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廂裡的父與子

某酷熱下午, 我在旺角搭上了一輛空調巴士, 打算到九龍塘去.

車上竟然沒有位子! 也算了吧, 就站幾個站. 我唯有倚靠著傷殘人士使用的直立式軟墊, 好整以暇地進入低頭族的世界, 上面書去玩了.

可是, 和我的估計相反, 車程似乎很長 – 因為在堵車. 我呆站了不到一個站的距離, 看看手錶, 竟然已經15分鐘!? 平常15分鐘的距離, 今天似乎要超乎平日意料之內了!

這時, 巴士正好泊站, 十幾人湧入了車廂. 我被擠到出口附近的角落, 有點熱又有點吃力.

然後, 我看到了這麼一幕.

剛才我站著的地方, 已經被一對父子霸佔了. 那是一對30來歲的兒子和60來歲的父親, 父親站著, 兒子坐著. 父親很瘦, 兒子有點胖. 父親一面慈祥, 正替兒子掃去面額上的汗珠. 兒子笑嘻嘻地坐著, 手舞足蹈.  

對, 是手.舞.足.蹈.

兒子是一位使用輪椅的男人, 智力可能比一般人要低一點點. 他沒有好像我和其他乘客一樣, 掛心著世間上很多應該不算很重要, 卻令我們疲於奔命的事情. 他笑嘻嘻的, 天真爛漫, 和我們的憂心忡忡成為了大對比. 就例如, 因為堵車而在工作上遲到.

車上的乘客都很安靜, 偶爾會偷偷瞄一下父與子. 兒子的手指正用心地玩弄膝上的環保袋的手抽, 手抽已經在脫線了. 環保袋裡, 有些剛剛在市場買的菜.

父親是帶著兒子去買菜嗎?

有一位男乘客讓出了座位, 請老父休息一下. 老父婉拒, 因為他要照顧兒子. 兒子突然大叫大笑, 車廂裏的氣氛突然靜止. 有些師奶可能在害怕兒子會發狂, 露出害怕, 驚慌, 嫌惡的神色. 我不知道老父是否看到, 是否一早已經在30幾年間感到麻木.

大家也許想不到, 其實我已經在車上45分鐘了. 那位老父, 60幾歲的老人, 也已經在車上站了半小時了.

世界上很多望子成龍的父母, 但是這個世界還有一批只希望子女可以獨立照顧自己的父母. 我不知道這個父親在30幾年間是如何含辛茹苦把兒子照顧大的, 也不知道政府給他們的幫助夠不夠, 更加不知道他是用什麼心態去支持到今日. 如果一定要有, 那一定不是望子成龍的殷切, 而是赤裸裸的父愛.

(關注我的微博@wongkiri 訂閱面書@Kiri Chloe Wong)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