休了, 她每星期都有不同的聚會, 幾十年來的學生輪流拜訪. 她是一個最有能耐的母親, 管住了家庭, 養大了孩子, 教化了學生. 可是她沒有每天過舒適的生活, 她報讀了課程, 學風水命理, 學犯罪心理, 現在她成為了一位義工, 幫助有需要的人. 每天她還抽時間去學習電腦. 所以, 我寫了這篇文章, 希望我的母親, 我的師長前輩, 我的朋友, 我的讀者, 我的學生, 都能分享我對這位慶祝第30個母親節的母親的尊重和懺悔.

(關注我的微博@wongkiri 面書訂閱@Kiri Chloe Wong)

圖片1 : 我和母親及弟弟, 2009年攝於英國.

圖片2 : 不擅女紅的母親早年為我的幼稚園書包繡上的名字.

圖片3 : 母親厲行節儉, 我幼稚園時的薄被子, 現在成了地布. 上面親手繡的名字還清晰可見.

圖片4 : 母親兄長的太太, 當年親手繡下的祝賀出生圖.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