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碩士生活④校園生活

還是老樣子, 趁著記憶還新鮮的時候, 要好好記下當前的事情. 每一件發生過的事情變成了歷史也需要史料去support – 回憶才更加鮮活. 好多人Mail我或留言給我說我的生活很有趣, 經常都發生不同的事件遇到不同的人. 其實是我喜歡說故事, 往往把一件平凡的事看得不平凡, 聊以自娛. 好久以前中學有老師說過每個人都是一本故事書, 我閱讀他們的故事的同時, 我自己的故事也多了很多小插曲.

“相片和文字都可以留著經歷, 化為明白的回憶”. 這是某同學的話. 贊同極了.

如果大家不嫌長氣, 今天分享我這五星期以來, 印象最深的校園生活故事三則:

1) 日本阿伯級學生 VS 20代中港日後生學生 事件

事發在第二個星期, 我唸的一科異文化(詳見”中大碩士生活③”之文章)需要做一個個人短講, 以一件自身的文化衝擊事件作為題材, 帶領一個課堂的討論. 我是這班上第一個做短講的學生, 題目是”國際戀愛和婚姻”. 例子是2005-07年間我失敗的港韓戀愛經驗, 列出了香港人和韓國人在戀愛時習慣的不同和對婚姻的不同看法及要求. 由於班上沒有韓國人, 基本上也不會有什麼衝突, 那些香港VS內地的題材我可是不想接觸的. 論題是, 對國際戀愛, 婚姻的看法和當中的難處.

席間班上最年老的 日本男人(比我大一倍有多吧)說: “你知道班上很多人都和外國人結婚或拍拖嗎? 怎麼揀這樣的題目?”

我說: “這是課室討論吧.” 

事後老師在第三堂發了問卷調查, 把這個課堂上的小插曲以同學A&B名字重新演繹, 並要求班上各位同學評價是次事件. 我嘗試以第三人稱身份回了文, 老師卻在電郵告訴我她決定把這些大家看法公開, 一起研究不同年紀不同地域的學生的不同意見. 我很快回了文, 告訴她這始終是我和某同學間的事, 而且事情過了, 沒有人會想把不快的討論重提, 傷害大家感情. 老師說: 可是普遍的學生也認為你作為課堂討論沒有什麼問題, 是那位同學太小題大做啊!

或者, 老師認為學術環境下大家可以理智地討論. 她是一個開明的人. 可是在英國唸書的她沒有想到, 大家的心情始終會不好意思 – 當討論的是大家認識的同學時.

到了第五週又有一件事發生, 今次發表的是來自內地的畢業不久的女學生, 她的例子是外國人的身體接觸比東方人要多, 例如不太相熟的男女同學也可以摟摟抱抱地拍照片.

這次阿叔又有新搞作, 不知何故會把身體接觸更進一步發展到年輕人的婚前性行為. 他說現在日本的男女朋友婚前都會去旅行, 或者上男方的家. 我和友人們開始” O 咀ing” ….他更進一步”升呢”, 問在座的日本女生如何看待這種情況. 日本女生額上滴汗不語, 他把視線轉向我旁邊一位23歲的香港男生. 當時情況也真是夠有趣的, 男生呆了… 我們繼續滴汗的滴汗, O 咀的O 咀….

唸本科時我們都有年長的學生, 不過所謂年長只是二十多歲和十九歲之差. 或者不同年代不同環境成長的人都會有不同的想法, 因為這位年老的同學, 我們都上了寶貴的”文化教育”.  

2) 手機遺失 巧遇母系助教

某個星期五, 下午五時左右. 我在崇基牟路思怡圖書館頂樓看中外文學名著. 沿著書櫃一個一個看, 看到喜歡的書便抽出來, 看幾頁又插回去-如是者進行了幾十次後挑了一本歌德的中譯本小說(不錯, 是中譯本, 英文看不懂).

