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作為外人對「基督教」的感受總結

首先筆者必須強調,筆者並非反基督教,而是透過高先生的事件希望寫出幾句心裡話。

12月31日當世界各地人們歡天喜地等待新一年之時,筆者正被一單新聞吸引住。那是某位香港知名的教徒高先生的太太產子的新聞透過臉書上傳開來了。

這些年來筆者都沒有寫過有關宗教的文章,一來筆者本人並無宗教信仰,二來對各宗教的教義也只能稱作一知半解,絕不能胡亂作出評價或意見以免影響到該宗教的人士。唯獨今次高先生產子,真是「新仇舊恨,一觸即發」。

高先生的太太生子不痛如同神蹟本來並無不妥,能夠輕鬆地產下孩子也是一件好事。不過當高先生身為教徒之餘又是名人,兼且他亦不會不知道言論自由的社會也是以和為貴,感恩妻子安全產子本已足夠,何必畫蛇添足似有若無地「暗示」(明示?)只有受到神的恩惠的女人才能「無痛產子」,痛得死去活來的女性中相信亦不乏虔誠的基督徒。

在報上看到有人公開表示此乃高先生的肺腑之言,不同意者大可不同意,他本人亦有言論自由。或者高先生本人並不在乎他人眼光,一心只想讚美全能的主,可是他可有想過,基督教被不少香港人視為眼中釘的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因為這一種容易令他人感到難受的言論呢。

然而,在香港好像高先生這種「自我感覺良好」的信徒其實並不是少數。

筆者曾經参加過一個飯局。席間有一位教徒向其他在座的人表示,他不論幹了什麼事,只要他去悔過,死後都可以上天堂。而你們這些在座的人,死後便慢慢在地獄受罪吧-這種論調筆者本以為是一種說笑,可是他本人卻表情認真極了。其他在座的人還好都是心地善良之輩,沒有「寸爆」他還聳聳肩笑說:「我們大家在地獄快樂地再一起吃飯就好了-我們不是好人,我們是大惡人啊~!」就這樣化解了一場未發生的口舌之爭。

可是數到最令筆者吃驚和感到無奈及憤怒的是去年2013年3、4月時發生的一件事。由於2013年年尾時臉書可以選出全年最受歡迎的相片,第一名的是年初時的一幅相片:相片拍攝於青衣城,是一個主題是香港傳統文化的微型飾品展,會場原有巨型花牌裝飾級打小人的藝術品。聞說由於有有宗教信仰的人向商場投訴這「教壞小朋友」,所以原定的裝飾和展品被收起,藝術家啞子吃黃蓮。

對於這一件事,筆者的意見是:「香港人投訴上腦麼?」結果引起了基督徒和非基督徒的罵戰,該Post在短短幾小時得到近500個Likke幾百個留言還引起了記者注意。

這些突然出現了一位根據其用戶資料顯示出是基督徒的女性不停以「Post大大段聖經文在Wall Post洗版」形式滋擾本人。本人嘗試以Private Message去勸其停止這種無謂的滋擾行為,亦嘗試在公開的Wall Post上勸止其以聖經轟炸式的攻擊行為,可是那位姐妹不但不屑回覆,還變本加厲對本人攻擊,令本人非常無奈。

事件公開後有很多不認識的教徒加入勸止讓位姐妹,可是那位姐妹完全無視大家的勸說,最後本人向臉書提出投訴並放棄勸告直接Block這位姐妹的用戶ID才令她停止滋擾。

看到這裡,筆者相信總會有些人走來取笑:「誰叫你多事?做得好!你這妖女還是等受地獄之火吧!至於我們這些天父的兒女,未來會在天家團聚-」對於這種「幸災樂禍」的基督徒,筆者表示路不同不相為謀,反正你去天國我去地獄,各自修行,河水不犯井水就好了。

然而,並不是大部份基督徒都是這種不顧他人感受站在道德高地以白鴿眼看其他地球人令人難受的混蛋。筆者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崇基書院身邊有非常多的基督教朋友同學,家族中亦有為數不少的基督徒。他們都是和善親切、對他人抱有關切之心的好人,當中更不乏投身慈善工作義工服務,日本311事件後遠走東北多次的基督教朋友也是令筆者很敬佩的。

因此對於基督教,每次聽到「耶撚」、「邪教」之指責,筆者也情願選擇相信基督教義本無罪過,只不過是樹大有枯枝、或者那部份的教徒言語不佳令人難受,他們的本意並非如此,好像高先生也只是太感恩而已。

訂閱Blog主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kiri.c.wong

關注Blog主微博:http://weibo.com/wongkiri

關注Blog主Twitter:https://twitter.com/wong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