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代的斷層留白是為了讓後人填上

中國的1980年代,如中國合伙人電影中1988年轉眼就到了1990年。我說,今日歷史書在這天留白不是因為它特別清白,而是留給後人來寫下評價。

中國人民,自鴉片戰爭後便沒有安寧過。試想一個中國人出生於20世紀初,經歷了日軍侵華戰亂、1942饑荒、國共內戰、大躍進、文化大革命,年老了再看到孫子在89年改革開放後十年被坦克輾過,是怎麼樣的心情?

我們記得8964之餘,也不要忘了對上十幾年的文革。相比起北京一夜血腥鎮壓,別忘了還有再早一點的文化大革命,一個史無前例比秦始皇焚書坑儒更悲劇的事件。

今天坊間寫8964的太多,反而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位大陸朋友的家庭的故事。也許,我們的父母、祖父母也經歷過。

「文革太恐怖,我姥姥当时在东北沈阳,她家简直被砸得不像样、我姥爷被说成知识分子臭老九也被游行过,就因为他读过大学。」

在身邊的朋友中,父母是工人無產階級的偏多,這位朋友的第一手史料不能說不珍貴。

「臭老九就是知识分子的代称、中国旧社会等级制度分了10等,第8等是娼、9是儒,也就是知识分子,10是乞丐。知识分子连妓女都不如,只比乞丐强一点。家里的字画什么的都烧了、连照片都不敢留,要不就是走资派。」

至於她是怎麼知道的呢?筆者我問過了一位歷史系主修的內地大學生,「文革算不算已經翻案了」對方認為還未。不過比起8964,已經算是很多資訊,雖然都只是表面。

「课本里都不说的。我姥姥的爸爸是共产党,我姥姥的弟弟,加了国民党,登报纸要断绝关系,20多岁的时候就失踪了,我姥姥活到80多,再没收到过他两个弟弟的消息、据说是去了台湾。」

至於現時憤青很痛恨的小日本,當時這位姥姥是怎麼看呢?由她孫子輩轉述吧!

「东北当时不是被日本人占领么,伪满帝国,我姥姥年轻的时候都说日语的,上的学校都是日本教育,我姥姥说其实当时也没什么屠杀的、日本人很有礼貌。她当时也是官家小姐那样,那个年代,女生都不认字的,我姥姥还上过学,家里条件很好。后来结婚后,供我姥爷上大学,结果再赶上文革,家里老底都被砸了,戴高帽,游行,被抓的人互相揭短,互相辱骂〜我姥爷是搞财务的,被说成做假账什么的、整了很久,后来才平凡。」

看到這裡筆者都已經接近無語了。但是,還有下文。

「这都不算夸张的,我男朋友的爷爷,是抗日老兵,抗日、内战、抗美援朝都参加过,军功章好多,耳朵都被炮弹炸的聋了,就这样后来还被批斗〜〜我姥姥她爸,当年病重时,实在太痛苦了,才说他有件衣服里还缝着一粒毒药,都是怕被抓到后逼供时以防万一用的〜所以可见当时中国多混乱。」

因此我至少知道,90後不是什麼都不懂的。有些上一輩家長都會告訴他們,而且男女朋友間也曾提及。

對於這些上一代的苦難,她說:「我姥姥去年过世了〜很遗憾,后半辈子都没见过两个弟弟〜我一直觉得姥姥姥爷他们好坚强,熬过那么动乱的年代。」

至於香港人也關心的保育和歷史文物問題,她的想法是:「有的时候也很愤青,愤怒!我学建筑的,看书里文革时,拆掉了北京多少文物,毁坏了全国多少文物,其实都不忍心说〜太恨了,咬牙切齿的〜后来我就再不看历史书了,伤心!知道的越多就越难过。有的时候觉得文物保留在国外也很好,起码没被文革毁了。我姥姥家从前的字画,都是收藏的,后来都烧了,可见文革毁了中国。」

不得不感慨讀歷史就覺得中國人很命苦,不是被列強欺凌就是東洋人屠殺,到經濟改革開放後,還是天災人禍,又高鐵又四川地震,更可怕是自己人打自己人,幾歲剛懂性的我自小看著新聞,觸目驚心。高中時唸中文,深信在憑弔悲劇的文言文中,弔古戰場文講得就最貼切了。戰場再粉飾還是充滿新鬼舊魄….

這一百年間的新魂舊魄,包括當年我幾歲時在電視機上閃過的哥哥姐姐們的身影,你們會被惦記的。

訂閱Blog主臉書: http://www.facebook.com/kiri.c.wong

關注Blog主微博:http://weibo.com/wongkiri

關注Blog主Twitter:https://twitter.com/wongkiri

Related Posts

by
香港旅遊及生活部落客歷7年、曾多次受邀到日本及台灣採訪,​以日本深度遊、各種藝術文化交流、日本社會學等等個人分享及見解深受各個年齡層喜愛日本的人士歡迎。著有《Kiri的東瀛文化觀察手帳》。
Previous Post Next Pos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0 shares