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成為談判專家」

我有位朋友是年輕的督察,大家俗稱madam。有次我經歷了人生大創傷感覺生無可戀,絕對能稱之為人生的低潮之時她給了我一份新的勇氣。

那天她正好休假,打電話約我去州際酒店High Tea。雖然我一向不怎麼特別喜歡High Tea,但明知道朋友一番好意鼓勵自己花休息時間陪伴自己,自己也確實需要朋友拉一把逃離血淋淋的現場,於是整頓梳洗一番,驅車前往州際去。

朋友長得不高不矮,爽朗的短髮和健康的身型使她看上去和一般長年躲在冷氣室的港女不一樣。親切的她招呼我坐下,點了一個High Tea就靜靜地坐著。

雖然心中還有難過感但我心裡很感激她知道我遇到困難時願意伸出援手。我不自覺抓住她的手,她的手和她為人一樣溫暖而厚實。

「能夠看到你實在太好了。」她說。「我希望我能幫助你。」

在有困難的時候朋友大派定心丸,不是錦上添花而是雪中送炭。

「我曾經唸過心理學,特別是創傷心理學。」她悠悠地說,語氣溫柔平靜,卻不容你反擊。「當一個人經歷了重大創傷之後,只要他能跨過那一步,必定會有更大的成就。今日的你,」她抓緊我在冷氣中開始發冷的手,「我既然看到你今日比我想像中更精神,你一定會有很大的動力去Recover,展開更精采的生活。」

那一刻,我沒有想過要反駁。感激身邊正能量的朋友人數不少,受巨大創傷而自強不息的例子的確比目皆是。最常見是工作和減肥突然成績驕人,尤其是失戀總是讓有反彈力的女人重生,雖則也有不少自暴自棄的反面教材。

「為什麼你去唸創傷心理學?未來你工作會用到嗎?」

「因為我希望做一位談判專家,將來救更多的生命!」她答得乾脆,如同天經地義的事情。「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個性,應付不同的case很有挑戰性。當然也因為救出死亡邊緣的人很有意義;聽說在自殺的人當中有很大部份都是可以說服回來的。」

「那,你現在拿我來做case study也不為過也。」我苦笑。

她正色道:「我真的要感謝你願意讓我陪伴你,也讓我知道你的問題。我最怕的是連見面和說話的機會都沒有啊!」

她繼續說:「有一年我有一位朋友想跳樓。某位朋友用她獨特的方式去救了她 – 你猜她怎麼了?她把她罵醒!然後她不跳了!」原來罵醒人可以罵回人命,這也是一種從罵之中看到的友情吧。

我告訴了她小學同學當上了善終護士,如何利用專業知識和仁愛去說服我之後,她微微頷首,說:

「既然你沒事我要推介你看一本書:Man’s search for meaning,由Viktor E Frankl所作。也許今天你還未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但慢慢活下去或者就出現了。」

High Tea其實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在困難中打轉的人其實都需要關心需要點醒,也需要支持和肯定。而當面以身體和語言給予關懷鼓勵就是madam朋友堅持的做法。

事隔了幾天。早上我醒來又想起了madam朋友的反彈論和護士朋友的為自己生存論,接著不其然想到的事就是不能浪費她們的心血。趁著我還健在,趁著這件事還歷歷在目,我一定要寫下來,告訴大家 –

「也許你已經生無可戀、已經厭世多時,但世界上還會有一些人拼命都想你留下來,因為生命平等,每人的生命同樣珍貴。這些以善終服務、和瀕自殺邊緣的人周旋的人們都是社會裡的天使,平常默默守在岡位,在危難時就用他們的燭光去燃起快將熄滅的生命之火。」

廷伸閱讀:小學同學成為了善終護士

訂閱Blog主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kiri.c.wong
關注Blog主微博:http://weibo.com/wongkiri
關注Blog主Twitter:https://twitter.com/wong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