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愛爾蘭2013 鬼佬式東方行宮Royal Pavilion 倫敦市郊Brighton小鎮

十八世紀以來,大量文物被從這一地區帶到歐洲,考古學的研究開始發展。在當時的歐洲,不論是中東還是遠東,都是神祕而奇幻的國度。他們透過貿易或各種手段,把各種帶有異國情調的陶瓷、銀器、藝術品、字畫等帶到歐洲,歐洲人驚嘆遠東的藝術和技術水平外,也對遠東的人類的生活有無限想像。

到了二十世紀,當地的學者也參與到東方學的研究,并試圖做一些轉變。其中最廣為人知的乃愛德華.薩伊德(Edward Said) 在上世紀70年代平地一聲雷的「東方主義」理論。幾百年來自西方遇上東方,東方主義視野中的東方總是那落後原始、荒誕無稽、神秘奇詭,而西方則是理性、進步、科學、文明的象徵。

這些想法反映在他們的作品之上,在現今東方人的我們看到,自是覺得奇怪,甚至可笑。下圖所謂的中國花園,大家有何感覺呢?

今天貼的是位於英國倫敦大約一小時火車程外的渡假小鎮Brighton上的Pavilion。這是一座小小的皇宮,建於英皇佐治四世時期,外型是印度建築,活脫一座泰姬陵。而宮殿內的設計卻是完全「中國式」 – 正確說是當年歐洲人眼中的中國。作為中國人不去看看,了解一下有多「精彩有趣」,實在對不住自己。

要是參觀者在外國長大,對中國認識只限唐人街的話,或者Pavilion並沒有什麼震撼力,因為不少唐人街餐館都是這樣子的。在Brighton的華人旅遊人士不多,那天就只看到我們這一家。當紅鬚綠眼們對著宮殿微微頷首時,我卻好像劉姥姥入大觀園一樣目不暇給,除了O咀就是滴汗!

在大廳裡,顧目四盼都是模仿中國傳統仕女圖的巨型壁畫。畫中女主角們鼻高高臉白白,都帶著一雙鳳目,相比起傳統仕女畫的飄逸自在悠然自得,多了一份嬌媚、少了一份優雅。在仕女身邊的兒童都梳著清代的髮髻,身穿皇家才可使用的龍袍一般設計的衣服。身後的果樹、鳥籬、青花瓷花瓶零落地散在各處。中國傳統藝術重意境、重整體,在這些壁畫裡看到的是中國的「物件」,卻無中國畫的整合統一和意境。

來到另一個大房間,地毯和裝飾都是典型中國的花紋。天花掛著非常巨大外型如蓮花的大吊燈,上面畫成走馬燈的模樣。

不少房間裡都畫了、雕了龍圖案。這些龍圖案不似我們平日認識的九五之尊的龍、九龍壁的龍、玉璽上的龍,反而好像西方童畫故事中會噴花的龍、等待王子去收拾的龍。

各式庭園和塔的裝飾品,也是充滿了珍奇的異國情調。偏向大紅大紫的房間內,上上世紀衣飾的壁畫女郎和兵馬,在蓮花燈下十分詭異!

素描下的花鳥魚蟲,細看下還是比較有英國風格。

與亞洲研究(Asian Studies)相比,東方主義(Orientalism)的特徵在主觀性。與其說前人是「客觀地、學術地」認識東方,不如說是以西方的偏見驗證對東方世界的想像而尋找證據和現象來支持自己的想像。如典型的東方學風格繪畫中大量描繪近東生活的驕奢淫逸、建築的華麗與複雜,其實當地的生活水平和社會現實卻並不是這樣。

早前寫過梵高對浮世繪的驚為天人並嘗試模仿創作,也可為東洋繪畫及風景對歐洲藝術影響的例子:

https://www.kiri-san.com/blog/articleDetail/1782.htm

近幾十年中國人到世界各地落地生根,即使到了近代仍有些東方人把自己「他者」(others)化,按照西方人的東方想像來塑造自己。其中最明顯見於唐人街的菜式,為了迎合西方人心目中的「中餐」,唐人餐館的中餐都是那幾種味道 – 不過這既然是生意之道為客至上,也沒有什麼好說了。

特別附錄:1953年, 1983年, 2013年倫敦往bRIGHTON的火車景

更多資訊請參看Brighton官方旅遊網頁:

http://www.visitbrighton.com/things-to-do/places-to-visit

    

訂閱Blog主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kiri.c.wong

關注Blog主微博:http://weibo.com/wongkiri

關注Blog主Twitter:https://twitter.com/wong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