接著我回到自己的座位, 突然發現手機不知道放在什麼地方去了! 肯定是看書是隨手放在書架上了…. 書海茫茫, 如何是好?

這時我看到一位正在看書的男生, 於是請求他用他的手機給我打電話, 希望可以找回失踪的手機. 他爽快地答應了. 可是, 電話打通了, 沒有聲音. 他疑惑地問: “沒有聲音呢!?”

我竟然理所當然地答: “對, 因為這是圖書館, 我關了響聲.”

他額上出現”bar-code”圖案, 問: “那你想我怎樣幫你?”

我不好意思地請求他陪我繞場一週. 因為即使是震機也會有少少的震動音, 不過遠方一定聽不到. 他就一面打電話一面和我繞場一週. 最後我的電話在”奧德賽”這本書上出現了. 如果唸過羅馬史會知道是什麼吧! 可是我為什麼會把手機放這裡? 原來旁邊是法語一日通… -____-“””

我千恩萬謝, 請教恩人是那一個系的好人. oh my god! 他是歷史系的!

我興奮地自報自己第一個學位也是歷史系. 是師姐啊!

他說: “我是M Phil. 生(哲學碩士生, 兼任助教), 以前是唸文化出身的…聯合書院的”

“嘩, 原來是勁人!” 我心想, “你是跟那一位教授的呢?”

由於是同系的關係距離突然拉近了. 他告訴我他跟葉漢明教授, 我告訴他我沒有寫文, 但有一位好友曾跟隨葉教授. 當我報上友好之名時他顯得很高興, 原來他讀我過朋友的論文呢! 他提到了軍事史, 我向他推介沙士時已故的教授曾瑞龍 – 他是一個奇人, 喜歡軍事, 喜歡戰爭, 喜歡歷史. 研究兵家戰略和陣法是他的強項, 當時無數男同學都很喜歡他. 他是我非常欣賞的年輕教授, 可惜英年早逝.

由於我們都要去上課了, 所以話題至此終結.

世界就是這麼細小. 我們交換了MSN, 這位好心的助教, 希望有緣再聚.

3) 即興活動 和舊朋友一起做大學生sit 堂

這件事是前天發生的. 話說我在沙田時打電話給友人, 他正在沙田的新屋粉飾家居中. 反正也是閒著, 就買了外賣上去吃. 屋中還有他的舊學生(友人以前在中學工作).

忽發奇想, 年近30的友人何不趁年輕去當個本科生試試看? 這天偏偏是吳教授的通識課. 喜歡研究文化的友人一定會喜歡. 而且今天的是日本電影, 相信他也會對黑澤明和小樽安二郎有興趣!  

坐言起行, 他換了衣服背上背包, 我們一起上學去! 

以下為紀念相片: 

當他知道這位便是知日部屋屋主時, 表情既驚且喜(請原諒我用的字奇怪, 但他當時的表情真是不知所謂…). 對於現在的學生上堂公然睡覺和老師竟然要為學生準備notes, 他感嘆學生生活真是不同了. 我的年代… 好像也是把整個power point都印出來呢!? 2000年後的學生都是i.t. 人, 很多同學失去了以前的學生的勤力, 大學生活是青春印記, 不再是求學的聖地. 走堂, 拍拖, 食頹飯, 搞政治, 粗口學生報…. 每一代大學生有每一代的特色.

我不是新亞人, 但很喜歡新亞的校歌. 當年的新亞精神, 今日何去何從? 錢穆如果在生看到新亞桑拿會作何感想?

如果你還是大學生, 請聽我這老鬼的幾句話:

“大學生活固然有太多的生活體驗, 可是別忘了最基本的一頂: 增進知識. 人生經驗再珍貴, 也要知識去裝身.”

(碩士生活三插曲 – 全文完)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Comments

    • kaki
    • October 7, 2009
    Reply

    好精彩啊~尤其係1)果位日本阿伯~
    期待有待集~哈哈

    p.s.搵得番部手機真係好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