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抽水馬桶到鑽婚-三代香港人的故事

祖父母剛剛於一月初慶祝了六十周年結婚紀念。祖父母於六十年前盲婚啞嫁下結合至今共生五兒育九孫,當日於酒家筵開兩席,樂也融融。席間三叔拿出一本自家精心製作的相冊送贈祖父母紀念。 眾人言談之間不自覺又提起了以前的艱苦歲月。

祖父母早年已經在和合石山腳鐵皮屋居住,雖然家庭環境惡劣但仍然安貧樂道,諄諄善誘五個兒子為人必須忠直善良,同時以身作則:祖父看到鄰居兒子沒錢治病時會在出糧之日吧半分工資都交給病兒之母。對於子女的教導他們更是不遺餘力。記得當年父親的學校需要理科的學生購買一把尺,父親沒有錢購買,站在家門不敢內。祖父二話不說把家裏唯一一條冬天的用絨褲當掉,換上工廠的工作服。父親拿到了尺,眼淚一直在掉。在幫助人的同時他們一樣乘受到不少人的關愛:最小的叔叔小時多病,可是卻沒有錢買車票到九龍治病。當時一個巴基斯坦籍的警察慷慨地把每月軍裡發的一張車票送給了我們家。

十幾歲的青春期對今日的年青人來說是年少無知的歲月,可以任意瘋狂,花着青春的本錢。可是哪一個年代的年青人卻可能已經擔當起家裏的經濟支柱,又或者幸運唸書的都努力地力爭上游。

三叔就告訴了我他的故事: 我的父親在1977年大學畢業,同時已經出來工作。有一次因為公司的活動,父親有幸帶著一家大小出遊。三叔當年還在念中學四年級,由於還住在和合石山腳的鐵皮屋,對「抽水馬桶」為何物只有一個模糊的概念。他和年長數年的二叔初次看到了渡假屋中的抽水馬桶,非常雀躍。兄弟倆第一時間打開水箱的蓋子,然後心裏默想着物理科中學老師提到的水壓和水力原理。看着那個球升起跌下,心中感到新奇之餘也是第一次感覺到學物理多麼有趣。

「那時學校也有抽水馬桶吧!」筆者不禁提出疑問。二叔和三叔想了一會,終於如發現新大陸,說:「那時水箱是在天花板的!」筆者回想一下電影中的水箱的確是掛在上面用一條繩子操作,不禁點頭稱是。 三叔繼續說,在看到那個真正的抽水馬桶前,其實他們兩兄弟還曾經在街道上發現個一個抽水馬桶。

祖母插嘴補充,那是人家建屋後不要的建築廢料。話說回頭當兩兄弟發現這個現成的抽水馬桶可以搬回家時固然感到雀躍萬分,可是當他們折返時竟然發覺這個放在路邊的「廁所」竟然已經有人「光顧」過,「黃金」數両閃閃生輝!馬桶抬回家後,還需要掘地開洞做一個化糞池,接駁水管才可抽水使用。幾個窮人孩子動手,土法上馬!

微笑靜聽着長輩們談笑風生講出三四十年前的往事自然有一點傷感。我一直以為抽水馬桶是非常普通的東西,舊式的廁所痰罐理應存在在於50、60年代;可是原來在我出生前不足十年我的叔叔們或過着這種貧窮的生活。 雖然家境清貧可是他們都發憤上進。

三叔考不到大學所以一直在重考,暑期工賺了$3600,每月$300的學費剛剛好足夠一年。當時$300可以買三條Levis牛仔褲,他每天就吃一個淨面。吃了很多個月後老闆都給他的碗裡默默加上幾顆魚蛋。

事過境遷,當日的莘莘學子都已經成為了五十開外的中年人,子女也已經是中學生。他們同樣要讀物理,可是已經不會因為一個抽水馬桶興奮莫名。 祖父母、父親和四個叔叔留給我們九個孫兒的不只是單純的生命,還有一個又一個艱苦中奮鬥的故事,教導我們莊敬自強、明辨是非、孝悌忠信、知足常樂。筆者作為九孫之首更應自重自愛自強自珍,為後輩們樹立榜樣,把黃家上一代的精神繼往開來。

惜福、惜緣。

最後,紀念冊封面封底祖父母的婚紗照攝乃於十年前五十週年時由香港的攝影義工拍攝。筆者謹在本文向完成老人家心願的各位攝影義工們致以衷心感謝。

訂閱Blog主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kiri.c.wong

關注Blog主微博:http://weibo.com/wongkiri

關注Blog主Twitter:https://twitter.com/wong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