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語荊途第二段:生存=日語

二零零五年九月三十日夜晚, 飛機到達成田空港. 我和很多同是日經的同學們一起到達東京. 不過要進我目標的學校 – ABK的就只有我一個人. 其他都是新宿日本語的.

我不是第一次踏足東京. 由1987年當我在唸幼稚園時期到二零零五年, 我已經到訪東京不下5次. 性質都是旅遊. 不過要在東京生活, 我實在是茫無頭緒. 那天夜晚我們坐在宿舍的專車, 連行李也不用搬便到了宿舍. 宿舍位於東京23區的板橋區, 位置在池袋以北, 和琦玉縣接壤. 這天夜晚我和另一個女孩子同房. 房間只有一百尺左右, 上下格床. 我們都非常不習慣. 第二天我們很早便起床, 請求住在隔壁的台灣女生帶我們到車站. 女生帶我們走了一遍後我們才知道車站有多遠, 而且路有多難記. 在池袋Tokyo Hands買了生活用品, 四圍走一下, 了解了最近我們宿舍的商業區的附近後我們隨便吃了午餐便回宿舍. 我們決定轉單人房間. 單人房間也不大, 只有六十尺左右, 而且浴室洗手間煮食用品等也是用公共的, 月租也要七萬日元. 很多香港人借宿舍為第一個月的居住地, 轉眼便會搬走. 不過人生路不熟的我也在這裡住了八個月之久.

除了那件綠色的衣服, 都是香港帶過去的東西. 地上的背包是Super Lovers, 為了去日本住而買入. 到了日本才知道日本20多歲的女生基本上都不用背包, 而且不會用這些少女品牌.

書桌上的單張是六本木的介紹, 愛女心切的家父在10月第一個星期也抽空到了日本陪伴初次出國的我. 背包後面的是Tokyo Hands的膠袋, 那時沒有膠File, 用A4 的膠袋放Notes.

有關第一次去買 日常用品和之後的生活用品經過可以到 這裡 參考.

前文提到我在香港唸了快一年也沒有四級程度. 到底是什麼令我在9月30日至12月第一個星期天可以考到二級, 我相信除了是ABK這間學校的功不可沒, 還有一點是求生意志. 就以找尋回家的路來說, 要認住”先往前走一個路口, 看到酒井家轉左, 看到大黑屋超市時直走, 到了郵局再轉右, 穿過商店街在吉野家前就是車站” 這種情況下, 要問人路就必須先練胆子. 其次是人家不可能知道酒井家在什麼地方, 問”郵局”, “吉野家” 是唯一方法. 這些有關地方的生字就是在這種情況下學會的. 怎麼學是嗎!? 就是上網查post office=郵便局, 再在字典裡用部首查郵字, 再學習生字的拼音. 初到日本時我連電子字典都沒有, 就是這樣一個個生字查出來的. 其次, 生存除了語言, 投入當地生活也是必須的. 我在日本Yahoo學習語言的留言板上用簡單日語自我介紹, 認識了一些日本人網友. 不過因為只為了語言而打電郵內容太悶了, 最後也沒有再聯繫.

初到日本時我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大小姐, 做個飯連米和水的份量都不知道. 於是我用MSN問香港朋友, 然後看著日本NHK電視台的烹飪節目, 就這樣看會了做簡單的餸菜. 所以直至今天我做的飯還是沒有太多中菜的感覺, 反而似是日本的半日半華半洋料理. 對我來說, 湯就是味噌或粟米湯. 蛋是生吃的. 菜吃沙律沒問題. 把一堆魚生堆上飯也是正餐. 這些有關食物的生字在我家附近的超市等等用大字招紙寫著, potato=薯仔=じゃかいも也是這樣學回來的. 我家本來不喜用蔥做菜, 所以我除了洋蔥都不知道其他蔥. 日本的長ねぎ就成為了我心目中”蔥”的模樣. 直至後來回香港我才驚覺雲吞面上面的蔥花和日本的長蔥怎麼不一樣. 長蔥, 豆腐, 納豆, 雞肉, 水餃都很便宜. 所以我最早學會的食物生字便是這些大眾食物.

初到日本時做的餸菜, 這些相片非常令人懷念.

