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門與孤星淚的夜晚 香港都會愛樂管弦樂團

前星期因為一位中學同學邀請,到了沙田大會堂欣賞香港都會愛樂管弦樂團(簡稱MPO)的演出。

中學同學唸音樂出身,一人同時身兼鋼琴小提琴導師。我們在中學二年級那年在學校的弦樂團結緣,有兩年一起拉小提琴的往事。今次欣賞的演出中正好也有一位當年弦樂團的團員。雖然是中學生的柴娃娃弦樂團,也叫參加過學界表演。

記得去年,我有一位學生比我年長兩年。他說:我知道先生的中學,因為某年我去校際表演,貴校的弦樂團完成演出後,在台上大叫了學校的名稱。

我微笑:那是1996年的荃灣大會堂,對不?我就是在台上一起大叫我一份子。

我們都笑了。那些年少拉琴的日子,早在社會的洗禮下消失得無影無踪。我們放棄了小提琴,小提琴也不再認得這些長大了不長情的野孩子。

可是在商業社會中依然有一批年青人堅持著音樂,例如他們。MPO是一群80後為主的年青人,他們都是專業和業餘的音樂人,因緣際會聚在一起,組成了年輕有活力的MPO。誰說香港年輕人只想入大公司做MT或者每日對著IPO?花上數不清的日子苦練,才收你100元門劵,我覺得抵到爛。香港有關心傳統音樂喜愛表演音樂的年輕人,還未算太文化沙漠。

演出的曲子重頭戲是35分鐘的卡門。卡門作為音樂教材中常使用的曲譜,早就是家傳戶曉的名作。此外還有大熱的孤星淚,那個我老是堅持叫悲慘世界才合乎本義的名作。把音樂劇中每一首名曲串連坮山來,最後以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作收結。唯一有一點失望是沒有了我個人特別偏好的castle on the cloud,那首小柯賽特的solo小曲。外加匈牙利舞曲三首,正好又是從前學習過的。

義山詞說:一弦一柱思華年。當然今日的我還記得那些華年往事:帶著書包帶著小提琴搭熱狗11號巴士上學放學的日子。這些日子沒有很長久,中學四年級我已經停了鋼琴和小提琴。對於陪伴近十年的鋼琴,當時並沒有什麼不捨。可是現在看到身邊朋友們下班還去學鋼琴「圓夢」,就會感激父母當年讓幼小的我接觸最少一門樂器。

跟隨著老馬識途的朋友走入後台,滿目皆是和自己年紀相近的80後年輕人。見到半輩子前的弦樂團友,恍如隔世。那一年,我們坐在課室,由撫摸GDAE起慢慢熟習每一根弦線…

當然我也記得荒城之月,那首又悽楚又悲傷的日本明治時代小曲,早兩星期我才上Youtube聽過,還寫了好大篇感想。還有胡桃夾子,依稀仿佛,手指還能隨音樂舞動。

坐在觀眾席,聽著熟悉的曲子,哦,這就叫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矣。

HONG KONG MOP facebook page : https://www.facebook.com/HongKongMPO

訂閱Blog主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kiri.c.wong

關注Blog主微博:http://weibo.com/wongkiri

關注Blog主Twitter:https://twitter.com/wong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