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九州、来た!】長崎市內歐風建築群漫步曲

相比起廣島,長崎這個在二戰時被拋下了原子彈的都市在旅遊人士心目中似乎不及前者。出島、蜂蜜蛋糕、還有呢?

由於幾個月前意外得到了一本書(Nagasaki Insight Guide,長崎を知る、77のキーワード ISBN978-4-06-216634-8 C0026 1905円)所以對這個地方產生了濃厚的興趣。

可是由於時間關係,今次只能到訪其中幾個著名的景點,所以筆者挑了「以數世紀前洋人為主」的主題,本來應該也是非常重要的花街丸山和龍馬之道,就留待未來再去吧~!

在長崎JR車站的案內所可以買到路面電車的One Day Pass。500日元可以讓你玩足一整天,早一點出門就可以了,630起床就可以了!(喂)

在長崎駅前站出發,前往正覺寺下方向,在築町下車轉往石橋方向,於大浦天主堂下車,就可到其中幾個著名的check point (!?)

首先大家不妨先到舊香港上海銀行紀念館。這就是HSBC了!拿出石獅子的香港紙幣拍照的傻女很快樂。

這是明治37年(1904年)開業的銀行,現在只餘下空殼了。在旁邊是另一幢歷史建築物,現在已經成為了玳瑁工藝紀念館。由於要搶先在陽光普照的日子去看Glover Garden,所以先放在一邊等一下再参觀囉。

大浦天主堂站可以同時到幾個景點,除了天主堂、Glover Garden、HSBC和玳瑁館,還包括了步行一段時間的荷蘭坂(Hollander Slope)。

這天的服裝是巧克力柄的JSK,巧克力在哪時已經傳到日本了沒?

天主堂上面真的寫著天主堂三個中文字。在早上的陽光下,很和暖又舒服的長崎漫步。

在長崎方言中,形容記的い字會變了か。所以綺麗(きれい)就可以變成一種和菓子カステラ的品牌名字「綺麗菓」。好美好的名字,還有紅豆和綠茶兩種傳統日本風味。免費試吃在天主堂旁的「和泉屋」總店。尚有一間「文明堂」在旁,也有賣非常好吃而且包裝精美又充滿和風的カステラ。

除了カステラ還有軟雪糕可以吃。筆者建議大家試吃在上Glover Garden的小斜坡上的「枇杷味軟雪糕」,這個比基本的什麼綠茶、巨蜂要有趣和罕見多了,離開了這裡還真不能再找到第二家,必試!

地上的坑渠蓋子上有荷蘭的帆船,不要忘了欣賞呢。

走過了賣紀念品的小商店,大約花了半小時又吃又拍的,終於來到了英國人Thomas Blake Glover的舊居Glover Garden。Thomas在21歲時來到了長崎,本來是想來找尋商機的,最後在茶葉和海產外,他還幫助了各地的群雄如薩摩、長州等購入武器。這當然是犯法的。後來他還為長崎帶來了火車,亦成為過三菱的顧問。在長崎的歷史裡,他是一個由商到政到非常重要的人物。

在這裡看風景固然好,但重點是欣賞19世紀時英國人在荷蘭的生活。房子建於1863年,Glover的妻子是日本人,叫ツル,漢字大約是「鶴」吧?透過参觀他們的房子還可以了解到9世紀的西餐是什麼模樣,以及雪糕是怎麼弄出來這些冷門知識呢。

日本人抓住觀眾的心還真有一手,只放傢俱的話多悶啊,竟然有一個150年前的西洋料理吸引大家視線。細心留意四方的傢俱,是不是也和参觀香港的茶具文物館等有一點共同點?

絕對西式的房間。有一點筆者很欣賞的時Glover Garden盡量維持著一副生活的樣子,桌子的的小東西、小家電,都是偷看當時人們生活的重要道具。

右上的是雪糕機,聞說清代大官當年李鴻章第一次吃到雪糕時,看到雪糕冒煙還用嘴吹了好一陣子。你問李鴻章有沒有去過日本?當然有,就是在120年前的甲午戰爭後在山口縣簽馬關條約嘛。兩個都是維新改革的國家,明治日本和晚清想起來真是一腔辛酸淚啊。

自從到了牛津大學的Ashmolean Museum後,一直對看這些小擺設充滿興趣。幸好這裡是長崎的Glover Garden而不是香港的景賢里,不會連一個紙牌說明都欠奉。那個花瓶真的是清朝的東西,是中國的東西。而旁邊的餐具都是歐洲的。

這個房間房置了一大堆舊時生活用品。雖然有些應該是彷古的,但營造出的效果不錯。

尤其那個皮箱,可以想像Glover先生拿著它從英國來到,拖著一個日本女人,回頭一看才幾十年,竟然就在日本渡過了不平凡的一生。

離開了Glover房子的話,不妨在這些漂亮的椅子上稍息。下一步要做的,就是在Glover Garden找尋「愛」。長崎的景點都很有「愛」,找尋「愛」成為了旅程第一二天其中的重要項目-當然這也只限於心中有「愛」的人們,心中無「愛」者,即使「心」在面前又怎會看得到?