班上的同學們都比我早到半年, 每個人都是我心目中的老師. 那時我的日語真的很差, 某天上課時我吧大雨唸成了大きいあめ其實是おおあめ才對. 同學們沒有取笑的意思, 不過自己很糗就是了. 於是我每天開電視台看新聞, NHK的945手語新聞不但講得慢, 而且有字幕, 有拼音. 我每天一面看新聞了解時事一面抄下一些重要的新聞字眼. 那時北韓綁架日本人的新聞和年長者/小童失縱的事經常發生, 我學會了北朝鮮(きたちょうせん)、拉致(らち)、行方不明(ゆくえふめい)等等生字.

要生存必須有朋友, 身為一個異鄉人在外國舉目無親, 如果變了啞子真是沒有人可以幫助你. 我的國語很爛, 英語和廣東話在日本不流通. 為了要在這個社會上生存, 可以有飯吃, 懂得問路, 我必須要學會日語. 而要學習只用課堂是不足夠的. 課堂時我努力做家課, 習慣了不合格的成績, 習慣了一面上二級的文法課程一面回家補底, 重新自學三級. 那一段日子真的很天昏地暗, 如同強迫自己忘記了母語, 強迫自己在另一個社會生存. 蝸居在60尺的小房間, 要吃飯便要做飯, 要做飯買菜便要懂日語, 要回家更要襯早, 因為宿舍附近有個墓園入黑了很可怕…

第一次正式要用日語跟日本人對話, 就是在弄銀行戶口時. 學校本來有替學生舉行集體開戶. 可是要開戶即是要跟日本人職員溝通. 在學校裡總算是填好了表格, 也成功開了戶口. 不過接著來我面對了更大的挑戰:辦身分證, 電話, 郵局賬戶(是用來上網買東西的) 也是一個又一個的難關. 我很慶幸頭半年初到日本有同校的台灣朋友們能夠在我身邊幫助我那麼多. 很可惜是頭半年我還在神遊太虛不了解日本, 然後過了不久她們也回國了.

初到日本當插班生時的同學們(綠衣者是我), 台灣友人Lucy靖, 台灣友人Iris游, 以及我在日本改變了形象之後首次用DSLR自拍. (帽Comme Ca ism, 襯衣 Milk, 外套 Earth Music & Ecology, 圍巾 Daiso 100元店)

和很多努力地去日本唸日語的同學相比我還是一個懶人. 他們把十年來的試題都帶去了, 做了好多好多年的past paper. 他們在香港買了名貴的電子辭典, 大量教科書. 和我一起到日本的就只有一本大新書局的詳解日漢辭典. 可是我後來的兩個月實在很努力求生, 很努力學習, 不放過任何一個學習的機會. 所以我絕不認為275/400 分的二級成績是運氣的成果.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Comments

    • Rika
    • July 6, 2009
    Reply

    有一個學完1級才去日本的朋友話, 反而完全沒根底的人去, 進步最快, 尤其口語。

    有了基底的人, 反而容易依賴本身既有的單詞文法, 上課形式又通常是case studies, 論文。 沒有迫切的求生需求, 受自身基礎局限, 生活上的口語進步反而較慢…….

    其實在網上也能看到每天的日本news直播, 不是BT不是下載也不是土豆, 而是日本官方網站, 在清晰的視頻旁邊有文字, 全都是報導員所說的一字一句。之前也有特地上去看, 可惜後來沒有持久下去…. 反而日本綜藝番組, 如果並非齋talk, 沒字幕我卻看得津津有味…. 雖然學回來的日文比較沒那麼正統, 亂七八糟了點…XD|||

    • RAIN
    • July 13, 2009
    Reply

    很感動呀!一個人到外國真的很困難,不過最後你的努力終得到成果了!
    我為了練寫作和多運用學過的日語,也有再日本的網站留言找筆友,可惜現在也沒回音..:unhappy:
    希望有朝一日我也能像你一樣到日本留學!

    • cola
    • January 4, 2011
    Reply

    我現在也是剛到日本留學,
    一直在關注你的BLOG,
    覺得很感動,
    原來留學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好多事情都是得自己從頭一點點學起,很累。
    希望自己也能和你一樣,
    在日本好好的生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