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行20年: 舍弟英國留學有感

雖然很多人都說看不出, 其實我是家裡的老大.

給人的感覺, 不是獨生女就是老么. 其實我有一個比我小7年多的弟弟.

童年時, 我是得天獨厚的小公主. 萬千寵愛在一身, 唸耀中國際幼稚園, 家裡有一個房間專門放玩具, 連芭比娃娃都有游泳池. 不知是父母怕寵壞我還是突然想要個男孩, 在我七歲時母親再度生育. 那年的聖誕節我沒有家人陪伴. 我弟在12月23日夜晚, 經過十幾小時的掙扎來到了這個世界. 因此說我獨生女性格, 不合群, 嬌生慣養也不稀奇. 在我小時候真是一個獨生女.

以前有所謂”長姐為母”, 在我家是不管用的. 當年我弟出生時皮膚敏感, 除了豆奶什麼都不可以吃. 皮膚癢了用手抓, 要把他的手綁起來. 祖母和兩個菲律賓傭人日夜看護(我媽是職業婦女), 我突然變成無主孤魂. 於是那時候起我就沒有認真讀書, 還有點兒童因為失去關注而引起的小問題. 年紀相差實在太大了, 一個小三的小孩和一個幾個月大的嬰兒. 我們沒有共同的童年.

我升中一時, 他在唸幼稚園. 我升大學時, 他才升中一. 我們一直沒有什麼交流. 雖然我們生活在同一個家庭. 因為家境寬裕, 我們都有自己的房間, 自己的電腦, 我們只有洗手間是共用的. 父母用的洗手間在另外的地方. 可是我連他的杯子和牙刷是什麼樣子都不知道. 在我高中之前我一直以為我們都是兩個不相干的人, 住在同一個地方.

我十九歲那年被第二個男朋友拋棄了. 那一年, 我升大學. 說實話我低沉了半年. 拍過散拖. 就是整個人都把自己關起來. 家人沒有問什麼, 那個年紀也不會想告訴家人什麼. 可是, 後來我才知道為什麼家人什麼都不說.

父親說, 我的弟弟一早已經知道了, 而且已經私下告訴大家. 所以大家有默契, 沒有再刺激我.

二十三歲那年, 我在日本無聊用電腦找我弟的Xanga看. Xanga寫了並不多, 有很多是用英文的. 在同年紀使用火星文的年青人中, 他是異數. 我透過他的Xanga才知道了很多我們都不知道的事. 看上去沉點寡言, 原來是合唱團. 看上去沒有什麼朋友, 原來是男童軍愛丁堡公爵計畫得獎者. 我以為他沒有什麼興趣, 原來已經走遍了香港的山頭.

在一篇又一篇英語的文章中, 印象最深刻是兩句中文: “我刻意打英文, 就可以少很多人看” 以及 “如果你以為看這裡能找到我的秘密, 很遺憾, 那些都寫在日記本裡, 鎖在書桌裡”

我第一年工作, 他考會考. 明明不是自己考, 卻緊張得要命. 我在辦公室坐立不安. 考過會考的人都知道, 明明只是一個考試, 說就容易, 可是就是好緊張. 因為往後的幾年好不好走, 或多或少都和它有關. 結果成績不是太好, 但可以原校升讀, 條件是由理科轉文科. 平時他在學校是數一數二的(他唸的是九龍某傳統名男校). 我總是認為是香港的考試制度不好.

他沒有手機, 因為不想人家找到他. 我留學的日子, 手機就讓給他. 當然是我交的月費.

早陣子收到一個大叔的電話找他, 原來數年前他們一起參加聖約翰救傷隊考牌. 大叔聽說我是姐姐, 很高興地說他是一個讀書成績好, 又樂於助人, 而且有責任感的好孩子.

今年他考高考. 會考的經驗使我知道他一早應該離開香港. 他的英文非常好, 擅長於長篇文章和論文. 本來這樣的人材唸文科是很好的. 至少我就是英文好一點, 所以高考的世界史考得不錯, 順利考入中文大學歷史系的學生. 可是現在母語教學推行多年, 用母語解答的學生多了, 英語的強勢不再是唯一的指標. 沒有文科的底子, 用兩年去challenge 世界公認困難的HKAL試, 其實我覺得他已經考得很好. 而且我唸了五年地理會也不過拿一個C, 他唸了兩年高考有一個B, 絕對是比我勤的的學生. 那一刻我多希望考的不好的是我. 我可以承受這一種打擊, 可是對一個付出了心血, 而且真正有才能的學生去失望, 我覺得真是很不公平. 更加莫名其妙是他在英文口試遇到了強敵 – 就是那種搶著話來說, 偏偏英文又不是差的人. 這種人天生是要在香港的口試裡拿A的. 說實話我也是這種人, 所以我由會考到高考, 中英文口試只會拿A. 不是因為我很強, 而是我知道考試的規則. 連我家服務了多年的菲律賓傭人也不相信我弟, 這個連BBC和CNN都聽懂的人會英文拿和”普通”的成績.

總之, 出來的結果是不能入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 一家四口中大畢業的夢是沒有了. 副學士不是考慮之列, 珠海等等更加不會想. 留下的路只有: 出國.

