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自己國度的抱洋娃娃的大叔

在日本留學年間, 某天早上我七點半起身, 九點到秋葉原搭tsukuba express到茨城. 到總站共四十五分鐘, 再坐了一小時巴士到了筑波神社. 由那裡山腳的車站轉吊車上了山再走到山頂. 紅葉不算很紅很多, 但叫做可以看一下.

很記得那天在坐山手線到秋葉原時發生了一件事.

坐我對面有一位胸口掛著名牌的老先生, 穿著黃色衛衣, 紫色格仔褲, 腰上有金色的腰包. 他穿和服的白襪卻穿白色的毛毛室內拖鞋配以同款頸巾. 最突出的不是他的衣著, 而是他拿著一個洋娃娃, 是五六歲小女孩手抱, 扮媽媽遊戲的那種一歲大嬰兒一般大的娃娃. 娃娃穿的衣服都很美, 腳上的鞋子還是人手勾的冷織物. 洋娃娃心口別了一個別針, 原來娃娃叫”licca”。. 老先生一面對娃娃介紹窗外景色一面給她掃風, 就好像真正的孫兒一樣. 沒有人敢坐老先生隔鄰, 他就這樣一個人陶醉在自己的世界.

我心裡想他大約是精神病患者, 好像很可怕, 但又很可憐. 旁人覺得他是瘋子, 但他卻比不是瘋子的我們要平和快樂多了. 會不會他太想要孫兒, 還是他的孫兒死了?

他下車後車中的人都一副安心下來的樣子. 雖然他在車上時沒有人看他一眼但其實大家都有暗中留意他. 如果是香港大約很多人會偷拍或大大聲取笑, 東京始終和香港是有一丁點的分別的.

我旁邊的老太太跟我說:真的怪人呢~

他的確很奇怪, 但他的出現卻給我思考了他的快樂和我們的有什麼不同. 瘋子的世界, 我們進不去; 我們的世界, 瘋子也進不去. 可是到底誰是瘋子, 倒值得問一問. 他比車上的任何一個人看上去都要快樂, 或者最不快樂的是他的家人?

(關注我的微博@wongkiri 面書訂閱@Kiri Chloe Wong)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