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訊不及長信

突然想念二十年前那個還沒有icq的年代,Window還是95的年代。

那些年女同學間流行寫信,每天交換信戔成為了友誼的見證。然後遇到了兩小無猜的一對,自自然然又會出現了寫情信的事兒。在課室書桌裡發現他留下的紙條,可能只是片言隻字,卻足夠樂上半天。

我不是在說瓊瑤阿姨的小說情節。在20世紀90年代最後幾年,依然有寫情信這回事。有些事情說不出口,不是用幾個「顏文字」加上「……」去解釋;我們也曾千錘百煉地為自己的心意絞盡腦汁寫下了洋洋數百字,只為了不錯過和你訴心聲的機會。下筆前花心機精神,落筆後反覆閱讀,幻想你收到時的模樣。這種心情現在似乎成為了天方夜譚。

或者這個世界依然有人願意提筆寫下一時三刻的心底悸動,或者這個世界依然有人願意放下智能手機,讓我們的思想走得慢一點,讓我們沖口而出的說話停下來。細水長流不只是發現於緣定三生的山盟海誓過的婚姻,而是在相遇相見相識相知相戀相愛每一瞬間如同涓涓泉水一般平和緩慢清澈滲透入你我的血液之間,讓這份感情慢慢成為你我身體的一部分,自自然然、永不分離。

假如一段戀情奏完了終曲,就讓它連同一片片的紙兒封入了心底永不開箱,在心底留下了一個角落埋藏着一份想你的孤寂。你的歡聲笑語留在過去;你送我的溫柔卻停留在那一個又一個的方格,如同細數着那曾經的海枯石爛矢志不渝直至墨水退色…… 或者那個年代已經遺失了。

現代有云長信不如短訊,可見書信已經沒落。文字淹沒在時代的洪流之中,現在我們都是使用顏文字新一代。

有甚麼比使用短訊更加快捷方便的溝通方式?蒸汽車的年代過去就是電子世界的來臨,我們今日懷念蒸汽火車也只不過是把他當成一樣時髦的玩意。我們今日無時無刻不既消費着懷舊、享受着過去、更多時間展望着將來。

在筆者這種迂腐古老傳統的上世紀生物心目中,文字和書信依然是充滿着感情的事物。每一點、一撇、一勾都默默紀錄着寫的人當時的心情。

不論是人或是書信都是此情可待成追憶。也唯有案前流水念我終日凝眸,留下鴛鴦小字猶記手生疏。最後紙兒變黃變舊象徵逝去的戀情,只是當時已惘然。

2014年2月2日於香港

訂閱Blog主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kiri.c.wong

關注Blog主微博:http://weibo.com/wongkiri

關注Blog主Twitter:https://twitter.com/wong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