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旅行blog 2012 法國三大名物 紅酒 生蠔 鵝肝 是如何生產的?

今天寫的是走馬看花地參選三大法國美食的事.

其實不是同一天的, 就揀幾張相片加一點文字紀錄吧.

這裡是法國南部某小鎮. 這次我們到了郊外的地方, 去看紅酒, 生蠔, 以及很不人道很令人惡夢的鵝肝.

這天穿的也是夢幻的Lolita, 在歐洲旅行總共帶了15套衣服, 其中五套是Lolita.

有人問過我有沒有超重, 當然沒有啦, 我很會收拾, 一個大行李箱已經足夠!

先來到一個酒莊, 這裡的主人娶了一位美麗的妻子, 他家族都是開酒園的, 感受到主人閒適的心境和敬業的精神.

這裡有很大很大的葡萄園, 酒園主人有利用影片介紹葡萄酒的釀成方法

這些酒桶都是沒有一口釘的, 用很多條木板, 加上熱力, 屈曲成這樣再固定.

一大片的葡萄. 這就是主人家族九代流下來的珍貴的有生命的資產.

午餐時份, 我到了一家古老的餐廳.

大家看看這是什麼?

不能買一枝, 就買一杯試試…..

簡單的午餐.

天朗氣清, 炎熱非常. 這裡冬天冷得要死, 夏天又熱得要命.

農民漁民, 生活不容易!!

這些是小的蠔, 放在網中飼養.

這是參觀時送的, 很多人吃過後大叫要再買! 大30%左右的一打12隻才10歐元! 天呀那些大小在香港要60~80元一隻的!

難怪喜歡生蠔的朋友都瘋狂了! 味道嗎? 對不起我不太吃這些東西… 不懂得評價…

吃完當然要看看自己吃了什麼入肚.

最後一站, 驚心動魄, 但我強烈建議你要看下去.

這是開放的鵝場, 看上去平靜無奇.

當你進入了室內後, 一陣陣的惡臭, 讓我馬上流眼水. 這是我最後拍到的一張照.

以下的照片, 是我問同行的, 逗留在裡面的人拿的.

主人每天會餵食三次, 早午晚.

每當主人走入去時, 鵝群馬上走避. 牠們都是有性的, 知道這個劊子手下一步要做什麼. 他把喉管一插插入鵝口, 直逹腸胃. 鵝被男人結實的大腿壓住, 完全動彈不得. 那些飼料大量灌進鵝的口裡, 牠不能吐, 因為牠的咀被按住了 –

以上, 是看了的人告訴我的, 我慶幸自己不在裡面, 沒有親眼看到這一幕.

這種不人道的做法, 讓很多人士堅拒購買鵝肝.

可是, 這些傳統的鵝肝農民除了做鵝肝, 還可以幹什麼呢?

食, 還是不食, 原來不是單純的殘忍不殘忍.

可是, 我不想吃. 你呢?

(關注我的微博@wongkiri 面書訂閱@Kiri Chloe Wong)

 

Related Posts

by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系學士、日本語言及教育碩士。曾居東京旅居日本47道都府縣,多次受邀日本各地深入採訪,特別鐘情東北地方。 除個人網站及專頁「おしゃれキリ教室」外於「香港留日學友會」執筆分享留日趣聞,同時透過日本語FREE PAPER「LEI」向居港日人介紹香港地道文化。 著有日本文化書籍《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2017)及獨遊旅行指南《日本一人旅》(2019)。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