喜歡名山大川的弟弟曾經對紐西蘭充滿幻想. 在他高中時總是希望到紐西蘭的Otago University唸書. 老實說我不覺得這間大學有什麼出色, 世界排名也不是高. 最後, 兩個月前他決定了到英國. 一年三十多萬, 好貴. 不過付得起. 唸數年可以買一層便宜的私人樓了. 除了因為我們是英國公民, 有機會付本地學生學費(但尚未知道是否可行), 還有最重要一點是, 英國會把香港的學生的高考成績加一個Grade. 而且半科當一科. 即是B變A. AS LEVEL變 A LEVEL. 成績不是很標青, 就不指望唸劍橋大學. 不過好幸運倫敦大學的Foundation Course收了他. 於是在香港唸了那麼多年書, 終於因禍得福, 可以到外地嘗試另一種生活.

本來他對去英國還有一點担心. 可是幸運之神沒有放棄他. 在兩個月前的俄羅斯之旅中, 他看到了很多外國唸書回來的哥哥姐姐. 他們出身良好家庭, 而且玩得放, 同時又有分寸, 和香港一般”死讀書”, 以及沒有怎麼見過世面的學生很不相同. 他們不會執著你穿的是不是Stussy或Comme Ca, 也不會在意你是否喜歡板前或板長. 他們會去戶外活動, 斷手斷腳等閒. 他們會四處旅行見識, 不會躲在K房. 我很高興能夠在這個時候遇到這一堆朋友. 同時, 這也是我弟的福氣, 為他29歲的一個人留學打了強心針.

今天早上他搭9點鐘的飛機起飛了. 12月我會過英國探望他. 20年前的聖誕節我在等媽媽回家抱小嬰兒. 那天我會和媽媽一起去看這個長大了的孩子.

嬰兒長大了, 我也不是小孩子了. 當有天父母過身了, 世界上只有一個人和我體內流著一樣的血液. 這也許, 就是父母當初生下他的原因. 我們, 並不是孤獨的孩子.

攝於2009年8月29日 – 我27歲, 他19歲

咫尺的天南地北,霎時間月缺花飛。手執着餞行杯,眼閣着別離淚。剛道得聲保重將息,痛煞煞教人捨不得。好去者望程萬里!

(2009年9月3日於香港)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Comments

    • Christine
    • September 3, 2009
    Reply

    很有同感^^
    我本來也是家中獨生女,
    同時不知道父母想追仔抑或想生多個陪我,
    而多左兩個比我小六年的弟弟,
    不但突然成了無主孤魂,
    我6歲就夜半一點鐘湊仔餵奶掃風曖訓教.
    翌日上學前要準備午餐.放學到街市買送煮晚飯.
    我們同樣地出了問題,
    "那時候起我就沒有認真讀書, 還有點兒童因為失去關注而引起的小問題"
    不過,長大後的今天,也會有跟你一樣的想法,
    "當有天父母過身了, 世界上只有一個人和我體內流著一樣的血液. 這也許, 就是父母當初生下他的原因. 我們, 並不是孤獨的孩子."
    無論平日如何冷淡也好.
    兄弟姊妹總是遇上困難就會團結.
    很溫馨的一文.

    祝令弟順風!

    • 貓貓~
    • September 3, 2009
    Reply

    我細個的時候很不喜歡小我6年的弟弟~經常有意無罪的去欺負他~ ^^"
    總覺得父母什麼事都以他為先~~很煩!!
    而且有想過: 弟弟沒有出生不是更好嗎??
    (好黑心!!! XDD)

    長大後發現, 即使沒有太多交流~姐弟都是以自己的方式去關心對方, 畢竟都是流著一樣血液的至親ma!!
    相信你和弟弟都不例外~ =)

    你弟弟很獨立哦~別擔心太多lor~!!!

    • 貓貓~
    • September 3, 2009
    Reply

    有意無意….ummmm…打錯字~~ >.<"
    sorry!!

    • Sandra
    • September 3, 2009
    Reply

    >>嬰兒長大了, 我也不是小孩子了. 當有天父母過身了, 世界上只有一個人和我體內流著一樣的血液. 這也許, 就是父母當初生下他的原因. 我們, 並不是孤獨的孩子.

    我哭了 ;口;
    我也有一個小我六年的妹妹
    做了六年獨生女…

    我不知道怎樣說下去了

    總之, 我現在也跟你一樣有什麼大事發生的時候
    心裡總會不其然地為她著急起火
    這種關係實在很微妙
    由不愀不睬變成"緊張佢仲多過緊張自己"

    • Vivian
    • September 4, 2009
    Reply

    寫得很好,我看完真的很感動,感覺得到你很愛護他, 跟他有很好的感情, 祝他在英國開心快樂~

    • Jessie
    • September 4, 2009
    Reply

    雖然我弟弟只比我小3年, 但我們自有思想開始 (初小時還會一起玩, 小三,四開始就疏離了) 就各有各的世界, 很少交流. 一直到我讀大學, 他讀高中, 某一天看他XANGA, 發現平時話不多的他原來很有自己的想法, 而且不是我以前想像中那麼不懂事. 我21歲那年, 才驚覺他已18歲, 成年了, 是個大人了. 在我心中, 他一直是個"孩子". 原來他在我不知不覺中已長大了很多很多… 他雖然讀書沒我和妹妹那麼好, 但其實是個很好的孩子, 會做家務, 洸衣服, 煮飯, 沒有怨言, 現在有多少男生會做這些事呢!? 自此我比從前多關心他, 有時出街買野都會留意有什麼適合他的 (好像買比男朋友咁 =.=), 現在他大學開學了, 又會擔心他沒有像樣的衣服/袋返學用, 我會捨得花錢去買東西給他. 媽說當初有了弟弟是一舍意外, 但現在我很感激家中有一個弟弟!

    • Vincent
    • September 5, 2009
    Reply

    到外面看看別的世界,相信受用不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