曇花絢麗盛放過後

工作過後的夜晚,收到朋友發來一幀圖片,在黑暗之中玉蘭花一般的純潔身軀正慢慢抬起她的頭,伸出她的瓣兒靜俏俏地觀察這個她剛剛發現的世界。那是一朵含苞待放的曇花,成語曇花一現的曇花。

朋友深夜傳來的圖片

曇花不是普通的花,平常長得醜醜的,隨時三五七年都不花開的一朵花。兩年前曾經遇上花王種的曇花奇蹟地開花了,我帶著電筒去見証這位寧靜低調的住客一生中唯一一次的盛放。除了我本人興奮莫名,路過的人都只是冷淡地瞟一眼:一朵花,有乜咁好睇?

2011年夏夜我碰到的曇花

花開花謝本無常。普通不過的自然現象,勾不起熱愛刺激的世人的興奮。生離死別又如何?每天都有人出生有人死亡,多開一朵花、多死一個人,地球還是一樣轉。於是人們忘了欣賞大自然的一草一木、也就等同對生命起屹變得麻木無情。如同風中柳絮水中浮萍,聚散兩無情。為一朵花的生而喜,是天真。用城市的面具包裝起自己,冷傲是我名字,任你十年一開還是天山雪蓮,冷若冰霜才顯出我的酷。

我們都是曇花,有栽培我們的花王。好的花王不一定令曇花怒放,如同好老師不一定都教出天才兒童。十年寒窗可能終有日如曇花盛放,也有可能永遠只是醜醜的一棵小植物,在角落裡成為可有可無的存在。路過的人看不到曇花不是因為曇花不夠美,而是他們的人生太急促,來不及停下腳步看這可憐的小花。小花雖美,卻不是玫瑰,天生有著驚世的芳容,濃郁的香氣把採花者都迷倒。曇花自有她怪異的美,在黑暗中突然殺你一個措手不及,甘心當只有半場黑夜舞會的小小女主角。然而怪異的美從來不是社會的主流,數量驚人的玫瑰花有刺卻符合世俗認同的美,永遠受人膜拜。是故曇花再罕見也不及遍地都有的玫瑰吸引一般的花客,皆因惜曇花之人本來就比較少。

奮力地掙扎著在黑暗中開花,然而生命卻那麼短暫。這讓我聯想到歷史上每數藉藉無名,志行高潔的君子們。還奢望個質本潔來還潔去,那料得落個冷飯菜汁垃圾箱葬身的下場。曇花或者明早就會凋零,我卻總任由她盡情盛放,那怕窮她一生一世,就只有那少得讓人心疼的一千零一夜的光芒。如果可以,妳能否停駐下來,讓光芒陪我孤獨?

也是朋友傳來的圖片

花期如人生,少女生命如花季。錯過了夏花絢爛,自然會走入秋葉靜謐。經過夏天的熱情和悸動,遇上了涼風颯颯塗著金黃色糖衣的收成旺季。當某年夏夜因曇花點綴生輝,即使在秋風中仍記得那一抹堅毅、孤高的溫柔。

訂閱Blog主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kiri.c.wong

關注Blog主微博:http://weibo.com/wongkiri

關注Blog主Twitter:https://twitter.com/wong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