在整個Glover Garden中就只有兩片心形的石磚,這是在書本和單張中也有介紹的。傳說中找出了兩顆心就會有好事發生,這是第一顆。

找到了第一顆心,很快筆者就找到了第二顆。他們的距離有點遠,但總算是找到了。

從Glover Garden一直順路走,可以走到長崎傳統藝能館,在這裡可以看到最多的傳統東西,包括近距離看長崎的お祭り「長崎くんち」,有白龍和青龍,有稱為「傘鉾(かさぼこ)」的花車。

被換作「黎明」的酒。

離開了Glover Garden經過了紀念品小店們,又回到了HSBC和它旁邊的玳瑁工藝館。 這種飾物日語叫べっ甲(鼈甲),傳說在元祿年間即1716~35年間在歡樂街丸山一帶有很多玳瑁飾物店,從高貴的女士到平民百姓的婦女都對這種漂亮的飾物趨之若鶩。可是到了二十世紀,因為玳瑁已成為瀕危物種的緣故,1993年起已經停止出入口。不過300年的工藝品我們還可以在這個小館子中欣賞到。

這個建築物,本來是舊長崎關稅中心,這令筆者想起了最近開始對公眾開放的、青山公路上的饒宗怡紀念館。那也是一個小小的磚屋,一個小小的博物館。

在玳瑁工藝館內可以看到非常精美的圖冊,簡介玳瑁工藝在日本的發展。日本人的精美工藝讓人嘆為觀止,和香港海關充公的完全不能相提並論嘛(笑)!

長崎的代表一定是帆船,就讓大家看看玳瑁帆船開開眼界。

既然是有教育意義的館子,自然有一些未經加工的玳瑁甲。這個香港漁護署的瀕危物種中心好像沒有呢。

太多鬼斧神工的工藝品,以為自己入了中藝國貨公司。(笑)

也因為是工藝為主的介紹,所以有關製作的過程才是最重要的。相比下有關玳瑁的保護自然是少見了。看介紹展板得知因為1993年後禁止工藝的關係,所以政府還要給工匠們相應的幫助呢。

離開了玳瑁館和HSBC,另一方向是荷蘭坂。荷蘭有所謂「蘭學」對日本有很多影響,這點很多人都聽說過了。

這條小斜坡上還有一所叫活水女子大學的學校,是西方教育的女子高等教育學院,筆者一直覺得日本人的教育早在一百年前已經比中國要優勝。而他們的經費何來?以筆者研習所知正正就是馬關條約的賠款,令全日本的人民在1902年已經有全民教育至小學。

其實,只要是洋人,以前的日本人都叫他們荷蘭人(反正看上去都一樣唄)~就和洋人看香港人台灣人日本人韓國人都一樣子。

進入了房子後能在休息室欣賞茶具。

在這個房間裡介紹了女子高等教育歷史。

街道上的景色。

沿途慢慢回到路面電車站,下一個目的地是長崎港。從早上至下午2:30都沒有吃過東西,實在太有能耐了嘛。

給大家來個180度的海景。

長崎港的星期日很熱鬧,當地政府看來很重視農產水產,不少漁民農民都在擺攤檔,参觀的一家大細把新鮮產品回家或即場露天燒烤。難得是地方依然乾淨得來井井有條。筆者就在港口一家叫「長崎港」的水產店點了海鮮蓋飯一嚐長崎的海鮮了。

在海邊呆坐發白日夢,整理一下今天看過的東西想過的東西,就三四點了。沿著電車路軌,漫步著又回到了長崎站-看來筆者根本不用買一日車票嘛。

然後筆者就去了「茂里」這個地方,坐幸福摩天輪去看世界三大城市夜景和吃和牛。下篇再續。

訂閱Blog主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kiri.c.wong

關注Blog主微博:http://weibo.com/wongkiri

關注Blog主Twitter:https://twitter.com/wong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167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